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7日星期三

清华大学的教授,就这水平!

清华大学的教授,你TMD还是人吗?陪酒女,妓女就可以被强奸,因为危害小……被强奸的不是你家里的姐妹吧!

李某某轮奸案越来越有趣了,自从梦鸽决定要无罪辩护的之后,先是前任律师受不了梦鸽的紧逼,抽身而去。新任律师宣布要进行无罪辩护,先是说酒吧有错,又说宾馆有罪,接着酒水成了祸首,后来终于又有一个令人无比惊诧和无语的理由:受害人是陪酒女。
李某某轮奸好像怨天怨地怨天气,唯独不怨李某某,所以李某某是无罪的。李某某只有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在一个正规而规范的酒吧,在没有喝酒的情况下,在野地里而不是在宾馆,强行和一个女子发生性关系才是强奸,不然的话都统统不算数。

这还不算完,即便满足以上的条件,李某某并不是和所有女子强行发生性关系都算强奸,例如和“老师”,例如和陪酒女。这些人,他强了就强,奸了就奸了,不强白不强,不奸白不奸。

这是梦鸽的逻辑,也是她委托的两位律师讼棍的逻辑,这是不是法院的逻辑?让我们拭目以待。

当 全国人民都在气愤填膺又忍俊不禁的时候,中国又突然冒出来一个活宝,此人竟然是清华教授!所以教授这些年被称为“叫兽”,白白的认识几个字,其实都是些草 包脓包神经病精神病白痴,要不就是一肚子坏掉的下水。让我们来看看这位清华叫兽的高论。他说:即便是强奸(还不一定说不定),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 危害性要小。

这位清华教授没有梦鸽幼稚,他没有明火执仗的敲明叫响的说李某某无罪,他敲敲边鼓旁敲侧击,他迂回包抄的来捧哏和唱 和梦鸽及其新任律师的无罪说。这个更阴险更厉害,李某某怎么会无罪开释呢?就这样慢慢的一步步就无罪开释了,就如剥竹笋,就像切香肠,弄到最后,也许受害 人会变成加害人,轮奸者会成为被撸出精虫的无辜少年。

说实话,梦鸽和律师的逻辑不容易被接受,稍有法律常识都会嗤之以鼻,即便是 社会大众也无不知其谬误,更不用说法院里面精通法律的法官了。如果没有人为其“释义”,为其“圆说”,阐明其“内涵”和“外延”,深文周纳,说句直白的 话,梦鸽和律师如果没有掮客皮条客的穿梭和媒证,是万万不能成其好事的!

这不由让我又回到陪酒女的概念上来,梦鸽律师在开无罪宴喝无罪酒,很孤独很无聊,喝的索然无味味同嚼蜡,吃的食不甘味食不下咽。他们需要陪酒女,需要暧昧的氛围和滑向下流深渊的暗示。

这时来了一个清华教授,眼镜斯文,衣冠楚楚,他用清华的虎皮和教授的人皮来作陪,他用“陪酒女不是人”的惊世说辞来开脱李某某的罪责,让梦鸽和律师终于找到了名正言顺的感觉,信心大增,顿时开怀畅饮起来。

当 清华教授对陪酒女的贞操人格大加鄙夷的时候,他不知道吗?强奸罪里没有强奸陪酒女甚至妓女罪轻无罪的法定情节。你是个什么教授呢?为什么强奸陪酒女社会危 害性就小呢?强奸就是强奸,只要受害者是人,就再也没有也不应该有任何的区别,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意义和精髓,看来我要给清华教授扫扫盲补补课了!

若论危害性的大小来定罪,李某某更应该重判重罚,因为他伙同其他四人轮奸一女,造成普天之下的汹汹大议,其危害之大持续之久实难一言以蔽之,难道说危害性的大小只针对受害人自己吗?对整个社会芸芸大众的伤害就可以等闲视之忽略不见吗?

清华教授当然知道这些,明白这些,只是他选择了无视,他只看见了无罪和罪轻的东西,只看见了李某某,只看见了梦鸽和两个律师,因为他只做了这几个人的“陪酒女”。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