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8日星期三

微评精选

微博,微革命……

朝廷在微博这个阵地上,最早的时候还想表演一番“海纳百川”的大度,后来感觉不行,但 是又不想撕掉“温情脉脉”的面纱,于是乎组织了大批五毛以及第五纵队(是谁自己猜去)去跟自由派辩论,妄图夺回主动。但是,归根结底是做恶太多,底子太 潮,辩论中输得连底裤都不剩,于是乎,现今终于破罐子破摔,反正连底裤都已经没了,干脆裸奔了。

【杜光1928:今年蠢事频频,令人哭笑不得《人民日报》今 天报导,新快报记者刘某因涉嫌制造传播谣言,已于昨天凌晨被警方拘留。这个刘某大概就是7月29日在微博上举报一位部级高官渎职行为的刘虎。照理说应该先 查被举报者是否渎职,然后公布调查结果,如无渎职行为,再问责举报者。现在不去查被举报的高官是否渎职,却把举报者抓起来,是否有吓阻举报贪官的嫌疑?今 年蠢事频频,令人哭笑不得!

【了然不惑:谁是真正的敌对势力?】无度的税收,腐败的官僚,失信的慈善,暴厌的城管,无良的警察,畸形的教育,缺德的医疗,血腥的拆迁,犬儒的专家,谎言的媒体,无度的开发,坑爹的金融,是非不分的军人,官、商、学勾结的群体,迫害追求民主与正义的官僚,黑社会的帮凶等才是真正的敌对势力!

【谢作诗:枉凝眉】一个是将门名花,一个是打黑奇侠;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为何却把他人嫁。一个言听计从,一个不能自拔。一个做红杏梦,一个把嫂子抓。想世间能有多少绿帽儿,究竟是谁打的巴掌,谁生的瓜?

【杨支柱:只许官方撒谎不许百姓传谣的时代】一个只许官方撒谎、不许百姓传谣的时代来临了。第六次人口普查2010年当年生育率为1.18,而国家计生委说是1.6,请问哪个是真相、哪个是谣言?我们应该相信哪一个?

【草根论者:立法、司法和违法】浙江网警:微信朋友圈转发谣言也属于违法。微信也算是网上的一个公共场所,虽然物件是特定人群,但在公共场所如果传 播谣言、虚假资讯,自己未经核实,也属违法。——这个解释最后可以变成:两个人以上聚集就算公共场所,公共场所传谣就是违法。中央政府发个档,就是“立 法”;各级政府层层加码扩而大之,就是“司法”。如此特色而已。

【谢作诗:全社会需要警惕什么?】马丁.路德.金剽过窃,嫖过娼,那又怎样,他还是一个伟大的民权活动家,一个为他同胞们的人权献身的伟人。自由、 民主、宪政,从任何人嘴里说出来,都是一样的。全社会需要警惕的,并不是谁的裤腰带没扎好,而是谁妄图揪住别人裤腰带以让他闭嘴。

【旁观者马勇:我们距离一个合规的法制体制还很漫长】薄案公诉人这句话让我觉得我们距离一个合规的法制体制还很漫长:根据“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和 国家法律,被告人罪行极其严重,又拒不认罪,不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必须依法从严惩处。——假如他像刘部长遗憾没有机会去做中国梦,是否就从宽发落?法 律就是法律,罪恶就是罪恶,事后态度并不重要。

【濠江客:悲催的民营企业家】牟其中、杨斌、仰融、周正毅、顾雏军、唐万新、周小弟、田文华、兰世立、黄光裕、黄宏生、李途纯,徐明……近十多年来 至少有上百名有影响的民营企业家落马。其中担任过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职务的至少有15人,福布斯或胡润百富榜上榜富豪至少有23人。

【猪油渣:贪官的报告和辩护】和一个律师吹牛,他说他旁听过深圳一位贪腐高官的法庭辩论。他说,这位高官在位的时候作报告,拿着稿件吭哧吭哧地念, 像死人说话;而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论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稿件,却情绪激昂,铿锵有力。我问为什么,他说作报告说些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找不到内在逻辑,而为自己辩护的时候,能找到内在逻辑吧。

【张鸣:可怕可悲的政商环境】企业家跟官员走得太近,动辄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但在中国,跟官员走得不近,又根本别想做大。可怕可悲的政商环境!

【草根论者:在一个封闭的社会,百姓不能说错话】看今中午的“锵锵三人行”,许子东讲了一个观点,大意是,在一个开放的社会,官员不能说错话,说错 了要付出代价;在一个封闭的社会,百姓不能说错话,说错了要付出代价。窃以为许子东讲的有道理。中国的瓷器从来就分官窑和民窑,官窑出来的东西再烂也价值 连城,民窑出来的东西再好也不登大雅之堂。中国要做一个开放的社会,任重而道远。

【猪油渣:没花一分钱的济南市委市政府大楼】济南很热门,于是就搜索出去年年底官媒《羊城晚报》的报导:济南市委市政府大楼是“全世界仅次于五角大 楼的第二大单体建筑,建筑面积达37万平方米,有40余部电梯,内部装饰豪华,造价高达40亿元”、“占地400亩,报建面积为30万平方米,地上15 层,地下1层。楼内装有48部电梯,可供5000人同时办公。”面对质疑,人家说没花一分钱,拿土地换的。

【草根论者:还有更好的反腐手段吗?】从网路反腐的第一天起,本人就发表过意见,认为这种脱离法治的举报,不是反腐的恰当方式,闹得不好会成为文革 式的大字报。问题在于,除了网路反腐,我们还有更好的反腐手段吗?网友有句话:匿名举报不受理,实名举报被戴铐;网上举报是造谣,上访举报被劳教,这难道 不是事实吗?把所有的言路都堵死,就可以天下大吉了?荒唐。

【茅于轼:从法治和说真话开始】防止一个社会有人做坏事要靠法律和道德。但中国二者都受到严重腐蚀。只要有权就敢杀一个外国人;为了隐瞒历史不惜说 谎。由于缺少了法律和道德,只能靠钱说话。社会成了无纪律,无道德,由金钱来统治的一群人。窃以为,改恶治为善治必须从法治和说真话开始。别的问题都能迎 刃而解。万不可朝相反方向走。

【孙海英:没信仰的民族永远在邪念里边】男人,谁敢说自己见了裸露异性没有邪念?没有他就不是男人!有邪念到洁净意念是一个漫长的更新过程,一个没 有信仰的民族永远在邪念里边,因为他们不信神的无限能力,而是依靠同自己一样的有罪的人。这种情景下的可怜人怎么可能改变为不可怜?

【范炜:谎话张口就来】河南察警酒后摔婴,仅“关禁闭”,舆论哗然。副局长说关了15天,时任局长称最多关7天。但摔婴警察首次露接受采访,记者问:“局长说按照程式是要关你7天的禁闭,到底关了没有?”郭增喜:“关了吧”。再追问。“没有”!怎么谎话张口就来啊!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