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9日星期三

小心政府之手变成了咸猪手


以近十年间房地产调控的48道金牌为例,政府自信“有形手”很强大,违背经济规律,过度干预市场,“无形的手”首鼠两端,进退两难。无所不能的“有形之手”随意“插手”,成了“咸猪手”,反向干预的结果是南辕北辙,房价越调越高成空调。







近日,新华视点一篇文章说,2013年10月份以来,沪深股市有30多家上市公司获取了超过11亿元的财政补贴。“补血”的上市公司有的处于严重产能过剩的钢铁、化工等行业,有的连年靠补贴延缓退市来“续命”……财政补贴随意性不断受到公众质疑。

审计署2013年公布的报告显示,由于相关部门资料审核把关不严,致使近十万户不符合保障条件的家庭违规领取租赁补贴1.53亿元,重复领取租赁补贴2100多万元。旨在保护粮农利益的补贴也被一些企业盯上,在政府官员的“帮助下”流入不法分子的口袋……

新 浪编辑最近嘱我就三中全会关于市场与政府的关系问题写一短稿,面对如此“宏大的课题”,我求教江苏省社科院院长刘志彪教授,该如何小中见大做好这篇文章。 刘志彪指着当天报纸上的这篇文章说,财政补贴的乱象不正是没有正确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闲不住的手”变成“咸猪手”的最好的佐证吗?

如 何看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问题,不仅是一个学术流派问题,甚至还是一个意识形态问题。从古典经济学强调市场的力量,到新古典经济学政府作为市场秩序“守夜 人”的提出,再到凯恩斯的国家资本主义理论中主张政府强力干预经济,以及此后的供给学派、货币主义理论,都回避不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问题。

作 为近三十年才实现经济起飞的新兴经济体,又脱胎于计划经济。对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的论述问题,长期以来是个敏感的关乎基本政治态度的课题,甚至以此来划分左 和右。十八届三中全会一个重要的历史性贡献在于,冲突了观念和意识形态之争,在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上明确了一个全新的“2.0版本”,其最重要的理论创新和 最大亮点,就在于提出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重要论述,这对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也标志着中国政府治理和经济社会已经 进入了一个观念进步和制度变革驱动创新的时代。

应该说,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问题,是一个世界性课题。从上世 纪70年代以来,全世界范围内的公共行政改革,其动因就是为适应解决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为解决政府信任危机、管理危机和财政危机,各国抛开政治经济文 化、社会制度、发展阶段和意识形态的差异,都需要更有效地把发挥政府作用放在重要位置,通过不断地调整和完善政府职能来推动经济发展。

在 30多年以市场化为核心的经济改革的道路上,我们的政府职能及角色变化基本上围绕着“市场转”,努力地试图脱下“计划经济”的外衣,穿上“市场经济”的新 衣。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及建立健全市场经济体系过程中,政府的“有形手”什么时候该出手,怎样出手,政府“有形手”与市场“无形手”如何“握手” 也处在一个长期摸索、磨合的过程,其间有经验,但更多的是教训。以近十年间房地产调控的48道金牌为例,政府自信“有形手”很强大,违背经济规律,过度干 预市场,“无形的手”首鼠两端,进退两难。无所不能的“有形之手”随意“插手”,成了“咸猪手”,反向干预的结果是南辕北辙,房价越调越高成空调。

长 期的实践探索告诉我们,政府的“有形手”与市场的“无形手”本该是市场调节的“左右手”,它们相互协调并共同担负着维护市场公正公平秩序、平衡各方面利 益、促进市场经济发展的重任。“有形的手”用好了,可以弥补市场失灵的缺陷,及时矫正内在机制和市场越轨;而“无形的手”正确发挥作用能更有效地配置资 源。

30多年来,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已初步建立,政府对经济活动的直接干预大幅减少,基本实现了生产由市场调节,以及主 要由供求关系决定商品价格等。但我们在一些关键领域的改革依然停滞不前,反腐风暴中,铁路官员从前部长的落马到一些司局长接二连三地“跳楼”;一批省部级 高官的落马,盖子掀开后,半数都与房地产商瓜田李下,这说明各级以经营为中心的政府,因为拥有太多的可支配资源和巨大利益,难以超脱成为只负责公共事务服 务型的政府,所以我们离成熟市场经济体系还很遥远。

政府以土地作为核心要素资源,通过撬动财政金融手段过度“指导”经济行为、甚 至直接参与具体项目的行为几乎无所不在。从过热行业来看,无论是钢铁、水泥等传统产业,还是“从蓝海做成红海”的新兴光伏行业,只要政府主导的产业,最后 几乎都成为产能过剩的代名词。可见,作为市场“守夜人”的政府与企业的关系问题仍然是困扰市场经济的核心因素之一,并由此造成巨大的市场扭曲、资源错配和 社会财富的浪费。

长期以来,土地、矿产等要素资源是由政府配置而不是由市场配置,市场准入的牌照和定价由政府决定而不是市场决 定,作为纳税人血汗钱的财政奖补贴资金领导一支笔说了算,给谁不给谁,为什么给,公众难以知晓,决策信息不透明,一些补贴资金几乎无迹可寻。作为社会核心 要素的资金价格(利率)的市场化进程依然缓慢,银子银行大行其道,正规银行逾万亿利润是建立在利差管制和牌照垄断基础上的,难怪有学者称人民币 (6.0488, -0.0030, -0.05%)对不起人民,银行对不起储户。

市场经济体系健全与否,一定程度体现在政府作 用的正确发挥和管制的打破之上,只有政府充分放权,经营者和百姓才能更放心。从这个意义上说,以上海自贸区的负面清单管理为标志,这是新一届政府向社会、 向市场、向企业和民间放权的重要信号。希望在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上,能以负面清单管理为抓手,能有更大的推广和普惠效应。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