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4日星期日

邪教下党指挥枪,杀些人们算什么?


网民:“找不到忠实的部下替他们杀人”!因为没有人愿意背负屠夫的罪名!前苏联军队在那一时期的表现让世人敬重。 近日,《红旗文稿》发表一篇题为《苏联军队“非党化”的历史悲剧》的文章,作者李桥铭,是中共的少将,任中共广州军区第41集团军参谋长,此文被中共多家 官媒作为重点文章推出。因此引起海内外媒体和网民的热议。

此文认为:拥有近2000万党员和530万军队(其中军官130万)的苏共是自我否定、自我缴械,才丧失政权、亡党亡国的。

此文还认为:20世纪80年代,戈尔巴乔夫开始推行改革。对军队的改革从削减军费开始,进而对其使命任务和体制编制进行调整,主动放弃了对军队的领导。为表现“新思维”,并树立改革形象,戈尔巴乔夫及部分苏共领导人刻意与军队保持距离。

此文提到了前苏联解体与退党有关:特别是全苏第三次人代会通过的《关于设立苏联总统和苏联宪法修改补充法》,从法律上剥夺了苏共领导和指挥军队的最高权力。由此,苏军内部刮起了“退党风”,特别是年轻军官的主动退党“最终汇成洪流,包括空军司令沙波什尼科夫也弃党而去”。

这篇文章最引人关注的是,作者借用美国一个作家在《苏联军队是怎样崩溃的》书中的一句话,表示了在中共危亡的关头,他会去为中共卖命而杀人。

对此,法国广播电台驻上海特约记者曹国星评论说:这位少将的发言,赤裸裸地将拒绝镇压民众的前苏联军人、克格勃突击队等,指责为苏联解体的罪魁。他 甚至杀气腾腾地引用一本美国人的当代史著作说,在决定国家命运的危亡关头,苏军国防部和总参谋部“许多军官坚决支持紧急状态委员会,然而他们找不到忠实的 部下替他们杀人”。这位少将似乎在向强硬派缴纳某种投名状,他愿意作为军队镇压抗议民众,做阻止政治转型的“忠实部下”,愿意“替他们杀人”。

该文在网上也受到许多网民的讽刺和批评:

-你仔细读一读这位指战员暗藏了什么话,戈尔巴乔夫“对军队的改革从削减军费开始”,名义上说要反对非党化,实际上是要钱。

-“找不到忠实的部下替他们杀人"!他们怎么不自己亲自动手?因为没有人愿意背负屠夫的罪名!前苏联军队在那一时期的表现让世人敬重。

-找不到忠实的部下替他们杀人,这难道是悲剧吗?如果相反,那才是真正的悲剧,我们不是没发生过!

-长官问:「为何找不到忠实的部下替我们杀人?」卫兵答:「报告首长:喝特供伏特加的肝硬化,睡喀秋莎文工团的还没醒,一大批请假回西伯利亚老家抗强拆去了!」「剩下的呢?」「剩下的都在写揭批美帝华修的报告,没空杀人!报告完毕。」

-真是奇了怪了,苏联帝国解体,全世界人民都认为是好事情,俄罗斯自己也在为极权的死亡庆幸,为什么维独中国人扼腕蹙眉啧啧惋惜呢?你们想从希特勒的毁灭中找到一些什么教训捏?

-太血腥了,我一直觉得,如果中国的教育不改变,中国将最有可能成为世界的新纳粹。而悲哀的是他们觉得他们所想的,也是别人所想的。

-没有共产邪教,才有新俄罗斯。你去问问俄罗斯人有多少愿意回到共产邪恶时代?共产邪教被送进坟墓是俄罗斯人民的大幸。

-因为不能找到部下为他们杀人民,所以苏联就亡了。靠杀戮维持的政权,有存在的必要吗?

-正是因为苏共放弃对军队的领导,所以在“苏共”危急关头军队袖手旁观,而不是“国家”危急关头军队袖手旁观。参谋长逻辑能力不行呀。

-前苏联军方没有阻止苏联解体,这正是苏联军队伟大地方。

-不是历史悲剧,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归宿!土崩瓦解的只是一个魔鬼的幽灵,换来的是属于人民的明媚春光。只有魔鬼幽灵的同类才会有兔死狐悲的哀鸣!

-共产主义才是人类最大的威胁,它比基地组织的恐怖主义危害还要大,是泯灭人性的罪恶之源。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