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7日星期二

薛蛮子嫖娼给我们的启示

菁菁远山
2013年9月15日晚,央视《东方时空》用15分钟的时间播出了“大V”薛蛮子讲心路历程的节目。薛蛮子称看私信就像皇上批奏章,“每天早上一千条私信求你,我马上可以把私信转给一个单位,当天下午就可以得到回复。你说像不像皇上?”
当 初薛蛮子的被抓和微博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由于他的网络身份,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不由自主地把他和微博联系起来,这种观察思路当然不错。那么一个退 休的的外国人,居然“关注率”要比很多官员甚至部长还要大,一旦有人对他质疑反驳,不明真相的粉丝就会站出来替他说话,久而久之就让他有一种“每天有皇帝 批阅奏章的感觉自我感觉飘飘然”,这种奇特的现象确实值得反思。那么如何从“薛蛮子事件”中挖掘“正能量”,再把它传递给社会,就应该是媒体和全社会共同 关注的东西。

只要我们把观察的角度调整好,任何事件的背后都会蕴藏着“正能量”。而调整观察的角度依赖于观察者的政治素养和思维 能力,如果总是纠结于他为何“因嫖娼被抓,因误导示众”,这就是“一叶障目,不见森林”了,也就不会从这个事件中找到任何可资反思的东西。只有对一个事件 进行完整地观察,才能最大限度地挖掘“正能量”,并把它转化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

我们不妨从以下几个角度观察,就可以得出一些有益的启示。

第一个启示:皇上是靠不住的。

薛 蛮子自己讲述了成“神”的过程:作为一个普通的生意人,他真正引起网民的关注缘于他对公共话题的关注。2011年2月,他因倡议网络打击拐卖儿童,使自己 的粉丝量一下子达到了几十万人。而当年的5月份,他发布了自己在医院查出癌症的信息后,他的粉丝也逐步增加。期间,由于他积极投入到公益事业,最后终于成 为网络“大V”。按照他的说法,此后就有了一种“皇帝”的感觉。

众所周知的是,当初薛蛮子的被抓并非因为网络违法犯罪,但他并不 掩饰自己曾经发布了没有经过验证的虚假信息。他说:“成为‘大V’后,长期只听赞美,没有监督、批评、警示,就像现实社会中权力失去监督会导致膨胀一样, 网络社会上缺乏制度和法律规范一样会导致膨胀,肆无忌惮、为所欲为,这就是现在网络问题的深层次原因之一。”

尽管网络是个虚拟的 空间,但它却是现实社会的折射,二者遵循同样的规律。仅从薛蛮子的现身说法上看,我们发现“绝对的权力”是要不得的。一个月前还做客央视高谈阔论网络“正 能量”,到今天反思“失去监督导致膨胀”。而为了“早几天出去”,提出“让带着手铐的‘薛蛮子’来说网络上的事儿,配合做好宣传”,如此也很难让人看出他 有“意见领袖”的风范。如果把他是否涉及网络违法犯罪略去不谈,那么从他的心路历程上看,他确实为“皇上是靠不住的”提供了一个完美的注脚。

薛蛮子已经灰飞烟灭,三年造就的传奇转瞬成为历史,但他告诉大家一个真理:“皇帝是靠不住的”。这才是他传递给这个社会的“正能量”。但热心公益的薛蛮子依然受人膜拜,而试图裹挟民意以实现某种企图的薛蛮子才是人们应该唾弃的,尽管这可能是他没有实现的动机。

第二个启示:“弥赛亚情节”是公民社会的毒药。

一个成熟的社会,有赖于民粹主义的退潮,公民精神的逐步建立。但由于中国脱胎于专制极权社会,人们的“弥赛亚情节”无法一下子消失,因此个人崇拜也不会退 场,我们从“薄粉现象”就可以看得出来,中国依然是一个民粹主义色彩极其浓厚的社会。“弥赛亚情节”和犬儒主义互为因果,它们不断地为专制主义提供养分, 是中国转型最大的敌人。

薛蛮子在虚拟世界成为“皇上”,也证明了以上的判断。三年就造就了一个网络“皇上”,这俨然与自媒体的缺 陷有关。博主既是媒体的消息发布者,同时也是管理者和维护者,那么他完全可以屏蔽对自己不利的评论。又由于他是一个外藉华人,当网络上关于他的信息相对匮 乏时,那么好的一面就被无限放大,这也让他在虚拟世界里实现了“皇上梦”。其实,“远来的和尚能念经”是信息匮乏的结果,它和人为的信息过滤及信息垄断没 什么两样。而当“皇上”的地位一但确定,那么在民粹主义泛滥的环境中,也就出现了“一旦有人对他质疑反驳,不明真相的粉丝就会站出来替他说话”。

在 网络交往中,中国人的极权文化充分地表现出来,他们“站队”意识强烈,只讲立场不计对错,只分敌友不究真相。这是一种阶级观念的回光返照,如果不放弃这种 观念,那么公民社会就永远是海市蜃楼。正确的办法是,要就事论事,不因为一个人做了不堪的事就否定它的一切,也不能因为一个人做了件好事就“一俊遮百 丑”。否则,我们还有回到“文革”时代的风险。

第三个启示:维护公共利益必须要有广泛的民间参与。

薛 蛮子坦承,对一些地方提出批评意见后,地方政府担心网上产生负面影响,反应很快,“早上发的微博,他们一天就解决了。”这充分表明传统媒体对权力的监督的 力度不够,它不仅会导致权力的不作为,也是权力滥作为的结果。因此,要解决这个问题,切实维护公共利益和公民权利,拒绝民间参与是无法实现的。

下面这个例子充分说明了这个问题。

据 《新京报》9月15日报道,8月20日,湖南双峰县杏子铺镇溪口村十余位村民跪在地上,拦住双峰县县委书记吴德华的车,请求关停当地一家排放毒气污水的氯 酸钾企业。接到网友爆料后,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发现这个问题已经存在了10多年,溪口村一名村民说,村民多次向企业、政府反映未果,“为了引起领导重 视,不得已才想到要跪拦县委书记的车。”而在网友和媒体关注后,当地政府立即责令该企业停产整改。

当个人微博成为监督工具时,它 的作用是传统媒体不可替代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喻国明认为:“微博是个好东西——它是腐败的曝光机,是谣言的粉碎机,是真相的挖掘机,是自由声音的发动 机,是民众微言的呼吸机,是社会空气的清洁机,是事件记录的影像机。”而微博“大V”的功能可谓强大,如何发挥它的监督作用,使其在法律的框架下切实维护 公共利益和公民权利,这确实值得执政者思考。

第四个启示:利用“潜规则”打击异议者是危险的。

薛 蛮子被抓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社会上有着各种不同的解读。而最近被央视等媒体广泛报道,从而又让这个话题热络起来。人们对薛蛮子“因嫖娼被抓,因误导示众” 的现象非常不理解,这也是对中国法治的担忧。而9月16日更传出薛蛮子被举报涉嫌网络违法犯罪,警方正对此展开调查的消息,也更让人关心这个话题。

早 在“薛蛮子事件”发生时,胡锡进就发表了一个微博说:不能完全排除官方是在通过抓嫖娼“整”薛蛮子。通过性丑闻、偷漏税等“整”政治对手,这是全世界政府 通行的“潜规则”。所以善意提醒热衷政治对抗的人士,走这条路,自己的屁股一定要干净。你如果真有短,又逢官必反,早晚会搞砸。也诚劝政府,你们抓的短一 定要准确无误,程序无可挑剔,否则适得其反。

胡锡进的观点无法苟同,监督权力和屁股干净不干净没有什么关系,不能把监督权力视为 “逢官必反”。如果真如胡锡进所言,官方通过“潜规则”来排斥监督,那么导致的后果是极其危险的,它损耗的只能是政府的公信力。同时,借道国家暴力来制造 恐惧往往适得其反,只能会制造出更多的抵制力量。

  第五个启示:只有民主法治才能救中国。

如今,“皇上”这个词后来居上,甚至超过了先前的“土豪”,变成一个网络热词频频出现在各种段子中。究其原因,这不过是人们对社会现实的一种调侃。调侃出于对现实的怀疑和无奈,而这种无奈的根源极可能是基于政治现状与时代要求的背离。

中 国已经进入了一个转型的“窗口期”,如何实现这种转型逐渐成为人们普遍关心的话题。在这个当口,我们重温一下华人经济学家杨小凯先生的观点就很有必要。他 认为,如果不认识到经济改革仅仅是大规模宪政转轨的一小部分的话,对改革绩效的评估可能误入歧途。经济转轨双轨制产生了宪政转轨的非常高的长期代价,也许 大大超过它赎买既得利益平滑转型的短期好处。

社会转型也是一个压力不断释放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总是伴随着自由空间的逐步扩大。科技的发展无疑为自由的扩大提供了技术支持,但尽管网络是虚拟空间,它也必须受制于一定的规则,让违法者承担必要的成本。自由是基于法律下的自由,否则势必会导向混乱无序。

结语:尽管“薛蛮子事件”的结果无法预测,但它仍能带给我们诸多思考。当然,最关键的是如何保护民众的监督权,如何划定权力的边界等问题。如果民众的监督权受到伤害,那么法治的基石就会被权力所摧毁,自由的空间也会极端逼仄,社会压力就无法释放,那么转型也会沦为空谈。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