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日星期六

也谈海南校长携小学生开房案

陈武权 律师

愿意代理海南万宁性侵小学生案件的7名律师
2012年初,我因写了《中国法治路在何方》、《丑陋的特权人》等文章揭露汕头公检法司610等五部门的不法行为,而被列为问题律师。同年五月份,当我拿到陈光诚侄子的授权委托书时,广州司法局及时卡住了我的律师证。

为了生活,我到处找工作。但企业一般只招35岁以下的。

此时,才发现,年过35的我,除了懂点法律之外,其他一无是处。同时,自由散漫的我,也注定成不了民主斗士。

于是,我多次向相关部门做检讨,保证以后不再接触敏感案件,希望能恢复律师执业证。

从此,我不再参与敏感案件。

我的改变,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认可。2013年4月,广州司法局通知我,考虑恢复我的律师执业证。

但在我还未能恢复执业之时,网上传出海南校长带学生开房事件......

近年来,幼女被性侵的事情时有暴光,这已不再是单个事件,它反映的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贪婪的XX们已完全丧失了底线,为寻求刺激,寻求享受,开始将毒手伸向小孩子。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只要校长主观上想与未满十四岁的学生发生性关系,且客观上实施了一定的行为,即可构成强奸罪。至于是否真正地发生了性器官接触,那只是犯罪形态的问题,是犯罪中止、未遂,或者既遂的问题。

但凭经验,海南当局可能会将该案定性为嫖宿幼女罪或者其他更轻的罪行。

不出所料,海南当局将该案定性为强制猥亵。

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跟王全平等律师去海南做我所能做的事情,尽我所能尽的力量。

5月20日,我抵达海南,毫不犹豫地在王全平等六位律师已拟好的控告书上署下自己的名字,接着跟随他们去检察院控告,并在网上呼吁知情人跟我们联系。

22日中午,终于有家长主动联系我们。经律师团协商决定,由我去跟学生家长见面。22日晚九点半,我终于见到了四位家长。看到家长愤怒又心痛的神情,我没有过多询问案情,而强调我们律师团来海南的目的是为了揭开事情的真相,还孩子一个公道,也是还世人的一个公道,因为我们律师团成员都是父辈之人,有必要为孩子的健康成长而努力。纯朴的学生家长们,很快就相信我,相信我们律师团,并决定委托我们作为他们的代理律师。但在委托书上签名时,几位家长不断地重复着问,会不会被打靶(打靶是海南话,意思是会不会被枪毙,即判死刑)?

晚十一点半,办完委托手续后,我坐船离开海南。

23日中午,我接到一位家长的电话,要求我们尽快介入,因为海南当局想尽快结案。

23日晚,我又接到一位家长的电话,要求委托我们。至此,就有五位家长同意委托我们律师团为其维权。

24日下午,接到家长电话说,有公安、司法等人威胁他们,要求取消委托律师,减少影响。他们可能被限制自由,甚至人身安全都会受到威胁。同时希望律师暂时不要过海南。

24日晚十点,接到家长电话说,有三位家长取消委托。

26日,接到家长电话说,剩下两位家长也取消委托。至此,五位家长全部取消了委托。

但,为了孩子,我们不会放弃,还会继续努力。

简单记录我参与海南校长携小学生开房案的全部情况。至于对该案感想,就不想再多说了。只想对校长说声,开房,找我!

最后希望司法局等相关部门相关领导相关孩子的父母,看在我为孩子能健康成长而努力的份上,恢复我的律师执业证。但如果海南校长携小学生开房案也属敏感案件,我保证下不为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5c250801017pxj.html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