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7日星期二

“境外敌对势力”是维稳万灵药


在当局扩大打击新公民运动、打击互联网大V之际,中共喉舌《求是》杂志又发表文章《让网络空间清朗起来》,强调「不会坐视敌对势力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而求是理论网也有讨论农村党建的文章,强调「党要清楚自己在农村的敌对势力是谁」。

国内有敌对势力,互联网上有敌对势力,解放军中有敌对势力,农村有敌对势力,香港的敌对势力更多。一时之间,敌对势力乌云密布。百度的搜寻显示,有关「敌对势力」的新闻多达44万条。

中共建政后就一直喜用敌对势力一词威吓民众,在长期的阶级斗争和敌对斗争观念洗脑下,民众也的确怕沾染上敌对势力。香港记者在大陆水灾、地震灾区采访灾民苦况时,不时有灾民拒绝接受采访,只因担心被敌对势力用作反面宣传。

连灾民都有如此觉悟,何况中共官员?近期的经典之作,当数上海市高级法院党组书记崔亚东就法官集体嫖妓的评论。他说,嫖妓只是法院少数干部的事,但被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了。言下之意,法官嫖妓事小,被敌对势力利用事大。

由此可见,敌对势力之所以氾滥,一是随着当局意识形向左转,阶级斗争意识重萌,敌对势力自然被放大;二是社会矛盾激化,官民、警民冲突此起彼伏,当局藉敌对势力之名打压维权人士;三是官员藉口敌对力的攻击,推卸责任、转移视线,在他们眼中,虚无的敌对势力是宝不是害。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