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9日星期五

再也隐瞒不了了,官方承认三峡隐患

中共官方首次不为三峡工程辩护 承认形势严峻
7月17日,中共国务院法制办在法制信息网上公布了《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规定,禁止在三峡枢纽空域安全保卫区进行无人机、轻型直升机、航模等各种飞行物件升放或者飞行活动。
征求意见稿规定,将陆域安全保卫区划分为限制区、控制区和核心区,将水域安全保卫区划分为管制区、通航区、禁航区,并确立了有针对性、有区别的安全保卫措施。

陆域、水域的安全保卫措施主要有:根据不同区域的安全等级,采取不同的出入管制和检查措施;明确了在陆域安全保卫区活动的车辆和人员、在水域安全保卫区活动的船舶和人员应当遵守的各项规定;明确了安全保卫区内危险物品运输的特殊规定;规定了对非法进入三峡枢纽安全保卫区域的车辆、船舶和人员的处置措施。

据媒体报导说,长江三峡水利枢纽的安全运行直接关系下游防洪区域1,500多万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早在2012年11月,三峡海事航道局在仙人桥基地曾组织召开三峡坝区船舶溢油暨交通战备应急演习讨论会,并结合演习脚本实施代号为“碧江行动2012”的交通战备应急桌面推演。

媒休报导“变迁”:从“固若金汤”到失望

2006年建成的三峡大坝,其工程质量一直受到质疑。而在这近21年中连续报导着也从最初的“固若金汤”到失望。

2003年6月1日,《新快报》报导了题为《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的文章,文章称:“三峡工程从1993年开工至今,已经对13万多个单元工程进行了质量验收。每年的质量验收合格率都是100%。”

到了2007年5月,《文汇报》刊文题为《三峡大坝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

2008年10月,新华网报导题为《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

而到2010年,CCTV新闻转述长江水利委官员的话说,今年不能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到大坝上。

齐岳山东北断裂是三峡最大的地质隐忧

大坝建成后崩岸明显增加,截至2007年9月三峡库区共有各类崩塌、滑坡体4,700多处,其中627处受水库蓄水影响,863处在移民迁建区。

高级官员和专家学者2007年9月25日在武汉召开研讨会,讨论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建设与保护工作。专家表示,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安全存在诸多新老隐患,如不及时预防治理,恐酿大祸。这是官方首次一改以往为三峡工程辩护立场,承认形势严峻。

今年1月,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发表标题《齐岳山东北断裂是三峡最大的地质隐忧》的文章说,对三峡水库而言,危害最大的是构造型地震。在第二库段仙女山断裂、九畹溪断裂、建始断裂北延和秭归盆地西缘一些小断层的交会部位,有可能诱发水库地震。

据财经网《安邦谘询:三峡工程正在成为一个无底洞》文章说,三峡工程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超级工程之一。它不仅投资巨大,而且遗留的问题众多。尤其引人关注的是,三峡工程在中国引发的争议也前所未有,以至于它在2009年全部完工的庆典上,居然没有一位中央级别的领导人到场祝福!这在中国是极为罕见的。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