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2日星期一

上海法官嫖娼案 “敌对势力论”做幌子


上海法官嫖娼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扯出了什么“敌对势力论”,令舆论热点迅速转移,再次引发民意沸腾。事情的起因是,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代院长崔亚东近日的一番讲话。崔亚东说:虽然只是少数法院干部严重腐化堕落,但却引发了社会各界对上海良好法治形象和法治环境的质疑,也给境内外敌对势力借机攻击党和政府、攻击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提供了可乘之机。

对此,有分析人士点评说,这种逻辑确实很强大,但如果仔细思忖起来,它和强奸犯埋怨被侵犯者长得太漂亮,没有什么实质的区别。从字面上理解,崔亚东这段话的意思是:曝光、批评、谴责法官嫖娼,就成了“攻击党和政府、攻击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成了境内外的“敌对势力”。如果嫖娼不被曝光,就不会给“敌对势力”以可乘之机。嫖娼不要紧,都怪曝光的那小子。

作者老徐时评的文章说,“敌对势力”这个词人们相当耳熟,不过有好一阵子没听到了。记得上次听到还是在去年的“两会”上,现在正关在监狱里的那位落马高官薄熙来,当时就曾经义愤填膺、信誓旦旦地宣称:我们只要出点事,敌对势力就会立刻跑出来造谣诬蔑。话音刚落,他自己就出事了,这也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在中国,有两个命运非常悲剧的群体:临时工和敌对势力。不管哪里出了什么事,比如垮桥了、死人了、闹事了、包二奶了,甚贪污受贿嫖娼了,基本上都是这两群人干的,或着是他们指使干的,最后责任都得他们承担,你说他们悲催不?如今,上海高院系统出了四个嫖娼的法官,甚至就连纪委书记也参与其中。

作为代理院长的崔亚东,不深刻反思和反省自己所管的那个烂摊子,也不辞职谢罪,又拿出什么“敌对势力”来当挡箭牌,企图蒙混过关。难怪有官方媒体都看不过去了,挖苦说 :先管好自己的裤裆,再来管敌对势力吧!那么,“敌对势力”到底是谁?在我们的传统语境里,“敌对势力”是个杀伤力极大、同时也是一个极为虚无缥缈的词,谁要是被扣上“敌对势力”的帽子,几乎就成了全中国民众的共同敌人。

文章又说,而在官方的宣传中,“敌对势力”总是与西方、与美国联系在一起。其实,“敌对势力”这个词,就如同“人民”、“群众”等众多虚头巴脑的词汇一样,就像个破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需要的时候你就是“人民”,不需要的时候,你就是“敌对势力”,怎么合着自己的意思,就怎么解释,反正解释权在人家手里。

“敌对势力”就像是堂吉柯德的风车,很多中国的官员们在与它奋力作战。作战的结果是,自己偷偷摸摸把老婆孩子都送到“敌对势力”那边去了。在台上一个个道貌岸然,私底下一个比一个卑鄙下流。每次出事总要找出这样那样的借口,这套把戏老百姓早听腻了、看腻了,可是台上的人还在乐此不疲,这恐怕也是当今最悲催的事。事实证明,不把事情曝光,不自己成为“福尔摩斯”,不给境内外“敌对势力”以可乘之机,嫖娼的法官就永远是党的好干部。

按照崔院长的说法,嫖娼的法官太冤了,网上有个段子:俺的爹啊俺的娘,俺们五个真冤枉。俺与小姐去上床,网上传播乱宣扬。说俺集体去开房,说俺集体去嫖娼,说俺集体耍流氓。俺们个个好思想,一怪俺是男儿郎,二怪公安没扫黄,三怪美女太漂亮,四怪俺们性欲旺,五怪敌对势力强。如果你要有权力,比俺玩得还疯狂。

老徐时评的文章最后强调说,动辄拿“敌对势力”说事,这是对自己不自信的表现,也是回避问题的最佳方式。只是这种话说多了,有时连自己都不相信了。法官集体嫖娼事件,已经令司法底线被击穿。事实上,像崔亚东这样的人,把持着各级法院的领导大权,则是比法官集体嫖娼本身更为令人绝望。如果总是靠制造什么“敌对势力”来安抚民心,靠制造敌人来维护稳定和逃避责任,这就与掩耳盗铃没有任何区别了。

1 comments:

“敌对势力”是中国共产党制造的只会在国内,在国外的也是从国内逃出来的。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