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6日星期四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相比阔绰的“公仆”们一顿饭吃掉一两万,来自四川凉山的这些孩子们所经历的生活让人觉得心酸不已。为了不被送回老家过每天只吃土豆的日子,他们宁可在工厂里做非法童工,过上“好”一点儿的生活。在改革开放的今天,“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故事仍在我们身边重演。


近日,两条与四川凉山有关的新闻,如同电影蒙太奇一般刺激着人们敏感的神经;首先,有关部门近日查获了一起“非法使用童工” 案,深圳一家电子厂非法雇佣的41名童工被“解救”,然而令人颇感意外的是,这些十几岁的小学生都不愿意被送回家乡,一位女孩对采访她的记者说:“在这有 米饭和肉吃,回家却只能吃土豆和玉米”,“我不想回家”。她们的家乡,就是四川“凉山州”,是全省乃至全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

这里交通不便、水电不通,农民人均年收入只有两三千元,与这些“童工”的月薪大致相当。因此,甚至就连他们的家长也觉得,走出去打工不是坏事,能够增长见识,有经济收入,还能吃到肉,即便每天工作12个小时,日子也远远比在家里强。另据《华西都市报》7号的报道,四川凉山州委常委、州国资委党委书记因公款大吃大喝,被中纪委通报,指其率领工作组下基层视察 ,一顿晚餐下来,总费用竟然达到了15000多元,其中仅烟酒就8000多元。

对此,作者纸上建筑的文章点评说,一顿饭就吃掉了一万五,如此阔绰的手笔恐怕连那些富裕的地方也自愧不如。而这正是那个就连被解救童工都不想回去、 “不能吃肉”的凉山州,看来没有什么绝对的贫困,只有绝对的不公。老百姓食不果腹,而官老爷们却挥霍无度,他们的经费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就来自于这些可怜 的民众,这就是所谓的“鱼肉乡里”,这根本不是什么“作风”问题,这是赤裸裸的犯罪。

这两条新闻撞到一起,应该是纯属巧合,一边是每天工作12个小时的童工,一边则是大吃大喝的县领导,他们来自同一个家乡,却又仿佛根本不是生活在同 一个世界里。另一方面,四川凉山州是早在2008年就被媒体曝光,大量向深圳东莞批发输出童工的老少边穷地区,当地领导下基层一顿晚餐花销1.5万,顶多 也只是被通报批评,罚酒三杯,而那些贫困家庭的未成年孩子,即使被“解救”回凉山,恐怕年后还会成群结队的返回城市,继续他们“有米饭和肉吃”的童工生活。

作者帝国良民的文章说,因为我们看到,自从2008年媒体曝光至今,情况都是如此,不过,媒体的再次曝光,让人们重新认识了什么是凉山的贫困?并对 他们赤贫的生存状态有了更直接感性的认识。当地领导穷奢极欲的晚餐,再配上大量输出的童工场景,印证了一幅“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代版本,不知这 些醉生梦死之徒对此有何感想?

我们总是对凉山这种偏远贫困地区的生存现状深感无奈,对大量存在的童工输出现象,也似乎束手无策,甚至有人报怨媒体不该曝光那些童工的存在,反而迫使他们重新回到家乡那种只能吃土豆和玉米的生活中去,正是这种种的辛酸与无奈,构成了当今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