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6日星期三

要“整党”,那就“算球”!

习近平就任中国国家主席后首访俄罗斯时曾对普京说:“我与你的性格很相似。”普京当年在苏共垮台之际如果像“男儿”似的出来为苏共抗争,最终还会被叶利钦选中吗?(Getty Images)

6 月18日,中共在北京召开了“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工作会议”,习近平与中共其它6 常委全数出席了这次会议。习近平在会上说,面对世情、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更加尖锐地摆在全党 面前,党内脱离群众的现象大量存在,集中表现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这“四风”上。要对作风之弊、行为之垢来一次大排查、大检修、大扫 除。“四风”问题解决好了,党内其它一些问题解决起来也就有了更好条件。

习近平就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之后的首场党内政治运动就此正式启动。

习近平上位后党内杂音频现

习近平在中共18大上就任中共总书记后不久出席“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上讲话时提出:“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具 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随后有官媒将这一讲话解读为习近平的“宪政梦”。

然而今年5月以来,习近平的“宪政梦”却屡遭中共主要官媒的频频发难。先是《求是》杂志旗下的《红旗文稿》与《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刊文猛 批宪政,指出宪政的关键性制度元素和理念只属于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专政,而不属于社会主义;认为中国推行的人民民主制度绝不可以称为“社会主义宪政”,西 方的议会民主宪政制度没有普遍的适用性。随后中共另一重量级的党刊《党建》2013第6期再次刊登题为《认清“宪政”的本质》文章,更明确的提出不能把 “宪政”作为中国的基本政治概念,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宪政,包括社会主义宪政。

5月27日,中共人民网发表了题为《中国梦区别于美国梦的七大特征》的文章,文章在引述了美国历史学家詹姆斯在《美国史诗》中“让我们所有阶层的公 民过上更好、更富裕和更幸福的生活的美国梦,这是我们迄今为止,为世界的思想和福利作出的最伟大的贡献。”关于美国梦的一段话后,从七个方面将中国梦与美 国梦进行了对比,之后得出的明确结论是:中国梦与美国梦是截然不同的。

6月7日,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美国加州安纳伯格庄园见面时,告诉奥巴马说,中国梦与包括美国梦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是相通的。仅仅相隔10天,中共官媒与习近平关于中国梦的不同解读立即引起国际主要媒体的关注。

另据香港《争鸣》杂志报导,5月10日至11日,中共政治局审议由政治局常委张德江、张高丽提出的《关于强化廉政建设制度化,特赦在限定时间内自首 的经济领域违纪、违法公职人员的建议》。江系二张常委他们认为,目前腐败违纪、违法的情况远比所想象、所掌握的要严峻、复杂、恶化;党内外对反腐败工作及 进展普遍产生畏难、悲观情绪,因此应对“贪官”进行“特赦”。据传该提议最终被政治局否决,习近平认为“特赦贪官”是政治自杀。

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华的一个内部发言近日也被曝光,胡德华在这个讲话中不仅质疑外传的习近平的一些内部讲话内容,还透露了中共太子党内部也对“宪政”的看法出现了严重的分裂。

以上种种迹象表明,习近平在中共18大后公开提出的依宪行政,打击腐败的设想遭遇来自党内的激烈反对。

习近平整党意图受关注

江泽民借六四天安门屠城之际就任中共最高领导人后的最初几年,由于邓小平尚在,江泽民未能放开手脚。直到邓小平去世前后,江泽民才开始在党内发动了 以“三讲”为名头的第一场党内政治运动。“三讲”的核心是讲政治,对党外,就是坚持中共的领导;在党内,江泽民就是要以“政治挂帅”来逼迫全党团结在他这 个“核心”的周围。

胡锦涛自2002年就任中共总书记,2003年就任中共国家主席,直到2004年才最后接手中共军委主席。2005年初,中共在党内开展了所谓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

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尽管他们在党内开展运动的名目不同,但中共党内都很清楚,都是借党内党外各种问题与矛盾为接口,树立领导人个人的权威,并适时抛出个别不听话的替罪羊,检视党内忠诚度。

与江泽民、胡锦涛相比,习近平虽然是接手党政军最高权力过渡期最短的领导人,但在过去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从习近平的“宪政梦”、“中国梦”频频遭遇中共主要官媒的否定与责难看,习近平的权威仍很脆弱,以至江泽民心腹刘云山把持的宣传口敢于公开与习近平叫板。

此次中共开展党内整风,一方面说明习近平急需通过这场运动,统一党内思想,树立、巩固自己的权威;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共已深切感受到自己在中国普通民众心目摇摇欲坠的危机。而通过祭出“群众路线”这面旗,既可争取民心,又能达到清除口碑极坏的江系新旧常委的目的。

香港《前哨》杂志6月号刊登《习进平褫夺新旧常委“免死金牌”》。该文称:据报,习近平在一次中南海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表示与总理李克强一起草拟 了一份反腐意见书。意见书总结反腐肃贪的成绩和阻力,提出反腐必须打虎,也给“大老虎”的概念做了定位,即升级为中共政治局常委。同时,习近平建议取消 “十五大”以来“常委不得立案调查”的内部规定,只要举报证据确凿、国内外影响恶劣者,无论现职的还是退位的政治局常委,都必须接受立案调查。此举被认为 针对江泽民派系的现任和卸任常委的意味十分明显。文章还分析说,“大老虎”级的人物——原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贾庆林或会落网,原国家副主席、政治局常委曾 庆红当属紧随二位之后的高危人选。

中共新华社23日报导,曾担任四川省副省长的郭永祥因涉嫌严重违纪,已被中纪委双规。郭永祥曾长期跟随周永康,有周永康“贴身大秘”之称。已退休的郭永祥被抛出耐人寻味。

21日,中共军队“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工作会议”也在北京召开,军方对习近平的紧跟表态十分迅速、明确。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在目前已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逐步认识到引发中国社会各种棘手问题的根源与焦点正是中共的情况下,是通过整风的方式保党,继续 玩其前任江泽民、胡锦涛的老套路;还是从国家、民族大义出发抛弃中共,在习近平的内心可能是有所考虑的。当然,历史大势谁也阻挡不了,习近平能否在任上为 国家,也为他自己做出正确的决择,时间不会无休止的等待下去。

今年3月,习近平在上位党政军最高领导人后首访俄罗斯时曾说他的性格很像普京。当年前苏联突变之际,普京如果真如传说中习近平说的像“男儿”似的出来为苏共抗争,最终还会被叶利钦选中,成为日后的俄罗斯总统吗?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