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0日星期六

定时炸弹:三峡大坝!

图为因建三峡大坝而被爆破的千年古城,远处江面的礁石就是秭归老城的胜景“九龙奔江”
号称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长江三峡水电工程,未见其利先见其害,不仅带来生态环境安全隐患,更因为移民安置过程中腐败现象层出不穷,成为民怨一大源头。国务院近日公布《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衞条例》,全面加强对大坝的维稳力度,戳穿了所谓大坝“固若金汤”的假象。大坝于二○○六年建成后,由武警部队而非一般警察驻守,安全戒备已是最高级别,然而当局还是觉得不安全,今次将三峡枢纽范围划分为海、陆、空三个保衞区,实行出入限制,所有飞行活动必须得到批准,包括热气球、飞艇、动力伞、滑翔伞、三角翼、无人机、轻型直升机、航模等活动,连放孔明灯及风筝都不例外。当局如临大敌,据说是担心有人炸坝泄愤,而专家则指出,大坝最脆弱的地方,只要数十公斤炸药,足以造成严重的破坏,威胁长江中下游两岸数以千万计居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
急功近利 天怒人怨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三峡工程早在构思之初已争议不断,不少有识之士认为弊大于利,坚决反对兴建大坝,著名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晚年病重,仍呼吁三峡工程不能上马,并预言即使建成了,终有一天要炸掉。事实证明这并非危言耸听,自大坝建成后,长江中下游连年出现反常天气,不是大旱就是大涝,而且库区不断诱发地震,○八年汶川大地震和今年的雅安地震,不少专家都指可能跟三峡工程有关,民众的质疑和不满也愈来愈大。国务院也不得不承认,“三峡工程发挥了巨大综合效益,但在移民、环保和生态、地质灾害方面存在亟需解决的问题”。

更不堪的是,在移民安置过程中,腐败现象频发,早前四川奉节江南乡爆发官民流血冲突,就是因为村民的安置费被当地官员私吞。有的地方官员甚至将移民改土工程承包给“自己人”中饱私囊,建成“豆腐渣”工程,残民自肥,激起民怨。当局担心有人泄愤炸坝,显然并非杞人忧天。事实上,由于针对大坝工程质量的质疑不断,官方对大坝安全信心也不断降低,由当初声称的固若金汤“可抵挡万年一遇洪水”,改为“可防千年洪水”,其后改为“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其实大坝能否存续百年,实在令人怀疑。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古时大禹治水,不是堵截,而是疏导,将洪水引入江河,再导入大海,终于消除水患。当今政府对大自然失去敬畏之心,急功近利,以为人定胜天,硬要反其道而行,最终埋下隐患,惹来天怒人怨。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