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9日星期六

周永康的五大结局猜想

胡温尚且拿我没办法?如今我不在其位,汝等能奈我何?

周永康势已坐大,有罪难罚。习李欲除之而后快,然不得其门道而下手。中央明知周永康有违纪违法行为,但或其后台硬或其经营多年盘根错节,势力遍布,中央想动却无力下手,最后不得不“不了了之”。如此,新中央应该颜面尽失。


海外党媒多维网/处于中国西南一隅的四川官场、商界的系列案件最近被炒作的沸沸扬扬。即使在中国国内的网络之上,虽然面临种种屏蔽词 的封锁,但是这种对政治传闻的讨论依然最有市场。而之所以关注度如此之高,恐怕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四川这一系列涉事官商的背后,都或隐或现地有原中共政 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身影。周永康是不是第五代中共领导层要打的“老虎”,他最终面临的结局将是怎样?种种疑问和可能性,本文将予以全面梳理。

  薄熙来案周引火烧身

  事实上,盘点在中共十八大上卸任的9名常委,原中共总书记胡锦涛虽一直被批评为刻板,但不得不承认相较于其他中共高官,胡本人以及其家庭的负面 丑闻最少;原国家总理温家宝也是“誉满天下谤满天下”;其余的几名常委包括曾提出“五不搞”的原人大委员长吴邦国,虽或多或少有一些负面传闻和来自民间的 批评,但都较为低调,因此卸任之时也能算是保全名声。唯有周永康,由于其负责的政法系统在过去5年一直饱受诟病,再加上其家人涉及腐败的传闻不止,因此无 论是在海外对中共持异见的人士中,还是在中国民间的舆情里,周都不是一个受人爱戴的领导者。

  然而,周永康真正进入海内外媒体焦点的是2012年的“薄熙来事件”。王立军事件之后,2012年3月7日两会期间,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 李克强支持免除薄熙来职位的决定,但是周永康投了反对票,成为9大常委中不和谐音,从而令薄熙来处理无法形成统一意见。此后,周永康因与薄熙来关系密切, 在处理王立军事件时,有嫌疑将掌握的机密信息泄露给薄熙来而受到调查。此后,这位曾经执掌中国政法系统5年之久的中共高官就成为了各种市井流言中的主角, 再加上中国政法系统在其任内的种种负面新闻,而中共近来一路高调的进行政法改革,都被外界理解为在“打周”。



  当然,在中共的政治环境中,民间的舆论很难决定性地左右高层判断,但是周永康本人的用人不察、滥用职权、在“薄熙来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政法 系统5年来的弊端百出都是外界共睹的。最近周永康曾经工作过的四川接连整治他的旧部,包括其子周斌,心腹李春城、郭永祥等人在经济问题上的不清不楚等问题 被逐渐曝光,再加上习近平在“既打老虎又打苍蝇”的口号下引发民众期待心态,这些原因相互交错,也就促成了为什么在现阶段如此之多猜测指向周永康。

  滥用职权政法委成整顿重点

  谈起滥用职权一罪,很容易让人想起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因为“社保基金案”入刑的旧事。对于周永康来说,抛去政治八卦和市井流言,最能直接触及 其软肋的就是在他的任职期间,政法委不断做大,统管公检法,在社会群体性事件频出的当代中国,各地方上的政法系统以一种粗暴、蛮横、无知的态度进行弹压, 尽失民心。

  自2012年2月份王立军事件开始,中国接连发生了陈光诚事件、李旺阳事件以及什邡民众示威等种种让中共感到棘手的事情,在这其中,政法系统的 弊端暴露无遗,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公安部及整个政法系统高层都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这也是为什么自2013年现任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掌控之 后,中国省、市、县3,300多名政法委书记开始在北京接受培训。随后,公安部也开始分三期对2010年以来新任的1,400名市、县两级公安局长进行集 中轮训。除此之外,大陆各省级公安机关近7万名基层所长、队长也全部接受中央集中轮训。当时一位公安部人事训练局负责人称“这一系列培训,在中共警察史上 是史无前例的”。在这样一种并非继承,而是“换了人间”的大气氛中,周永康的位置自然就显得颇为尴尬,如果中央果真需要有一个人对过去5年政法系统的种种 错误负责,那作为当时政法一把手的周永康,也难脱其咎。

  用人不察心腹频落马

  李春城,中共十八大的新科中央委员,上位没几天就创造了在习近平反腐风中第一个被拿下的纪录。而李春城同周永康的关系也随即浮出水面。之后又有 多名周的亲信下马,而郭永祥,周曾经的大秘被揭出,用人不察,周永康已难辞其咎。李春城、郭永祥的落马已经被普遍认为有了标志性的意义,仅仅在1年之前, 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就因为其心腹王立军叛逃美领事馆而受牵连一事仍然在公众记忆之中,当时薄熙来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用人不察”。这也是周永康立刻成为话 题人物的重要原因。

  综合梳理近几年来落马的几位政治局高官,无论是陈良宇、陈希同还是薄熙来,在中国官方的对外通报中,贪腐都是作为第一项大罪而被列出的,而且很 多时候都是因为曾经的心腹接受调查而被牵出的。例如原北京市长陈希同的落马,就是被王宝森事件牵连,从而暴露出巨额贪污而被捕定罪,1995年被以“侵吞 贵重物品、腐化堕落、牟取非法利益、严重失职等问题”正式开除陈希同的党籍,并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

  对于周永康,虽然目前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在经济层面存在问题,但是李春城、郭永祥等人的落马是否会将其牵连,目前尚不得而知。而且正如多维新闻 在《梳理落马官商关系网政法王势力遭定点清除》一文中所说的一样,在近期被相关部门调查的四个川商中,他们除了和李春城都有或多或少联系之外,其中的三位 还都被传与周永康之子周斌有着难以切断的联系。坊间传言,周斌手中直接掌控着上海惠生公司,这家1997年成立的在石油化工领域从事工程设计与管理服务的 公司,恰恰是导致成都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戴晓明乃至李春城落马的中石油四川彭州石化乙烯项目的主要承建商,期间曾在中国网络上爆出过“AV女优 门”的特大丑闻。

  在四川坊间,同样盛传刘汉的汉龙集团和其堂兄刘沧龙的宏达集团与周斌有着密切的经济联系和商业往来的秘闻,以及2001年四川郎酒集团改制之时 其董事长汪俊林和周斌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但由于截至今天,有关周斌的照片和文字资料在网络上依然是少之又少,因此有关周斌与刘汉、汪俊林之间关系的传言, 在此时仅能作为市井流言而看待,当然对于很多官员来说,这些流言往往具有很大的杀伤力,周永康亦不例外

  政法高官存二心中央最忌

  当然除了以上几个原因之外,海外观察家们更倾向于一个并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就是作为主掌全国政法及秘密系统的官员周永康在薄熙来事件中牵连太深,同中央有二心的倾向明显。

  这种猜测的一个论据就是从2012年4月份开始,中国官方媒体就一直在报道周永康会见一些官员的消息,这在观察家眼里被视作不正常。因为此前这 些人通常被视为是不够等级与他会面。此外,薄被免之后周的一些表态也被解读为“耐人寻味”。在薄熙来4月10日晚被暂停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职务后,4月 12日,周永康会见上合组织成员国安全会议秘书各国代表团团长,首度露面。4月17日周再度现身,出席中国司法部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司法所建设工作总结表彰 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基层司法行政干警政治上要清醒坚定。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站稳自己的政治立场,始终同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与中央声音保持一致,并无异样。这也被外界认为是在“薄熙来事件”后周永康的正式表态。而随后在十八大召开还有半年时间的时候,即传出周永康开始交权给时任公安部长的孟建柱,而在十八大之上,政法委书记一职更是从常委层除名,更加深了民众对此事的猜疑。

  正如目前外界对薄熙来事件统一达成的共识来看,薄熙来事件不仅仅是一个官员因为贪腐落马的案件,更重要的是涉及到路线、方针以及政坛权力抗衡等 让最高层极为避讳的内容,而如果真如传言所说,周永康欲力保薄熙来,那就意味着他将自己与薄熙来绑在了一架马车之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自中共建党、国民革命战争以来,在历次残酷的斗争中,中共高层内部即有一种共识,就是负责情报收集、政治保卫的负责人,必须要保持对中共的绝对 忠诚,不得有二心,因为一旦他们有了与中央不一致的想法,鉴于他们手里掌握的权力和诸多机密以及重要财产,对于中共这个政党来说可能带来极为致命的打击。 从最早的周恩来,到后来的陈赓、李克农,不仅对中央忠心不二,而且十分低调,完全依照中央部署去做,不仅自己廉洁对组织更是透明、清白。如顾顺章这种中央 特科早期领导人,在叛变后甚至遭到了被中共“灭门”的下场,在中共近百年的党史中可谓“罕见”,也足以看出中央对这个位置负责人的忌惮。而周永康确实是中 共高层结构的一个异数。权力之大(主掌全国公检法包括国安系统),地位之高(唯一个入常的政法委书记),权力同执掌的资源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前辈,因此一 旦同中央核心存有二心,必然成为任何一任总书记的心头大患。这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周在电话通知薄熙来之后,被迅速要求移交权力,其势力遭中央高层消减,甚 至导致十八大产生的新常委中将政法委书记迅速剔除,以免后患。

  周永康未来五大命运

  至于周永康最终将面临什么样的结局,即使最为精明的观察家也很难断言,因为中国政治在其固有规律之下隐藏了太多的未知数,仅仅能在一定事实基础 上作出合理性的判断。不同于此前的赵紫阳、杨白冰、薄熙来等人,由于周永康已经卸任,因此所谓的“赵紫阳模式”、“杨白冰模式”显然并不适用于周永康,基 于此不妨推断,等待周的,很有可能有五种结局。

  其一,周永康未涉事,安然无恙,隐性辟谣。即在习近平对于贪腐官员“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的态度之下,经过长时间的审查,最终结果是李春城这些周 曾经的党羽在经济问题上出问题,而周本人并未涉及其中。如果事实果真如此,按照中共的惯常做法,通常会安排周在一个公开场合露面,或在报章之上撰文、出 书,隐性辟谣,为其正名。

  其二,大事化小,检查过关。四川官商案中案到此为止,再无下文,周永康做个检查,“端正态度”后安然过关,既往不咎。“入局不死,入常无罪”的旧例继续延循。但习近平反腐的彻底性大打折扣。

  其三,中央低调处理,保其平安晚年。中共以其以往的行事手段,虽然周永康可能触犯了法律以及“道路”问题,但是依然被内部低调处理,其往日心腹、幕僚该抓的抓,但是对周本人网开一面,使其成为“被遗忘的人”,念在已退休的份上,给周一个平安晚年。

  其四,涉事太深,被打虎祭旗。中央对由戴晓明、李春城引起的这一系列案件不断追查,黑幕被一层层扒开,最终牵扯到周永康,而习近平能够凭借巨大的政治勇气破局,打破旧例,刑上大夫,无论身份、背景,对所有涉事人员“不论是谁”都予以党纪国法的制裁,并向社会公开,重树民众信心,开中国政坛之新气象。

  其五,势已坐大,有罪难罚。中央明知周永康有违纪违法行为,但或其后台硬或其经营多年盘根错节,势力遍布,中央想动却无力下手,最后不得不“不了了之”。如此,新中央应该颜面尽失。

  事实上无论周永康是否有“道路”问题,最终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只要这一代中共领导人,能够在党纪国法的制度框架之内,对任何触及红线的相关责 任人进行追究,将这些猜忌和传言挤压到更小的空间里,所带来的政治意义就不仅仅是周永康一个人的“命运几何”,而是中共这个政党能否在由“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路径中,在制度框架之内将党建和反腐事业不断推进的保证。正如习近平在6月26日政治局工作会议上将议题讨论直指中国政治金字塔顶端的最高层,向政治局委员提出要求一样,这其中所体现出的决心和勇气,恰恰也是本届中共领导层是否能够“临虎不乱”的重要条件。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