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6日星期六

习近平,江泽民Show Hand了(摊牌了)


石涛:周永康在去年薄熙来出事之后已经在第一时间被曾庆红和江泽民出卖了。胡锦涛中间不能够把这件事情做到底,所以他既把温家宝出卖了同是又把烂摊子转给 了习近平,而他自己只是采取了一种逃跑的方式,裸退的方式撤掉,把这个最麻烦的事情就转给了习近平 周是一只死老虎,如果习近平仅仅停留这死老虎身上,相信习近平后面会有很大危险 你习近平可以不处理周永康,可以不借助周永康处理江泽民,但是今天江泽民和曾庆红都是否对你放心呢?是否又对你不动手呢?我觉得这是习近平所冒的风险。

上月二十三号的时候,国内突然有一个消息,给周永康做了十八年之久秘书的原四川省的副省长,现在是四川省文联主席,已经六十四岁,还有一年就退休的 郭永祥突然被拿下。新华社的稿说他有严重的违纪问题。大家知道,郭永祥如果从他的官场的历史来讲,他是一个石油工人,一个石油工人,从胜利油田跟随这周永 康一直到了今天副省长的位置,跟周永康是直接相关的。

我在今天另外一个节目当中曾经提到,作为中共贴身大秘来讲,应该说他对主人所知道的事情搞不好比这个主人的老婆知道的事儿还多,这也是一个非常非常 鲜明的征兆,就是说这件事情的出现就寓意着周永康的敌人,要拿周永康说事的人就是表明了要干掉周永康,我相信这是朋友们都能够认可的。

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也在其它节目中提到过,周永康自十八大之后再也没露面,而十八大本身对周永康所掌控的政法委系统没有任何反复,毫不留情的嘁哩喀喳 就干掉,这前后中间的故事到底为什么?我是说我提出的问题是,周永康承认已经下去了,已经不干了,那为什么还没完?这就是我提出来的最关键的问题。

就是说一个下台的官,你拿他说事儿的话,能算什么老虎呢?在我的眼睛里周永康就是只死老虎,他已经完了,那背后故事是什么呢?这是值得思考的。而郭 永祥被拿下,这件事情引起的反响比较大。在西方的各个媒体当中几乎都针对这件事情有所说法,我们这期节目就盯着郭永祥被拿下对周永康的影响的角度,从几个 角度去看。

我看到《明报》登了一篇文章,这里我们不妨跟大家分析一下。习近平上台之后以反腐的名义连续干掉了几十个正局级和三个省部级官员,而这三个省部级官 员却是跟周永康有直接关系的。我觉得这个就更具看点了,至于前面的什么原铁道部长被审,包括雷政富被审,我觉得这都是一个配角,他不是一个主角,而前后半 年时间被拿下的三个省级官员却是真正他这一次反腐当中要触及到的内容,而这被拿下的人也是给别人垫背的,这是我的基本的看法。

在《明报》当中他是这么讲的,他说从去年十八大之后,本来在十八大当中已经上位的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却在去年的十二月二号被纪检部门带走,成为了 习近平上台之后首个落马的中央候补委员。而且大家知道他是经过十八大之后被拿下的,而十二月二号的时间跟习近平十一月十四号接任总书记的时间前后都不到二 十天就被拿下了。李春城被拿下,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冲着周永康去的,这是当时人们分析的说法,因为雷政富在先李春城在后,这是前后的时间。

可是一直到六月二十三号郭永祥被拿下的时候人们意识到一个问题,其实在这其中,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大概是十二月十几号的时候另外一个被拿下的是原来 湖北省的常委、政法委书记吴永文,而吴永文当时也已经从政法委系统下来了,可是还是被拿下了。所以如果我们联系起来,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原来的湖北省 常委、政法委书记吴永文和郭永祥,这三个人被拿下应该说方向完全是指向了周永康,我相信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可这一点,我们知道在当时很多人还不认为是这 样,但是我们现在看起来就比较清晰了,几乎在所有的文章里都提到这三个人意味着真正的被剑指了周永康。

《明报》的文章里说的非常详细,在其它的评论当中讲的也非常仔细,都是讲一些具体的事例了。这里涉及比较少的就是吴永文,吴永文在他被拿下之后曾经 在我的节目当中跟大家分析过,但是我们看到在海外媒体当中报道内容比较少,我其中看到消息是这么说的,说吴永文是五二年出生的,湖北人,零七年六月任湖北 常委,同年兼任政法委书记,到了零八年一月份兼任省公安厅厅长,到了二零一二年转任湖北省人大常委的副主任。

所以大家注意到他是从零七年开始到二零一二年,而他这期间成为政法委书记,也就是说这期间也正好是跟周永康的政法委书记的任职时间是完全吻合在一起 的。文章的报道当中有关吴永文的内容比较少,但是我们曾经跟大家讲过,吴永文是被谁检举的呢?是被自己情妇的老公检举的,而吴永文被纪检委干掉之后即刻给 押到北京了,在很多人分析当中都提到这个问题,说这是有问题的,因为以他的官位来讲,顶多也就是押到别的省份,异地受审,他不应该能到北京去,一个地方的 政法委书记关押在北京一定是跟北京有关系,才能够解释这样的行为。

文章也提到说,零七年到二零一二年,吴永文在任湖北省政法委书记的时候,其实也正是薄熙来在重庆崛起的时候,也是周永康在政法委系统权力正处于顶峰 的时候。吴永文被称为叫铁腕治警,所以这是深得周永康的赏识的,应该说吴永文被拿下压在北京他的方向是冲着周永康的,很显然我们注意到李春城、吴永文,一 直到现在的郭永祥,都是为了能够干掉周永康。

可是在文章的开头当中我也跟大家分析了,周永康在我的眼睛里其实已经是只死老虎了,拿他又有什么用呢?这是我不同意说周永康就是一只大老虎这么个说 法,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了。我们刚才跟大家分析,也就是说整个从习近平上台之后,他触及到了有关副省级干部的就是这么三个人,而这三个人却与周永康有直 接关系,所以这件事情比较大。

德国之声也写了一篇文章,他主要是采访了一些相关的人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德国之声的采访对象往往集中在曾经在中共体制内部任官的人,也就是说以他们 过去的经验来讲来体会习近平的做法。德国之声在这篇文章里,他的文章题目叫做《周永康的“大秘”落马,习近平要动“终级老虎”?》,所以这里他把周永康当 成了终级老虎。文章里重复了郭永祥曾经任四川省常务副省长以及与周永康的十八年的大秘的关系。

文章还提到说,郭永祥是十八大之后落马的第二个四川省大员,这是继李春城之后。新华社在最快的时间里发出了郭永祥落马的简讯之后,新华社在他旗下的微博新华视点当中这么表示,说中央再出手打老虎。实际这个在这个文章里面认为郭永祥本身不是老虎,老虎另有所指。

与此同时有一些网友在讨论,但是讨论的方向都比较一致,都认为这是冲着周永康而来的,有一位网友说:郭永祥不算老虎,他的后面才是。旅居在海外的专 栏作家李牧也幽默的说,支持拍苍蝇打老虎。那实际也是认为拍苍蝇在前,郭永祥在前,老虎在后。文章里也介绍从去年开始薄熙来事情发生之后实际周永康已经出 现了很大的问题,我们在节目当中介绍比较多了,所以这里就不用再详叙。

德国之声这篇文章紧接着就提到郭永祥被拿下确实直接指向了周永康,但是以反腐的这个说法来讲,他真正的目的应该是在打击对手,这是德国之声在这篇文 章里面的第二个看点。他特别引用了香港的《苹果日报》一篇报道讲说习近平上任以来,因为政治上的保守备受舆论和公众的压力,这一次拿下周永康的大秘意在开 刀,说将反腐之剑指向周永康。

文章引述了北京的媒体人高瑜的观点说,习近平现在只能操刀反腐,以争取民心,中共将以整风反腐为名在全党进行清洗,这是标志之一了。其实我们也提到 过整党也好反腐也好,其实基本上都是清理的做法,都是为了把对手干掉。我曾经一直跟大家分析说实际周永康背后真正的对手,习近平真正的对手应该还是江泽民 和曾庆红,周永康在去年薄熙来出事之后已经在第一时间被曾庆红和江泽民出卖了。

我现在都清楚的记得在王立军出事之后,中共政治局常委立刻讨论了有关薄熙来的事情。当时的九个政治局常委当中在讨论薄熙来事情,只有周永康在力保薄 熙来,这是我们当时看到的,一直到两会期间周永康曾经直接参加重庆代表团的会议,在会议上周永康公开讲重庆做的好,所以当时的周永康敢直接对抗温家宝也 好,胡锦涛也好,我们也能感觉到当时他们认为的力量是非常雄厚的,也直接表明周永康与薄熙来之间的关系。

可是在《苹果日报》那篇文章里面我们也看到周永康被江家帮出卖的那种痕迹,所以我曾经跟大家分析过就是江家的人马就像用钱买来的,一切都是在利益之 中,当用钱买来的时候,因为利益而又出现威胁的时候自然会出卖朋友,这是我们大家都能认可的一种概念,这就是我们后来看到的一个场面。到了三月十四号薄熙 来被干掉之后,因为温家宝的出手,一脚踹死了薄熙来之后,周永康再也没露面了,当时已经太多的讨论围绕着周永康是死是活的问题,我们也曾经跟大家分析过, 就是我一直认为说周永康必须死。

我们还接着刚才的讲,就是说实际周永康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已经被出卖了,被出卖之后我们一直跟大家提醒过,作为周永康本身来讲就是死定了,当时还有些朋友认为没有。可是我们看到的其实当时的选择,我们回过头来看实际是当时胡锦涛的状况,胡锦涛中间抽手了。

胡锦涛中间不能够把这件事情做到底,所以他既把温家宝出卖了同是又把烂摊子转给了习近平,而他自己只是采取了一种逃跑的方式,裸退的方式撤掉,把这个最麻烦的事情就转给了习近平,这是在我个人看来比较清晰的概念。也就转向今天本来去年应该做的事情,到了一年之后习近平又不得不做,所以转到习近平手里再做的时候,时间就耽误了,而时间耽误之后,其实中间就出现了很多过渡的过程。

这种过渡过程我相信从中共的内部来讲也应该说很猖獗了,包括十八大江泽民派系的这种猖狂的做法,十八大之前习近平的无可奈何,十八大之后习近平为了 抓紧时间左右逢源,等等一切其实在我看来习近平都受控于今天中共内部的这种利益集团之间的权力之争,包括他自身的安危,我觉得都在这其中。所以党内的相互 斗争这是最关键的。

回到德国之声这篇文章,文章里还采访了中国的知名学者姚监复,姚监复认为郭永祥充其量也就是只大苍蝇,当局打死的这个苍蝇确实是指向了周永康,而中 共最擅长的却是借助这一切的名义,包括反腐的名义进行政治派别之间的斗争,这是真正的。他说打下的本身都不是权贵资产阶级中的人,包括陈希同、陈良宇、薄 熙来,这里面都包含着派系斗争的影子,江泽民自己说过这样的话,用非政治手段打击政治对手,今天我们看到一切的概念也是这样的。

我觉得这里非常有趣的就是姚监复提到了江泽民的说法,而周永康被所有的人认为他是江泽民的人马,其中反映出来的是习近平跟江泽民两派别之间的关系, 这是非常确认的。而姚监复对郭永祥被干掉这件事情,他表现出很谨慎的态度,他认为包括李春城、郭永祥的落马,中共当局并不想真的打老虎,仅仅是敲山震虎, 也并不是想把周永康这只终级老虎拿下,这里我跟大家声明,我不认为他是终级老虎,我认为他是一只死老虎,如果习近平仅仅停留在周永康这只死老虎身上,我相 信习近平后面会有很大的危险。

姚监复就提到说,中共当局“刑不上常委”,他说这也成了准则,原来的黄菊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所以他认为可能指向周永康。但我觉得事先把周永康和其 他人割裂开来再公布,他说我估计会保住周永康,常委中被处理的先例还没有,黄菊就是处理他老婆和他的秘书而已,他自己却平稳的死掉了,所以这是中共内部在 处理问题时的一个关系。

他还提到说常委内部本身保护性的安全降落,但是在处理常委时还依然会手下留情的,比如说在处理周永康,周永康会不会和江泽民有关系呢?他说那不就麻 烦了吗?这是姚监复的说法,所以反过来从姚监复的角度来讲他也提到处理周永康就是冲着江泽民去的,可是现在的问题就是说你习近平可以不处理周永康,可以不 借助周永康处理江泽民,但是今天江泽民和曾庆红都是否对你放心呢?是否又对你不动手呢?我觉得这是习近平所冒的风险。

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在我的眼睛里就是他不动也得动,动也的动,他必须往下弄下去,他可以不弄周永康,周永康已经被曾庆红和江泽民提前出卖了,而被出卖 之后你习近平不动周永康,曾庆红和江泽民一定会动你的,你不过是个软蛋,而这个软蛋在他们的眼睛里,在胜者王侯败者寇的角度的眼睛里,必须不能留下你,你 今天的软蛋只是给他们处理掉你自己的一个借口,这是我自己的看法。

因为在今天这件事情在国际媒体当中反应非常强烈,我看到另外一家媒体就是日本的媒体,BBC的记者把日本的媒体对这件事情的分析拿出来,他就很有说 法。这里我特别要先跟大家讲到,日本媒体在有关江泽民的派系和薄熙来的派系这个过程当中他扮演了一个非常特别的一个角色。日本媒体对薄熙来有着深厚的感 情,在薄熙来出事之后日本媒体拖了很长时间才报道相关的内容,而在报道内容当中对薄熙来非常的有关照,这是我在过去的节目当中一直跟大家讲,所以我一直认 为这背后是有故事的。

BBC在报道有关郭永祥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引述了日本媒体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题目叫做《郭永祥或预示着中共一轮新的权斗》。他首先提到《产经新闻》 报道了这件事情,而时事通讯社也转发了新华社的内容。文章紧接着讲说,日本传媒的关注可能都源自于《产经新闻》的一篇报道,这篇报道的题目就叫作“江泽民 派系的高官因为腐败而下台,或示新的权力斗争的前兆”。引述中共内部的消息讲,中共高官的秘书们之间从今年五月起就已经流传郭永祥违纪,正在接受中纪委的 调查,现在公布于众意味着嫌疑已经被确定。

报道认为今后可能被调查的内容是零六年到零八年,郭永祥出任四川省的副省长时的受贿的情况,这个时间概念是避开了周永康的概念,避开了他作为周永康 秘书那一段,所以日本媒体出现障眼法的说法。文章讲郭永祥是众所周知的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派系的重要人物,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心腹,知道很多周永康的秘 密,是目前在公安司法部门仍然有很大影响力的周永康最信赖的人之一。

在日本媒体的这篇报道当中再一次提到周永康今天在政法委系统的这种影响力依然存在,这个说法其实可以延续到曾庆红,因为周永康、曾庆红整个他们都是原来的石油系统的人,曾庆红在国安的部门有相当的力量,包括他影响香港势力,这里我为什么这么提呢?

大家知道从五月三十一号,习近平出访,同一天杜斌被抓,杜斌被抓的理由是有关《天安门屠杀》这本书,但是他之前拍的片子《小鬼头上的女人》却揭示出马三家的内幕,马三家揭示出有关劳教所和法轮功被迫害的内幕,这部分却是江家帮的死穴。

而有关劳教这种政策的改变是习近平上 台之后授权于孟建柱出现的变化,所以就会看到,习近平与江家的人马之间的冲突在劳教所问题上就已经有表现了,在杜斌拿出《小鬼头上的女人》揭示马三家罪恶 时我们看到杜斌并没有被抓,因为这有习近平他的政策在先,而有关六四这件事情习近平没有明确的政策,所以也就变成了大家是一样的概念,这样的话,借着这件 事情抓了杜斌。

而六月三号习近平的朋友陈平在香港被打,采取的手段是非常专业的手法,这个被我认为这是江家的人马间接警告习近平,因为陈平被打没有任何理由,陈平 自己是生意人,对外的亮相是他与习近平之间有着非常默契的家族之间的这样的友谊,在陈平的办公室里有他与习近平的照片,打陈平就等于打习近平。

如果说陈平自己个人的事情而引来了一些敌手的话,就是他出手的出版物香港《阳光周刊》,这个出版物揭示了一些中共的内幕,可是这一周刊却在上个月已 经停刊了,暂时停刊了,已经不再出了,那他已经宣布不再出之后再把陈平打了,那就跟这个刊物应该没有关系,唯一能够解释的,打他出于公众的效果就是打习近 平,又没有杀掉他,而手法又是专业的,这就是警告习近平,这就是我的看法。

另外一个就是六月七号的厦门公车案,这是习近平工作过最长的地方;而六月九号传出薄熙来的钱袋子徐明在监狱里死亡,这些都是让人们想到的是中共内部 的权斗,想到的是中共内部权斗之中动用了一些专业人士来杀人,杀掉对手,而这样的一连串的动作被威胁的是习近平,对吧。按照日本媒体这句话在公安和司法部 门依然有着很大影响力的周永康,就迎合了那件事情,而周永康到底有多大的指挥力量,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所以这就是我想说在整个过程当中我们看出来有这 样的内在的东西在里头。

这篇文章最后是这么说的:郭永祥的案子被怀疑是继薄熙来之后中共新的一轮的权斗前兆的理由,应该是可以这么讲,但我看来是习近平跟江泽民之间的冲突。他说是在中国的金融和建设部门等高官贪腐频繁的圈子里,离开了党纪部门负责人四年之后,郭永祥才在文联主席这个闲置上被追究,问题显示出是中共体制内部的权斗的背景,这个我觉得是非常对的。

但是最后他说了这么一段话,他说去年十一月份启动的新的政权展开了全国性的反腐运动中,因为经济下台的副省长、副部长高官都是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前总理温家宝派系的人马,这一次却是习近平与关系密切的江家帮派系的成员沦为被查对象,有看法认为这可能是来自于胡锦涛派系的反击。这段话基本就是胡说了,什么人在指使日本媒体这么写?

习近平上台之后下来的三个副省长副部长的官都跟周永康有关系,跟胡锦涛没有关系,跟温家宝更没有关系,胡锦涛本身就不是一个胜任权斗的人,胡锦涛在 他的整个任职期间就是处于一个被挨打,被栽赃的这样一个位置上。温家宝有他自己人性的一面,但是温家宝的整个改革派系,我们知道在薄熙来这件事情上就已经完全被中共的体制给抛弃了,除了一个汪洋和马凯,其他都被抛弃了,而这种理念的存在是因为温家宝干掉薄熙来之后,引起了太子党的这种反扑,在我看来,所以就变成了温家宝干了好事没得好报,在我们看来有这个意思在里头,实际改革派也就不存在。

而拿下这些官根本就不是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人,但他为什么这么说呢?他铺垫着后面的话,这一次是与习近平关系密切的江泽民派系成员沦为被收查对象。这 根本不成立的,从去年开始整个过程中已经不成立了。习近平已经明确的跟江泽民之间已经对上干了,如果不对上干的话十八大政治局常委的人马是江泽民的人马, 习近平何不仰仗政治局常委,而又另成立一连串的委员会,直接对抗政治局常委的人马,干嘛呢?习近平何不跟张高丽、刘云山齐齐亮相,表示一体呢?

所以这根本都是不存在的,这就是我说作为日本媒体来讲有他自己的目的,但是他反映出来的是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达到了一种白热化,江泽民的派系跟习近平的派系已经打斗非常激烈,这是事实。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