2014年1月15日星期三

后勤部长的将军府



据媒体报道,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因涉及贪腐问题已被调查2年之久。谷俊山弟弟曾在河南濮阳老家闹市区建造“将军府”,由谷俊山命名。这座被当地人称作“故宫”的“将军府”气度非凡,由故宫设计院的工程师亲自设计,仿照故宫建筑建造,耗时3年建成。




谷俊山在家中排行老大,有三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其中四个当兵出身。小一辈中,六个外甥,七个侄女,都曾参军或上军校。

妻子兄弟姊妹光彩门户,谷氏家族名扬濮阳,都系于谷俊山一身。

荣耀故里

谷俊山的妻子张曙艳,原是柳河县制药厂职工。1988年,随谷俊山调入濮阳市公安局,最初是负责信访工作,后来逐步升职,曾任高新公安分局局长、市公安局政委。

2001年谷俊山到北京任职后,张曙艳也前往北京。她仍然是濮阳市公安局政委,但主要在濮阳驻京办负责信访接待和截访工作。

谷俊山的小弟谷献军在濮阳开发的容金国际花园楼盘,占用了胡村乡胡村集的土地。该村老百姓到北京上访时,曾与张曙艳有过一面之缘。

村民们回忆,2012年农历八月十七日,天下着雨,村民们去中纪委上访。在信访办大院,张曙艳大声地指挥着保安,驱赶来上访的村民。

谷俊山经常回老家。但凡濮阳有新的书记或市长到任,谷俊山都会回来,和地方领导搞好关系。当地一名老干部说,濮阳多任主要领导均跟谷俊山关系密切。曾经,谷俊山得知济源市一位领导即将调往濮阳任职,即安排去济源视察。

谷俊山每次回濮阳,大多住在军分区别墅。平时该别墅由他妻妹一家居住。2013年1月,财新记者前去探访,那是有些年代的别墅区,共有三排,每排前后六户,独家小院,咖啡色屋顶,米黄围墙,外观静谧素雅。推门进去,枯叶满地,一片萧瑟。

三年前,经谷俊山协调,上面专门拨款给濮阳军分区修建新宾馆。2013年初,该宾馆对外承包后试营业。有知情者透露,酒店中原本专门给谷俊山装修了一套超豪华的贵宾房,没想到后来谷俊山出事,那套贵宾房注定是等不来主人了。

谷俊山当了大官后,谷氏家族中的人更加重视风水,买地置业、搬迁修墓等都要请风水先生。村民们说,谷家旗下开办的企业,名称中大多有个“容”字,也 是专门请人算过的。“容”字上面是宝盖头,下面是“谷”,寓意福禄护佑谷氏家族。而谷献军甚至将东白仓村中他家门前的那条路,命名为容府大道,并立路牌。

马颊河别墅区

一溜儿灰色围墙沿马颊河东岸由南向北排列。站在桥上眺望,围墙内一座座仿古四合院灰色屋顶隐约可见。这就是濮阳著名的马颊河别墅区。

别墅区占地约20亩地,原是几十户村民的责任田。2009年,谷俊山的小弟谷献军以每亩六万多元从村民手中买过来,修建了七栋别墅。

七栋别墅中六套分属谷氏家族六位兄弟姊妹,余下一套谷献军计划送人,以答谢在其盖厂房时曾批地相助。2011年秋,别墅修建装修完毕。搬家之时,盛况空前,濮阳市多位领导登门捧场,轰动一时。

据去过别墅区的村民介绍,每套别墅都是独立的四合院,主楼三层错落,红柱回廊,飞檐峭壁。置身其中,宛如古色古香的老北京城。庭院里种着从外地运来的各色名贵树木,院里车库、电梯以及佣人房和食堂等一应俱全。

七套别墅中,每套占地两亩多,谷献军家的那套占地约三四亩,尤为奢华:一层六卧两卫两厅,客厅约80平方米,餐厅也有30多平米。楼上谷献军住的卧室,号称总统套房,仅红木家具就价值数百万。

濮阳“将军府”

相对于马颊河别墅的静谧中的奢华,置身濮阳闹市区的“将军府”声名更大。谷俊山案发后,网上曾有人将谷献军在濮阳所建的“将军府”,误认为是传言中北京CBD附近谷俊山的府邸。

“将军府”系2006年谷献军占用东白仓村十三四亩集体土地所建。有村委会成员说,当时占地没有任何手续,至于后来有无补办用地手续,无人知晓。

这座被当地人称作“故宫”的“将军府”气度非凡,由故宫设计院的工程师亲自设计,仿照故宫建筑建造。主楼三层,配楼两层。门前回廊、室内的精美雕梁画栋,也出自故宫画工手笔。从2009年动工直至2011年夏天初步竣工,耗时三年有余。

曾在“将军府”干过活的村民说,两名来自故宫设计院的老画工,以每人每天3000元的报酬,带着五六个工人干了三个月。谷俊山出事的消息传出后,谷氏家族人心惶惶,画工们的工作没完即打道回京了。

整个“将军府”的结构可谓匠心别用,空中瞭望很像一把手枪。主楼阶前,有两尊站立的汉白玉大象,偏房前是金元宝造型的喷水池;后院有亭台、花园,长长的回廊蜿蜒期间;靠南围墙边的一溜房,专供管家、佣人住宿。

谷献军曾对人说,“将军府”这个名字是他大哥谷俊山起的。然而,谷俊山再无缘消受这座豪华府邸了。

2013年初,一位东白仓村民向财新记者抱怨说,两年前,他儿子为建设“将军府”拉过土,3.7万元工钱,到现在都没结。

发达之后

后来身居高位的谷俊山,身边的追随者,不少是他昔日的战友,以及当初的上级。

来自河南开封的战友宋某,已经转业到地方。谷俊山到总后任职后,将其调到总后某招待所当所长。另一位战友王某,能说会写,转业后到河南某地方法院当 党委书记,谷俊山请他专门为自己的父亲树碑立传。在地方法院多年不上班的王某,直至谷俊山案发,悄然回到原单位。2013年中,宋某也被有关部门带走。

跟宋某、王某一样的还有冯某,他们“就像家丁一样”,唯谷俊山马首是瞻。一位昔日老部下,看到谷俊山北京家庞大无比的宅院里,除了常规设施,还有招 待所、食堂,更有很多勤务兵和旧部服务忙碌。有一年谷俊山的父亲去世,昔日的上级、战友携带重礼纷纷来京吊唁,年过半百的他们还在其父的灵位前下跪磕头。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