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日星期四

你的孩子被洗脑了吗?


《第三帝国的兴亡——纳粹德国史》的作者威廉•夏勒曾援引了这样一段对话:当一位反对者说:我不会站在你的一边时。希特勒平静地回答说:“你们的孩子已经属于我们了,你们的后代已经站在我们新的阵营一边了。他们很快就会除了我们这个新的阵营之外,什么都不知道。”
希特勒很清楚,控制了一个民族的儿童,就等于控制了一个民族的今天和未来。他早就懂得:“洗脑从娃娃抓起!”
那么希特勒是如何用洗脑的方式来控制德国青少年的呢?
(1)使用“父亲”的形象
在传统的德国家庭,父亲象征着控制,而家庭的其余人员都毫无疑义地始终地服从他。通过将自己作为“父亲”的形象投影到德国儿童的面前,希特勒使一个家庭的权利转化为社会和政治机构的权力。
希特勒不断地教诲儿童,并使“他的”孩子们相信:希特勒是他们的“父亲”,这也意味着他也关心他们,而且还关心他们的未来。尽管他实际上只关心一个人——自己。希特勒用成功的洗脑,使青少年成了他企图征服世界的政治和军事计划中的棋子和人质。
(2)扑灭异见
孩子们只允许听到希特勒一个人的观点,即所谓的“正面的观点”。尤其在1933年后,当希特勒成为德国的无可争议的领导者,他无情地扑灭和镇压一切公开反对他的声音,这使得他在掌控最高权利下,能催眠般地掌控整个国家,掌控他们的思想。任何对希特勒抱有异议的人,立刻被认为是“犯罪嫌疑人”,不是被关禁,就是被扫地出门。
(3)使用一个有组织的计划,确保他对青少年的控制
希特勒创立了他著名的“希特勒青年”(Hitler Youth)计划和项目,这一类似“童子军”的项目,使得青少年心甘情愿地乖乖跟着他走,接受各种包括洗脑在内的训练,并培养他们成为他的未来战士。他了解到,易受影响的孩子“青春的寂寞”youth sloneliness可以作为一个功能强大的工具来影响,然后来增强对他们的控制。希特勒让这些青少年在组织中一直忙忙碌碌,使他们不感“孤独”。
(4)尽可能让青少年保持“无知”
一般来说,一个人越无知,就越不会去质疑自己领袖的权威和思想,这种情况即使在成人中也一直发生,更何况在青少年中会如此。因此,希特勒相信,这些孩子没有学过任何他们“不需要”学习的东西。
这些孩子们也从来不懂“为自己着想”,也没有一个的自我的概念,因为他们被教导说:这些想法会被认为是很“危险的想法”,而且会使自己成为“犯罪嫌疑人”。
这些孩子们也没有读过什么书,或收听过任何可能“混淆”他们思想的电台节目,当然,除了希特勒和他的纳粹党的日以继夜的宣传。
同时,希特勒又肯定,这些孩子总是需要“正确的信息”,而唯一的“正确信息”,就是希特勒的思想。
(5)频繁地举行青少年的集会
举办大型的青少年集会,将他们聚集在一起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效果,就是“同伴压力”(peer pressure)它使人们在聚会中紧紧地围绕权威人物。长时间的起立和鼓掌,蛊惑人心的音乐,都会营造出符合“希特勒崇拜”的气氛和环境,与此同时,同龄人之间会表现出强劲的同侪压力,在这样气氛和形势下,容不得任何个人与众不同,从而使他们集体地卷入。温斯顿•丘吉尔曾经在途径德国访问时见到过这种充满嘈杂音乐和全体起立的欢呼场景,并感到深度的震惊。
(6)使用统一的制服
执行着装要求(dress code):统一的衬衫和领带具有一种特殊的效应,加强认同感,统一的服装会有统一的思想,统一的意志。
(7)将犹太人作为讨伐的焦点
孩子们的头脑往往是简单化的。希特勒将德国的许多社会问题都归咎于犹太人,使犹太人成为共同一致的讨伐对象。
在“1984”在这本书中,当孩子们遇到“问题”时,“老大哥”成功地将指责转移到谴责犹太人身上。
(8)不能让儿童们有钱
希特勒认为,钱对于一个儿童来说是一个“麻烦”和隐患,例如,这些钱可能被用于购买外国的书籍或其他物品,这样就会侵蚀希特勒的权力基础和意识形态。如果有钱的话,这钱就应该用来支持他的战争的努力摧毁丘吉尔和一切反对希特勒的人。
因此,处于这样的理由,他就会强调剥夺儿童,剥夺一切贫困和弱势群体,保持他们对自己的依赖,这样的孩子更温顺,更听话。
(9)希特勒在儿童的队伍中安装“间谍”
希特勒的孩子们被教导除了只相信希特勒之外,不信任任何其他人。一旦发现有“犯罪嫌疑”的人,就应当立即通过写信,电话,或其他方式报告给希特勒或他的助手之一,这样就可以迅速有效地“处理”敌对分子。(这也是“1984”一书的另一个主题)
这样的结果便是除希特勒以外,没有人能够信任,即使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只要发现他在思想上有问题,涉嫌触犯“思想犯罪”,就会立即告密揭发。于是在青少年时代起,就使他们之间彼此不信任,彼此猜疑,互相监督,从而达到有效地控制他们的目的。
(10)通过学校、媒体,大型聚会等一切可能的渠道,在青少年中提倡和煽动对希特勒的个人崇拜,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他的“我的奋斗”一书成了圣经,他个人成为拯救德国的救世主,他摧毁宗教,因为他懂得宗教对于人的精神上的作用,但他却又建立以他为神的新宗教,使用了超越宗教的手段。虽然还有许多其他的方法,但以上的这一切手段,都足以有效地达到了对青少年洗脑和控制的目标。希特勒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控制狂”。
在希特勒的最后日子里,我们能看到很多画面,希特勒接见未成年的儿童上战场,这些图片被到处转载,那些乳臭未干的孩子,就是洗脑的牺牲品。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