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7日星期三

特权思维注定了李家的悲剧

李天一:“爸,你唱错了,应该是‘红星闪闪亮,照我去轮流发生性关系……”

    继第三任律师依照委托人的意图发声明指出,“媒体不仅有义务爱护和保护未成年人,有义务爱护和保护大半 生为人民群众带来歌声和欢笑的老艺术家们”后,媒体又爆料,李家人对涉案女子是否为酒吧陪酒员产生疑问,进而要求律师做无罪辩护。这让李双江之子涉嫌轮奸 案再次陷入舆论漩涡。
    如果说,李双江之子肇事,主要原因在于其本人不遵纪守法,李双江作为监护人有监护不力的责任,但也值得舆论 同情,但是,事发至今,李家人对此案的态度,以及采取的一系列应对措施,却令舆论对老艺术家的做派充满厌恶哪条法律规定大家有义务保护老艺术家,难道老艺 术家就高人一等,犯了错也要保护?哪条法律规定强奸陪酒女就不是强奸,谁给老艺术家这样漠视底层人尊严、权利的权力?

    据媒体报 道,“在李某某刚被逮捕时,李家人便有疑问涉案女子是否是陪酒员?李家人从李某某本人口中得知,案发当晚,李某某身边并非只有涉案的5人,离开酒店及到达 后,女孩并没有反抗……李家人认为,这么多人能在场证明,酒店也有监控,因此要求做无罪辩护。”李家的第一反应,其实注定了这个家庭的悲剧:强奸陪酒女, 就不是强奸,这居然是生活在现代社会的艺术家、将军家庭的判断,可见其特权思想之浓,他们歌唱人民,却根本不把人民放在眼里,更不会想到在底层的边缘人也 有尊严。按理,他们更应懂得法律,更应和老百姓有血肉联系。

    分析李某首次肇事和第一次肇事后又迅速第二次肇事,都与这个家庭给子女的“特权教育”有关:不是吗?未成年的李某为何可以驾车?这不是明确告诉他,他拥有和其他孩子不一样的权力吗?为何可以嚣张的打人?这是不是因为其觉得自己老子可以摆平一切?

    作为一个负责人的监护人,一个令人尊敬的艺术家、公众人物,李双江本来应该反思自己的家庭教育责任,并进而改变对子女的教育方式方法,比如,在其收容教养出来后,不应该让其再开车,要过问其朋友交往,监督其不能进入娱乐场所,可这些根据目前的媒体报道,都看不到。

    而 现在第二次事发,李父母应该痛定思痛,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处理孩子的案件时,李家继续沿用特权思想。这不是在救孩子,而是在进一步害孩子。孩子违法犯 罪,就应该依法接受相应的惩罚,对于年轻的李某来说,如果能接受惩罚,认识并改正错误,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未来还长着呢!而如果想办法让其逃脱罪责,很 可能将其进一步推向深渊。

    李家当然有权利对孩子进行无罪辩护,但这必须基于事实,而不是颠倒黑白,更不能制造伤害被害者的言论, 姑且不说被害女孩是不是陪酒女,就是其是陪酒女,难道就可以随意侵犯吗?说白了,纵然对方是性工作者,只要其不愿意,强行发生性行为,也是强奸。再退一万 步说,纵然对方自愿,6个人一起轮流发生性关系,这也是聚众淫乱罪。李家可能称这是辩护的一种策略,但必须明白,死扛自己无罪,就是不知罪不悔罪,一旦罪 责确定,就不可能减轻惩罚。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这是李家的私事,但李作为公众人物,在处理子女问题中的表现,不仅反映个人的素 质,还影响着其所在机构的声誉,同时会产生很坏的社会示范。尤其是当其一些言行挑战公众良俗时。鉴于李家在未成年儿子肇事之后的行为(宣扬特权、歧视老百 姓、漠视受害者),已伤害了其所在机构的声誉,建议其所在机构启动伦理调查。就如哈佛前校长曾发表歧视女性的言论,就遭到教授投票逼其辞职一样,作为系主 任、将军、公众人物,其言行必须符合社会基本规范。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