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5日星期三

火车票一分钟内被抢空 这可怎么办?


转眼又到了中国人的传统春节,一年一度的春运大潮也跟著粉墨登场。俗话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为了赶在除夕之夜和家人团聚,数以亿计的中国人跨越千山万水,各种辛劳都冲淡不了那份喜悦和对家的渴望。虽然家的路途是那么遥远,但它却阻隔不了亲人之间心的距离,回家过年是中国人永恒不变的心灵需求。不过,如果将十年春运作为中国人回家过年的一个缩影,那么有两个关键词始终没变,那就是人多、票难买


有不到一个月时间马年就要来了,“天南地北到处走,家乡总在梦里头。”过年总想回家,在外打工的人如今早已归心似箭﹔于是春运﹑“抢票”再成当下热门话题。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铁路营业总里程突破10万公里,其中高铁超过1万公里,但票还是那么难买;很多人也想不通,为什么铁路春运期间运行的列车近5000列,却没有一个座位属于自己。

为赶在除夕夜与家人团聚,数以亿计的中国人集体上演抢票大戏。这是一场“战斗”,为回家,只能赢,不能输。有那样一句老调侃“年年岁岁车相似,岁岁年年票难求。”道尽了国人的酸楚。

火车票一分钟内被抢空

厦门日报报导,春运又进入了“一票难求”的白热化阶段。四川籍在厦打工的张先生拨了一下午的电话,希望却在一分钟内落空。“一分钟,票就订光了,这可怎么办?”张先生说。

张先生称,“下午4点是订票最早时限,我和老乡一起打南昌铁路局订票电话95105105,结果都被告知订票时间还没到。然后我们就一直打,下午4 点7分依然被告知时间未到。到了下午4点8分,电话打过去,终于被告知可以订票了,但悲剧的是,1分钟内,车票就被抢空了。”他们随即尝试订福州至重庆的 火车票,同样听到“您所需要的票已售完”的答复。

“特别无奈啊!”张先生说,现在,他们只能寄望于找懂电脑的朋友帮忙用网络抢票。

那也未必能如愿,一位上海小伙上网就沒买到直通车票,最后买了7张火车票、竟要辗转8地途经11站,千辛万苦才能回到青海老家。

“转着回家”的林阳阳


扬子晚报报导,25岁的林杨杨3年前从上海海事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上海一家动漫公司工作,年度返乡团圆的日子他说什么也要回家,但从上海回青海,这条“跨越双海”的返乡路,买票真的好难。

林杨杨说,看好火车票后,他早在开卖前半小时就坐在电脑前等,时间一到登入铁路购票网站12306,验证码却刷十几次都没成功,结果“5分钟后就没有卧铺票了”。

由东部沿海到西部内陆搭火车至少要20个小时车程,像林杨杨这样在异地工作的年轻人、春运返乡多半选择抢购卧铺火车,他说,卖不到卧舖,“20多个小时实在受不了硬座和站票。”

而机票单程要价近人民币2000元,他为省钱,最后决定一路折腾转车回家。他一共买7张火车票,辗转8个地点、途经11站换乘,原先20小时的路 程,最后得花超过1倍的时间约42小时,在转换车厢、奔走车站中,耗近2天才能回到家。不过这样转车,比坐飞机省近一半的费用,他买7张票共花 1009.5元。

哎﹗年年返乡相似,岁岁一票难求。大陆网友近来将歌曲“一生何求”改成“一票何求”,一吐过年返乡却一票难求的心声。

一票何求 讽票难买

安徽卫视报导,新年脚步逼近,春运进入购票高峰。1月份以来,单天购票数量突破800万张,交易量虽高,但对许多游子而言,春运火车票仍旧难买,于是有网友将香港歌手陈百强的“一生何求”,改编成“一票何求”。

歌词中“天未亮看售票口,已滚滚人流,愿菩萨保佑,伙伴退票给我检漏(买到票),最终听到望到是没有”、“一票难求,循环登12306,耗尽我大半 宿,订不到指已抽(手指抽筋)”,道尽买票困难,甚至希望“谁愿为我免邮,活体快递可否”,最后无路可走,只好“把自己训练成驴友,开始准备好暴走”。

这部MV除歌词生动描绘买不到新年返乡车票的痛苦外,还搭配先前春运拥挤画面和网络抱怨12306(大陆中国铁路总公司服务电话)留言,网友看到后,都大赞“牛(厉害)啊”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