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0日星期一

中国真的进步了吗?


2014到了,要不是有人提醒,都忘了今年又逢甲午。“中国和120年前不一样了”——有人这样说,但是本人比较愚笨,我没看出来有太多的不同。从小到大,我就被灌输并接受了一种概念:虽然中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们毕竟是进步了,而且这种“进步”还是“巨大的”。这种进步还有多种不同的比较法,比如说把现在和文革比,把现在和1949年之前比,还有就是把现在和100年前相比。现在又添加了新品种



——和120年前比

显然,距离现在时间越近,差距越小,只有用最远的时间,才更能体现出一种差距来。但100年前或者说120年前区别并不大,总之是要和清末比较。

这个比较很好,尽管是“一样”还是“不一样”的结论可能有异,但毕竟发言人愿意做这种比较了,“很好,很好”。

把今天和100年前相比,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差距。假如把“现在”具体为本世纪已经过去的时间,就是从2000年到2013年,那“100年前”就是从1900年到1913年,正好是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到民国建立2年的这段时间。

本文并不想做一个全面调查对比——很多道理是用不着长篇大论的,只提纲挈领地谈几个主要方面:

首先说一点:不能把100年来和世界的同步发展算做一种“进步”——今天在任何一个普通人家都有电视,而100年前连堂堂大清国慈禧老佛爷都看不到 电视——这真不算什么“进步”,只能算“同步”,就好像今天的中国军队终于使用上飞机、坦克和导弹,再不使用长矛、大刀和弓箭了——这能算“进步”吗? ——如果我们今天还使用那些冷兵器,恐怕中国早就灭亡了。所以,技术和科技先放一放,还是探讨一下为什么柴契尔夫人说“中国在未来一百年内都不会为世界提 供新思想”。

以下就是几个方面的对比:


经济上

100年前,中国的民众是有着自己的土地的,尽管这种土地的所有权受到的保护很差,而且还名义上由皇帝“拥有四海”,但是毕竟在大部分“小民”手中 是有着一份“地契”明确表明了土地的所有权的。甚至直到60年前,农民还从老毛手中拿到了分得的属于自己的土地证书。而100年后的今天,已经没有任何一 个中国人拥有任何一片“祖国”的土地,而且就在这没有自己毫厘所有权的土地上还被人骂到“没有了祖国你什么都不是”——问题在于有了祖国我们仍然什么都不是!

政治上

100年前,中国在几年之内出现了“3000年未有之变局”,先是要进行“君主立宪”,后又选择了共和体制,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但不管是“君主立宪”还是共和国,当时的中国人都是承认要实行宪政的,是要转变到以宪法为国民行动准则上的。100年后,还是“共和国”,但是却已经不再承认“宪政”——一个并不准备实行宪政的“共和国”还是“共和国”吗?

社会上

100年前,中国人没有平等权利意识,以为天下只有主人和奴隶(或者近似奴隶)两种人。甚至把这种不平等的等级意识施加在外国人身上,多位大清国皇 帝仅仅因为是否下跪这种今天看来可笑的事情拒绝了英国派来进行和平贸易谈判的使节。而对内则以官职大小划分人的等级,民众见到官员、下级官员见到上级、官 员见到皇帝,都要下跪。官员出巡,百姓要“回避”。100年后,官民之间的不平等仍然“健在”,官员可以公开喊“我是XX局长”、“你是代表老百姓还是代 表X”、“我分分钟可以让一个厂破产”、“老百姓给脸不要脸”、“要维权去美国”……,这些充满了高高在上的“霸气”的言辞竟然出自号称“公仆”的现代官 员,而这样的官员竟然有很多“出事”之后还可以到异地照样当官,甚至原地就当“不倒翁”,任民众多方举报都不能“撼动”!

100年前,大批的农民涌进城市变成现代工人,大批乡绅也涌进城市投资。但是在投资、工作的同时,他们都有城市和乡村两处居所,城里一有事,就“回 到老家避一避”。100年后,仍然是大批的农民工进城打工,但城市里已经没有容身之地。而所谓“城里人”在乡下也再无“避难之所”。城乡割裂严重却又号称 要“缩小城乡差别”。100年,好像中国历史又转了一个完整的圈,循环回来了。就像2000年来中国都在原地打转的做法一样。

100年前,中国民众反抗外国的主要手段就是“抵制X货”,激烈手段就是像义和团一样去杀国人中信教的教徒、烧毁教堂。100年后,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仍然固化在百年之前,动辄就砸国人个人买的外资品牌车,却冠以“爱国”、“抗议日本”的名义。

100年前,中国人讲究“尊老爱幼”,经商讲究“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老人讲究“德高望重”,家庭讲究“父慈子孝”。100年后,中国的老人 在大街上摔倒没有人敢扶助,因为有不止一个扶助者最后落得被敲诈的命运,而官司打到法院时,法官的逻辑是“你不是肇事人怎么给受害人掏钱送医?”——好 吧,不扶就是了——政府近期终于发现南京法官数年前这一离奇判决产生了多大的恶果,于是多地政府出面号召、鼓励民众扶助老人。但是谁敢再冒险呢?相声里说 了:“扶老人,那是特别有钱的人干的事情”!100年前,中国官场充斥贪污腐败渎职及庸碌之辈,人才不受重视没有出头之日。100年后,贪污腐败渎职及庸碌之辈充斥中国官场,改革提议无人理睬,言论受控制……

文化上

100年前,中国是一个儒教统治的天下,而儒教的最主要也是代表性的一点就是把人按照官衔分成不同等级,从秦朝开始被忠实地继承下来的森严的等级制 度2000年没有变化,被归纳为“以吏为师”,对皇帝要“三拜九叩”,一般人遇到官员或皇帝经过,必须匍匐在地不能仰视。100年后,正在“恢复国学”, 重新把孔夫子请回来,稍微有个人骂一下孔老二,立即有人就暴跳如雷、急赤白脸、哭天抹泪地“维护正朔”、“维护法统”,骂人数典忘祖,好像一旦否定儒教就 天塌地陷一般——那副嘴脸和100年前的腐儒丝毫不差!就是在这样的千年老妖一样的所谓的“文化”的薰陶之下,才会出现从武汉、天津赶到北京来吃所谓的 “主席套餐”的现代人间奇闻怪事,和100年前对皇帝的顶礼膜拜有什么区别?——“进步”在哪里呢?实在是找得费劲!

教育上

100年前,皇帝明确宣布,废除延续千年的科举制度、废除八股文。100年后,高考作为新式八股仍然延续着千年以来刻板教条的选才风格——特别需要提醒的是:这种“刻板教条的高考”仍然是中国至今为止唯一最公平、公正、公开的录取方式!而最新的所谓“教育改革”实行的“高校自主录取”之中的腐败其实是难以控制地被权和钱所买断!被非富即贵的权贵阶层垄断!这种以“教育改革”为名行以权钱垄断教育资源之实的“塞私货”行为已经在“小升初”的不考试中顺利实现!目前正要占领高等教育资源!最新出现的“中国人民大学自主招生办主任”的腐败就是刚刚暴露的冰山一角!可以肯定的是,“高校自主招生中腐败现象”绝不会是一个孤例!

高考这个所谓的“落后”的形式却比最新的教育改革方案还要公平、公正、公开,这难道不是现代人的一种悲哀?

思想上

100年前,以慈禧主导、以光绪皇帝名义颁布的《仿行立宪上谕》明确宣布:“大权统于朝廷,庶政公诸舆论”,当时的中国,私人可以开铁路矿山等,可 以办报社出版报纸。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言论自由,报纸上甚至可以直接斥责朝廷、皇帝。100年后,大抓大V杀鸡给猴看,无耻文人清华大学叫兽李希光 可以公开叫嚣“对个人思维立法干涉”!!!这远远超过了历史上所有试图控制思想的暴君!!!秦始皇没有做到,希特勒没有做到,史达林没有做到——他李希光 正在试图挑拨新领导人去做!

舆论上

100年前,私人可以办报社,100年后,私人出版自由是 被严格禁止的——尽管出版自由被写进了《宪法》,但是据“权威解释”,《宪法》不构成司法审判的直接根据!——那还要《宪法》做什么?只能是摆设了。所谓 的私人出书只能通过官方批准的出版社。而官办出版社利用自己的垄断地位,疯狂地买卖“书号”——批准权变成了买卖、变成了挣钱工具,而这样的不合理已经延 续60多年!

同样,100年前,以天朝上国自居的中国人完全不相信作为蛮夷的外国人会过得比中国人还好,以为外国人连腿都不能弯曲——连“第一人”的林则徐都是 如此认为的。100年后,中国人被最大报纸告知俄罗斯的全民免费医疗是“假的”——当然,结果是被俄罗斯人一通驳斥、辟谣、嘲笑和臭骂。

100年前,大清国以天朝上国自居,在甲午年被学生——日本人教训之后,仍然拒绝了皇帝宣导的改革!100年后,以特色道路拒绝融入普世价值,以国 情拒绝宪政,固执认定(哪怕是假装认为)中国路就是最好的路,先王之法不可改变……哪里比得上年轻的光绪在戊戌年改革就敢改掉执行了2000多年的老祖宗 的宗法制度的魄力?

军事上

100年前的清军和义和团,数十万人使用着冷热结合的混搭兵器使出吃奶的劲,第一没能攻下百人防守的使馆区,第二没能挡住2万人的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将近百年之后的现代中国最近一场边界战争中,仍然使用着性能相当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 期的坦克和大炮,二战中已经广泛使用的空军却只是“沿边境我方一侧巡逻”。别说打现代“立体战争”,就是步兵和坦克、炮兵的协同作战也屡次出问题、增加了 伤亡。结果在现代演绎了一场传统的、古老的、平面的(二维的)陆军对决——只是把长矛换成了步枪而已!仍然是只能用士兵的血肉之躯换取战争的胜利!和强调 “最小伤亡”的现代战争哪里有“半毛钱的关系”?

然后的然后,我们就听到“中国和120年前不一样了”。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