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5日星期三

中共会短时间内解体?

难道他们是一副败家之象?

封从德在《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增订版中发表了对于八九民运的整体看法、对于各种质疑的回应以及对于柴玲的回忆与分析。他认为八九民运之后再也没有中转站,中共唯有解体一途。 六四24周年前夕, 流亡美国的八九民运学生领袖封从德在香港出版《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增订版。作者根据近年获悉的最新六四信息,对2009年出版的该书初版做出一些修订,并随书出版增订手记《史实与史识的求索》。封从德接受了德国之声电话专访。

德国之声:您1989年出版的《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 ,详细介绍了六四学运的过程。请问新版中增补了哪些内容?

封从德:增补的主要内容有四万字,分三个部分。一是对八九民运的总体看法;二是,我的书出版后让一些人感到不安,他们有一些公开的质疑,我有必要进 行回应;三是关于柴玲的回忆。大家都知道我们当时的关系,可以对照看她的书(《一心一意向自由》)和我的书,会发现既有接近的记录,也有差异甚至冲突的地 方。我做了一些分析。以前我不想说,但是看到她的“宽恕论”之后,觉得比较严重,我不应该再维护她。

这些年您为柴玲辩护做了很多细致的史实清理工作,为什么不再为她辩护了,她为什么发生那样的变化?


当年广场上的柴玲和封从德

她在偏离当初投身学运的理想。我以前做的史事澄清工作,现在和将来仍然有效。但是,她近年发表的“宽恕”论很不靠谱。我很吃惊,当年参与六四的基督徒尤其是牧师,都不大认同她的观点,或者只是部分认同。大家都认为,不能把爱和公义分开。

您近年来跟她沟通多吗?

在她的书出版之前,她跟我有过很多沟通。出版前一个月,她给包括我在内的当事人发了样稿。我很快做了回应,指出其中事实错误有一百多处,基本观点错 误有三百多处。她的书出版时有一定的反应,做了一些修改,但是大部分都没有接纳。“宽恕”论出来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什么交往了。

您在新书中对六四有什么新的评价?

八九民运的意义就不用讲了。历史性地看,1989年是世界共产阵营专制结束的开始。中国历史这两百年在做大的转变,所谓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倒 数第二站,没有中转站。从全世界的历史看,中共专制一旦结束,全球专制的历史就结束了,北韩、老挝、古巴等全都会灰飞烟灭。那时世界就大同了,人类可以考 虑世界政府的格局了。因此,八九民运在历史上占据了重要的枢纽。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关于平反六四有很多传言、期待和呼吁。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对此从来都是泼冷水的。从来不相信。我劝大家不要做这些梦。作为反对派,就应该本分站在民间立场,推动公民社会的发展。八九民运是中共惟一的改良机会,但是这个机会被他们用机枪坦克给消灭了。八九民运证明了中共是一个会杀孩子的政权。下一站就是解体,没有别的可能性。

如何解体?

往好的方面想,是学习蒋经国,放弃独裁。这是最好的想象,但也不是改良而是解体。只有习近平所谓的“邪路”,才是真正的正路。否则,萨达姆、卡扎菲等人的下场在等着他们。

他们自己也完全清楚这一点,所以拼命地转移资产和老婆孩子。美国西岸,主要就是靠中国官二代现金买房撑持着楼市。这里很多学校都是中英双语教学。


大多数民运人士对新一代北京领导层不抱希望

您对于八九民运有些哪些反思?

以前有当事人检讨自己的错误,但是方式比较特别,那就是“我的错就是没有去纠正别人的错误”。这种检讨的意义不大。我对八九民运的思考包括六个方面,除了上面所说内容,还包括这场运动达成了什么、我个人学到什么、缺一些什么、当时怎么做更好以及今后应该怎样做。

关于八九民运缺什么,我认为缺乏知识、纲领和训练。这三个方面都是中共文化暴力的结果。强制性的洗脑政策下,教育、文化、新闻等被控制。反抗人士也 不经意地使用中共话语系统,犯一些历史知识和政治常识的错误。因为这些缺乏,有机会我们也抓不住。我也想用这本书提醒读者,每一个人都应该自我反省,看看 有没有受到这些精神奴役。

接下来您还准备做什么?

有精力的话,我会梳理一下1991年召开的十七个流亡学生会议的纪录《回顾与反思》。这需要很多时间、大量史料及史学功夫。同时我也继续做“天安门 民主大学”的工作。我还会花更多的精力办中文学校。希望能够通过办学让国内的人摆脱中共文化暴力,让人们认识历史,因为百年民运是一脉相承的。

(原标题:封从德:反对者的本分是民间立场)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