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4日星期日

薄熙来案情最新进展(细节被披露)


薄熙来事件已是中共最近二十年影响最大的一次党内权力斗争,与陈希同、陈良宇案不同,除了单纯的贪腐和权斗因素外,薄案有更复杂的背景。在中共执政 合法性面临挑战,社会思潮分歧的当下,薄熙来(专题)以“唱红打黑”的民粹主义回应挑战,在体制外集结了一大批同样情绪激烈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使薄熙来的 被整肃,增加了路线斗争的维度。

  据本台得到的独家消息,薄熙来案将很快在山东济南开庭审理,他将被起诉的罪名,除了六七百万的“受贿”外,可能还有“滥用职权”等罪名。

  薄熙来的直系亲属中,谷开来因杀人案被判处死缓,而其幼子薄瓜瓜和案件有牵连,系该案证人,且身在美国,因此,目前参与处理薄熙来法律事务的包括薄熙来的长子李望知(前妻李丹宇所生)、薄熙来的兄弟姐妹等。

  薄熙来被正式刑拘后,一直被羁押在秦城(公安部看守所),一个月前,该案已经移交给山东检方,山东方面已经派员进京阅卷,为庭审做准备。按惯例,该案一般将在山东法院审理。薄目前人还在北京,据说可能在开庭前才押解山东。

  薄熙来去年底被批捕后,李望知收到了专案组转来的薄熙来在重庆的工资卡,而薄熙来的妹妹北大学者薄小莹则收到官方送达给嫌疑人家属的司法文书,并出面为薄聘请了律师。

  本台采访了部分薄熙来案的知情者,还原了去年3月15日,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后,被审查、双规、刑拘、到批捕再到最近即将开庭的过程。

  隔离审查

  去年3月14日,两会发布会上,温家宝总理在回答最后一个提问时忽然回应了王立军案,并重提中共“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暗指重庆薄熙来路线涉嫌复辟文革。温家宝的发言,虽然略有突兀,但应该是执行政治局的决议,并非仅是个人好恶。

  1月底,徐明、马彪、于俊世等薄、谷的亲信,先后飞赴重庆,劝和王立军与薄熙来不成,当时就传出重庆将出“大事”(本台和纽约时报曾有报道)。

  2月6日,王立军进入美领馆,而三人则搭乘徐明的私人飞机,经过香港飞往澳洲避风。三人中,至少徐明很可能已经得知了谷开来的杀人事件,薄熙来是否知情,何时知情,当是争议焦点。

  在此之前,薄熙来在王立军事件的政治责任,曾有将薄熙来调往政协出任副主席“软着陆”的传闻,此意应该已向薄熙来传达过,因此,2月底得知局势已经安稳后,这些人又陆续回国。

  以此推论,至少在当时,王立军所举报的谷开来案件,应该还未被最高层所知,或者最高层有意稳住局面。3月14日晚,温家宝记者会后,徐明、马彪、于俊世,以及重庆各系统共数十人陆续被专案组人员抓捕。

  第二天,官方宣布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两会重庆代表团也飞回北京,传达中央关于薄熙来的决议,并要求表态。

  当天,薄熙来开始在东四的四合院家中接受党内审查,应该是某种形式的“监视居住”,知情者说,他在警卫戒护下被隔离,可以在院中散步,也可以会见家人。

  知情者透露,3月15日,得知事件新发展后,薄熙来幼子薄瓜瓜从美国赶回北京,并被隔离执行者允许见到了薄,据说薄说,“你回来做什么,马上走”。第二天,薄瓜瓜即赶回美国,并未受到阻止。

  双规、刑拘和批捕

  薄熙来在东四家中的居家隔离审查持续了不到一个多月,本台得知,4月9日,薄熙来被送往中南海,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与其正式谈话。

  贺代表中央宣布了对他的双规决定,有传言说,当天,胡锦涛可能也接见了薄熙来。随后,薄被送往协和医院做了体检,当天晚间,他被送往中纪委在怀柔的一个办案点正式双规。

  第二天,北京通过官方新华社宣布,停止薄熙来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由中纪委对其立案调查。

  随后,薄熙来开始了近半年的的双规。去年9月28日,官方宣布,中国政治局决议开除薄熙来党籍、公职,移送司法机关。10月26日,全国人大罢免了薄熙来的人大代表职务。

  在薄熙来被正式褫夺人大代表职务前,对他采取的“双规”措施一直有争议,北京的大学教师王铮等支持者一直质疑这一做法的合法性。

  薄熙来应是10月26日之后,结束了党内家法的“双规”,被正式刑事拘留,被移送秦城公安部看守所。

  去年底,薄熙来北京市高检正式批捕,批捕的罪名不得而知。一般来说,高官落马后,正式批捕一般会安排新华社发稿,所以薄案并未如此,或者是因为他最后被起诉的罪名,仍未最后被各派系所议定有关。

  由于案情重大,牵涉太多,薄熙来案件调查进程一直处于严格保密中,各种传言不断。

  去年五月份,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去职,后贬任供销总社副主任,今年,中纪委副书记王伟被贬至国家三峡办副主任,据称均和薄熙来案件有关。

  薄并未自杀

  一年来,海外网站以及北京都有传言,绘声绘色地描述薄熙来在被双规后,情绪低落,对抗审查。去年底,一度有传言他蓄须明志,不愿配合调查,甚至大声呵斥调查者,声言要见胡温等,更一度有传言说薄熙来以绝食抗议甚至自杀的传言。

  北京消息人士称,由于对薄的调查高度敏感,薄熙来家族成员对调查内情所知也基本限于社会传言,因此,传出薄熙来薄熙来绝食的消息后,薄家属非常担心,由薄小莹牵头,给中央中央写信要求澄清,中央是否有回复不得而知。

  不过,中枢还是进行了安抚。薄熙来被刑拘之后,薄小莹委托了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贵方律师、王兆峰律师作为辩护律师。

  谷开来的家人(范承秀),薄熙来的长子李望知均试图为薄聘请律师。最后,李贵方律师获得了各方的接受。

  李贵方从业于北京知名律所“德恒律师事务所”,他是该所的合伙人、副主任、党支部副书记,该所原本是司法部直属的“中国律师事务中心”,该所主任与薄熙来三弟熙成熟稔,但李贵方与薄家并无渊源。因此,有律师认为,他属于官方放心,薄家能接受的律师。

  通过李贵方等律师的几次会见后转述、沟通,薄家对薄熙来的基本情况有所了解。

  知情者透露,薄熙来虽然情绪低落,但并未有绝食,蓄须等对抗调查的行为。此外,据传闻,调查过程中,薄一度对谷开来杀人事件的真假,以及调查可信度多有质疑,专案组陆续提供了谷开来案的视频、证据等。   薄熙来是否在谷开来案中,是否涉嫌 “包庇”或“滥用职权”等罪名,或将在庭审中成为检方、辩方攻防的焦点。虽然对刑期影响不大,但对案件最终定性关系重大,并非法庭能做最终判断,估计只能由最高层拍板。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