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7日星期一

不杀刘志军,何谈中国梦


刘志军睡完红楼梦的13钗,梦醒时,中国梦展现在他眼前,乐观估计,他死定了!
小编按:刘志军案的确考验习李治理贪污腐败的决心和威望。以目前悲观的论调,只要他赔钱,交出说贪污的账款,物资,即可有“认罪悔改”之意,而被轻判。他并没有像薄熙来那样“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在起诉书中……习李欲带来国人(继续欺骗国人),实现中国梦,现在是让百姓醒,还是继续被蒙在鼓里的时候了。


看中国记者岳超综合报道)6月9号上午9点半,中共原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被控受贿、滥用职权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据大陆媒体报道,法庭上,刘志军受贿赃款及其滥用职权造成的损失被司法机关全部追缴。这其中仅房产就有374套,人民币超过8亿元。另检方起诉书中 的扣押内容显示,除房产和人民币外,刘志军贪污的赃款还包括:加元15万、港元8千多万等;股票账户9个,股票山东黄金27700股、佳电股份60万股、 300万人民币的理财产品;伯豪瑞庭酒店100%股份,汽车16辆,英才会所100%股权、智波公司60%股权,书画饰品612件,等等,让人叹为观止。 早前媒体热炒的性贿赂未进入庭审环节。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表示,看来中央判刘志军“死缓的可能性最大”。

在法庭上,刘志军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提出异议,而法庭检方在庭审结束时提出:刘志军坦白情节、滥用职权造成的损失和受贿赃款基本已挽回,可 从轻处罚;刘志军随后失声痛哭,称“本应该为中国铁道、中国梦做更多的贡献”。当天中午12时,审判长宣布休庭,该案未当庭宣判。

是否从轻处罚,检方、律师自相矛盾

值得关注的是检方提出刘志军有坦白情节,滥用职权造成的损失和受贿赃款基本已挽回,可从轻处罚。而官方为刘志军指定的辩护律师之一钱列阳则表示“在 这次案件中,刘志军并没有立功表现,也没有任何的检举揭发。在纪委调查时,刘志军都是如实供述的,包括纪委已经掌握的内容和并未掌握的内容”。钱列阳也向 媒体表示,律师为刘志军罪轻辩护理由仅仅是“他发展高铁,曾为社会作出贡献”。

刘志军的辩护律师当庭反驳检方给刘做出的从轻处罚的结论,并各执一词,这在庭审中实属罕见,也使得检方所说的从轻处罚的理由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 点。知名律师刘晓原发出致北京二中法院公开信,称本案卷宗达477本,但现场仅用三个半小时走完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最后陈述三个阶段,对法庭能否质证 证据表示怀疑,刘晓原认为“刘志军案是一起特大经济犯罪案,如此走过场的庭审,法律和司法尊严何在?”

该案的另一指定律师娄秋琴向媒体解释,此案在开庭前,在秦城监狱召集了庭前会议,而秦城监狱也是目前关押刘志军的地方。也就是说,在此次庭审之前,中共法院还专门对刘志军案件进行了庭审的“彩排预演”。

刘志军案受到的“特殊处理”引发了中国网民的热议。新浪名博"老榕"发表评论:“检方当庭提请从轻处罚,辩护律师称刘志军并无立功表现。可能真的拿 错发言稿了?”知名作家野夫也表示:“一到高官贪腐案,公诉人就软语呢哝,甚至帮罪人说情。一到煽颠案,公诉人就跟挖他家祖坟似的,旁征博引落井下石。”

刘案折射官员财产难以公开

在刘的贪污账款被公布后,前美国谷歌公司大中华地区总裁李开复在美国推特网上转发显示刘志军财产数目的图片,标题为“热烈庆祝刘志军成为首个公布财产的高官”,引发许多网友的认同和跟帖。

有新浪微博网友留言写道:在欢呼神十上天的时候,大家也在欢呼原铁道部长刘志军成了中国官员公开财产和收入的第一人(粗略说是374套房产,八九亿 人民币的样子)。更有人把两个罪人刘部长和陈水总(即厦门厦门公交纵火案的嫌犯)的各种情况一一作了比较:陈水总在6月14日被警方定性为“因自感生活不 如意,悲观厌世而泄愤纵火”,而其中一个“生活不如意”的原因就是陈水总18年以来一直住在一个几平米的房屋内。在厦门日报号召全社会共诛陈这个被逼疯的 疯子之时,检方对刘案作了从轻量刑的说明。我想到的是四个字:天上人间。

另据《德国之声》6月9日报道,中国知名律师张思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回顾当局早前处理的高官贪腐案,包括前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及前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案等,涉贪腐的深度、广度和危害不及刘志军案。前两者皆被判处死刑。如果依照《刑法》相关规定,刘志军应该被判极刑。

与此同时,张思之认为:从此案延伸开来,刘志军巨额贪腐财物让网友惊叹的同时,也正可以窥见中国当局为何迟迟不愿意推动官员财产公开,并把要求财产 公示的公民关进监狱:“启发了我们一个问题,中国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之所以难行,从这个案子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些东西来,他们的财产真的是天文数字,太惊人 了。刘志军担任铁道部长没多长时间,也没有更大的政治背景,从底层上来的一个人,几年时间搞这么多财富。”

性贿赂不入罪 官员或将效仿

此次庭审中另一引人关注的焦点,无论是案卷还是庭审,均未涉及刘志军接受性贿赂的内容,检方也未对此提出指控,也未作出任何澄清于解释。

据《新京报》6月9日报道,在刘志军案中,刘本人均向请托人索取或接受他人性服务行为。有关部门在对刘志军问题调查情况通报中称,刘志军在2003 年至2009年间,先后在豪华酒店、高消费娱乐场所与丁羽心(原名丁书苗)出资安排的多名女性嫖宿。此外,网上一直热传而丁羽心出资5000万赞助拍摄新 版《红楼梦》,其实就是为刘志军“猎艳”,更有网友疯传刘志军睡遍《新红楼梦》女演员,从“丫鬟”到“小姐”无一幸免。

丁羽心也因此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据报道,丁创建的博宥集团公司成立于2008年初,资产总额为4.74亿元;由于刘志军的关系,在武广高铁、郑西高 铁、广深港高铁等相关项目中,丁羽心的公司一概独揽中标。2010年9月,丁的公司资产总额已达45亿元,其中26.5亿元经审计来源不明。

在接受调查时刘志军本人也承认,“我全力帮助丁羽心做大做强,就是要把丁的企业打造成自己仕途的经济基础,让丁羽心在我需要时,到处奔走,用钱铺 路,大把花钱,满足我的私欲”。然而这一段赤裸裸的靠“性贿赂”各取所需的官商勾结的丑闻,却没有在本次庭审中被提及,令广大民众大跌眼镜。

对此许多业内人士认为,刘志军案件中如果性贿赂不入罪,加上官员财产不公开,那么后续腐败官员会更加肆无忌惮和变本加厉的利用官职为其谋取私利。习李新政府倡导的“中国梦”及高层反腐是否可以落实,刘志军案将是一个最好的试金石。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