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9日星期二

天安门广场,惊悚一幕

乱了,乱了,全乱了套了……
 近日,中国上海、浙江、湖北、黑龙江等30多位访民到天安门撒传单喊冤,现场民众高喊口号,数千份传单像雪花一样飘散在天安门广场,访民的突然行动,让北京便衣公安忙翻。

数千份传单飘散在天安门广场

从视频上可以看到,访民将一把把写有自己冤情的传单撒向天空,那些躲藏在四周的北京便衣立即从四周冒出,迅速控制访民,多人控制一人。此时,“打倒腐败、还我人权”的声音此起彼落,掉在地上的传单,被带红袖章的人立即清理。

来自上海的袁荣明、王震熙、杨力、陈华香及浙江的杨云彪、沈志华、王群兰等30多人先后在7月1日下午1点多及7月2日下午5点左右,到天安门广场喊冤,现场有的访民穿着状衣,有的拿着亲人的遗像,有的举牌。

上海访民王晓平对大纪元记者说:“当时场面非常大,大约有三、四十人,大家非常激动,有上海、浙江、黑龙江等几个省的访民,高喊着口号,访民撒了几千份传单,现场年轻的便衣不下百人,他们怕围观民众拍照,用伞或帆布帐篷,把访民蒙在帐篷里。”

原本王晓平准备登上天安门城楼跳城楼来控诉当局的腐败。但因上海访民陈惠英在天安门城楼成功抛撒传单后,现场安检立即升级。

王晓平说:“我准备以跳城楼的方式,控诉地方政府这种腐败现象。当陈惠英一个人成功进去撒传单后,第二个浙江男访民进去就开始搜身,不论男女,把衣服撂到胸口上,从上摸到下,包括你的隐私部位,人格丧尽,我看到非常气愤。这样我带着材料又回到金水桥上撒传单。”

马家楼和久敬庄人满为患

因“七‧一”期间,马家楼和久敬庄人满为患,这些访民抓到天安门分局后,被送到久敬庄,最后被要求自动离开。王晓平表示,那几天,马家楼和久敬庄的访民都爆满,公交车一部接一部,不停地来回运送,全国各地的访民都出现在北京。

据《维权网》报导,截止7日晚上9点,马家楼里的访民已被关72小时以上。江苏、福建、贵州等省的不少访民把分得的馒头扔了一地,以示抗议他们不能自由走出马家楼。

该报导引述被关在马家楼里访民的话讲,每天都有不少人被“接”回去,但每天又有不少访民被送进来。因几层楼都关有访民,被关访民人数难以准确统计。据关在马家楼里的访民讲,7日楼上楼下约关有4,000人。

沈志华带着7岁儿欲跳城楼

浙江访民沈志华带着7岁的儿子,先后在1日、2日及4日到天安门撒传单。据《六四天网》报导,沈想带儿子上城楼撒材料后跳楼,母子俩愿用生命捍卫法律的尊严。

52岁的沈志华,20多岁到深圳打工,因为聪明和勤劳,当了部门经理。后因村里侵占她家的口粮田,其辞职回家维权,多次被抓被打及关押,去年曾被强行送入精神病医院。

沈志华对记者说:“我有两个孩子读书,一分钱都没有,我无法活下去,我带着儿子准备上城楼跳楼,但那里安检太严了,我就去天安门撒材料,五、六个便衣对付我一人,掐我脖子,地方不把我们当人看,随时打压访民。”

她表示,一共有30多人去撒传单,有上海、浙江、湖北的访民,还有些不认识的访民,被分别押上好几辆警车,她那辆警车坐了十七、八个人。

对于访民前仆后继奔向天安门喊冤,王晓平表示,访民为了自己的权益跑到北京,反映当地政府的腐败和黑暗,这个政府带给老百姓的创伤,导致访民生活非常困难。这体现了中国法律有法不依,丧失了人权,这说明中国的根都烂了,不知哪天会倒?那旗子还能飘多久?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