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5日星期四

又添一新名词:“双规死”

继“躲猫猫”死,“洗脸死”,“心跳死”,“激动死”现而今又添一条“双规死”。
中共官员在“双规”期间受虐致死,纪委干部的母亲称儿子是替罪羊,发帖揭露纪委刑讯逼供内幕,律师认为应该废除“双规”制度。

42岁的於其一原系温州市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总工程师,曾任温州市旧城改建生指挥部预决算处副处长等职。今年4月8日晚,他被要求裸身 坐在盛有冰水的浴桶内,几个人分别按住他的颈肩部和手脚,反复将他的头部按入水中,於其一剧烈挣扎并叫喊。那几个人将他抬出浴桶,稍后再次投入冰水,他已 无力挣扎,气息奄奄,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当时,因牵涉到一起土地项目的审批问题,於其一处于“双规”期间。根据衢州市检察院的指控,对他实施虐待的6人来自温州纪委系统及温州市检察院。8月30日,衢州检察院这对6人提起公诉。起诉书称,6人为迫使於其一交待贪腐问题,将其转置于冰水浴桶中反复闷水致死,涉嫌故意伤害罪。

28岁的李翔是6名被告人之一。他的母亲余蒙爱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对于“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纪委被虐待致死”表示震惊,她难以相信儿子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她在中共纪委和检察院系统遍访无果之后,在网络发布了举报材料。

举报材料称,温州市纪委在专门修建的“双规”建筑内,设置了两间刑讯逼供室,室内不安装任何监控设备,於其一多次被带入该室审讯。在“双规”期间, 於其一经常每天只能吃一顿饭,有时只给一个窝窝头和一杯盐水,导致营养不良,身体衰弱。余蒙爱称,对於其一进行虐待,经温州市纪委开会研究决定,李翔等人 只是纪委系统的替罪羊, 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纪委组织及上级领导。

於其一的妻子吴茜表示,根据此举报帖,她怀疑温州市纪委有其他人漏网,希望法院批准其律师查阅卷宗,使案件得到更充分的审理。

“双规”制度法外执法

“双规”是中共纪委在司法系统之外采用的办案手段,被网民称为“中共家法”,但也被使用到非党员的民众身上。

“双规”最早见于1990年颁发的《行政监察条例》,条例中规定:监察机关在案件调查中有权“责令有关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监察事项涉及的问题 做出解释和说明”。该条例1997年被废除,但是1994颁布的《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中将其确认,成为“党内家法”。1997年颁 发的《行政监察法》规定:监察机关有权”责令有违反行政纪律嫌疑的人员在指定的时间、地点对调查事项涉及的问题做出解释和说明”,被称为”双指”。 2001年,中纪委再次下发文件,确认“双规”,但要求地点“必须选在能够确保安全的地方”。

据中国媒体报道,在检察机关并无充分证据,依法不能立案的情况下,经过纪委常委会讨论,决定对线索材料初核之时,就可采用“双规”措施。酒店、招待 所、军事基地,甚至是普通民居都可能成为“双规”场所。由于没有法律制约,“双规”易于审讯贪腐官员,被普遍认为是中共反贪的利器。官员们对于“双规定” 的恐惧,也常被人用于敲诈勒索。2009年3月,重庆一名局长被3名无业人士假扮的“纪委人员”以“双规”名义带到酒店房间“审讯”,该局长老实交代了全 部“罪行”。

“双规”也因法外执法屡遭诟病。据报道,在新晋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去年11月召集的反腐专家座谈会上,大部分与会学者都主张,“双规”应当与法治接轨,并在司法制度成熟之后,放弃这项过渡性的措施。

拒查卷宗,删除报道

中共官员在“双规”期间被刑讯逼供致死的案件多次曝光。继於其一虐死之后,4月23日,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法院原副院长兼执行局局长贾九翔在“双 规”期间死亡,家属称其遗体眼睛、脸、肚子均肿胀,全身多处青紫。6月19日,湖北省黄梅县地震局局长钱国良又在“双规”期间死亡,家属称其死亡时全身布 满伤痕,并将照片曝光于网络。

据於其一家属代理律师吴 鹏彬介绍,他分别向衢州市中级法院及衢州市检察院申请查阅卷宗,均遭拒绝。另一位代理律师蒲志强认为,这是纪委心虚的表现。浦志强也是钱国良案的代理律 师,他认为根据《宪法》《刑诉法》规定,“双规”制度根本不具合法性,纪委不能行使权力,更何况刑讯逼供。但是,目前“双规”中的刑讯逼供十分普遍。

浦志强在微博建议,“有被双规风险党员领导干部:冒雨上街吧,买京华时报,看看纪委怎么弄干部”。德国之声查证,《京华时报》及其他媒体的相关报道大多已从网上删除。律师伟江在社交媒体表示,这是因为“上面怕出丑 ”,“应该废了‘双规’这种法外制度”。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