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7日星期一

封杀许志永


近日,著名的公义人士许志永博士由于他促进民主,社会公平和反腐败的行为而被腐败当局判刑。而这一消息竟然被中共当局成功的封杀,以致于广大中国民众甚至对所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下面转载国外媒体报道的翻译稿:


中国当局以“聚众滋事”的罪名将人权民主活动家、法律学者许志永博士判刑四年。许志永博士多年来呼吁中国当局不要剥夺中国公民平等受教育的权利,呼吁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官员公示家庭财产,以遏制并进而杜绝中国愈演愈烈的贪污腐败。

1月26日北京时间星期天上午,许志永博士在北京被判刑的消息传出,立即成为世界媒体的中国报道重头新闻。然而,成千上万的北京居民却不知道许志永是谁,更不知道许志永为什么被判刑。

在中外许多观察家看来,这种局面无疑显示了中国当局对内封锁信息的成功。

与此同时,更有一些观察家认为,中国当局的这种成功也最好不过地显示了当局的彻底失败---中国当局无法面对、反驳、应对、应付新公民运动创始人许志永博士所提出的呼吁,便使出这种封锁信息、封锁消息的强横、野蛮的手段,然而,许志永博士所持的理念早已经在中国社会普遍扩散。

许多中国人尽管不知道许志永乃何许人,但他们也跟许志永博士一样强烈认为中国公民应当享有平等的受教育的权利,中国官员应当公示财产而不应当继续肆意贪污。在这些观察家看来,在这种民意大气候中,中国当局对许志永博士的封杀,只能是扬汤止沸,甚至有可能是火上浇油。

*日语媒体报道*

面对国际社会对中国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许志永博士的强烈批评,中国当局对外反复强调,对许志永的抓捕和审判都是严格按照法律进行的,中国执政党共产党的“刀把子”即中国法院进行的是独立的司法审判。

但中国官方的这种宣传显然不被世界媒体所接受。世界媒体普遍认为,对许志永博士的抓捕和审判是政治性的,而且牵涉中国和中共的最高层政治。

日本主要通讯社共同社1月26日从北京发出的报道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1月26日发表判决,以扰乱公众秩序的罪名将许志永(40岁)判刑4年。许志永是‘新公民运动’的中心人物。该运动呼吁中国实行宪政。

“新公民运动谋求在中国宪法框架内维护公民权利。许志永的辩护律师表示,扰乱公共秩序罪最高的刑期是5年。世人聚焦关注在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政权之下,用和平的手段主导民主活动的许志永将受到什么样的判决。

日本公共电台和电视台日本广播协会NHK在同一天发表的报道说:

“在中国的互联网上,谋求政治参与和社会改革的‘新公民运动’四处扩散,但参加示威要求政府高官公示财产的人被中国公安机关一个个抓起来。扰乱公共秩序罪最高刑期是5年。

“对许志永判刑四年,这种重判被认为是力图强化言论和思想控制的习近平领导班子认定‘新公民运动’大有可能动摇中共的一党统治,因此便展示出竭力封堵的姿态。”

在这里顺便说一句,从语言和文学的角度的来说,NHK这里所说的中共当局“展示出竭力封堵的姿态”(力で抑え込む姿勢を示した)显然是一种内力十足的说法,皮里阳秋,含而不露,寓意丰富,意味深长,显然跟”扬汤止沸”、“火上浇油”之类的说法或看法一脉相通。

*法语媒体报道*

日本媒体常常是语言含蓄甚至含混的。相比而言,法语媒体常常展示一种法国式的直截了当。

在许志永博士被判刑四年的消息传出之后,法国主要报纸之一《解放报》立即发表驻北京记者菲利普•德拉格朗日的报道,其大标题就表现出典型的法语的明晰:

Chine: quatre ans de prison pour un militant anticorruption
中国:反腐败活动家被判刑4年

在这明晰得可爱又可怕的大标题之下,法国《解放报》记者德拉格朗日发表的新闻内容和新闻背景包括:

在中共的“刀把子”法庭对他做出宣判之后,许志永博士对当局表示,“你们成功地摧毁了所谓的中国尊重法治的最后一丝信誉。”

“许志永所倡导的新公民运动感召了成千上万的活动人士。他们的宏图大志是确立法治,尊重中国宪法。这部宪法至少在纸面上保障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结社和示威自由。去年春天,中共在其一份秘密文件中判定这些主张实行宪政的人是一种‘意识形态威胁’,并旋即发动镇压,以阻遏新人加入他们。”

法语世界主要通讯社法新社星期天发表记者卡罗尔•黄的报道,其标题跟《解放报》的标题几乎是一模一样。卡罗尔•黄的报道说:

“在中国的异议声音遭受越来越严厉的镇压这种大背景之下,中国一位倡导反腐败的著名活动家星期天被判刑四年。这一判决让美国‘深感’失望。”

“在(上个星期进行的)庭审中,许志永‘保持了沉默’。他的律师说,许志永拒绝‘参与这种表演式的审判’。他接着说,‘我们不是演戏的’。许志永坚持不懈地呼吁司法改革,倡导动员公民反贪污腐败,要求高级官员公示财产。

“对许志永的审判是中国当局近日来对十几位反腐败活动人士审判的一部分。他们都被控扰乱公共秩序。许志永是第一个被判刑的。”

应当再顺便说一句,卡罗尔•黄这位法新社记者在这里所说的近几天来十几位反腐败活动人士受到审判,“他们都被控扰乱公共秩序”这种说法,与贝克特或尤内斯库等法国荒诞派戏剧大师的笔法颇有些神似。

*英语媒体报道*

在英语世界,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星期天刊登记者安德鲁•雅各布斯和储百亮(Chris Buckley)联名发表的报道,如此描绘了中国当局对许志永的判刑所显示的有关各方的成败得失:

“星期三庭审完毕之后,中国当局的判决快得不同寻常。这一判决目前将使许志永无法发声。但这一判刑也有可能让许志永成为一个更加著名的政治自由化的倡导 者。许志永和他的两个律师在庭审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了沉默,但许志永利用审判结束时的法庭陈词发出激情的宣言,呼吁民主改革,言论自由,实行法治。他的法 庭陈词在互联网上四处流传。”(注:《纵览中国》网站已全文发表许志永博士的法庭陈词。)

中国当局对许志永博士的审判和判决富有十足的戏剧性。这种戏剧味十足的新闻事件,显然使通常总是语言高度俏皮和富有戏剧味的英国老牌杂志《经济学人》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使经济学人这一次的报道显得出人意料地语言平淡。

《经济学人》在其“论语”博客专栏中写道:

“许志永是新公民运动的创始人之一。总起来说,新公民运动号召中国公民不要把自己当作‘封建臣民’,而是要认真对待自己那些由中国宪法所明文保障的各项公民权利。具体地说,新公民运动呼吁中国官员公示个人财产,以杜绝贪污腐败。

“看来就是这种呼吁让中国当局感觉最有威胁性。当局指控许志永‘扰乱’公众秩序,是指他在2012年将他的想法写出来之后发生的一些小规模的和平示威。在示威过程中,一些活动人士打出横幅,敦促官员公示财产。”

读《经济学人》读到这里,读者或许会觉得《经济学人》这种看似平淡的叙述,其戏剧性一点也不亚于法语或日语媒体。《经济学人》写手的这种笔法,是典型的英文低调陈述(understatement),其特色是用听上去稀松平常的话来展示或说明令人惊讶的事情。

反腐败的人被腐败的当局抓起来判刑,这种事情在当今中国频繁发生,一连串地发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这种事情让西方记者一写,还是让人不禁感到惊讶。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