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7日星期一

解放军对内凶残,对外羸弱?


近期,网上有一则消息在传:中共军队52名现役将军和62名大校,因在更换、安装新的“2012式”军车牌的过程中,违规、违纪顶风而上,被点名通报。据说这事震动了军委。
这则消息称:香港《争鸣》最新一期引用中共军内消息称,从4月28日更换新军车牌至5月19日的3个星期中,已查处违规、违纪顶风而上挂新军车牌的 豪华车辆528辆,涉及4大军区:沈阳军区、济南军区、广州军区、成都军区;22个省级军区;11个市警备区;20个省武警总队。

内部被点名通报的包括52名现役将军(其中9名中将在大军区任副司令员及省军区司令员,43名少将在省会城市任警备区司令员)和62名大校(正师级)。

据说,事件震动中央军委。军委更宣布要进一步加强有关更换军车牌工作领导,并由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范长龙亲自出面抓。范长龙在军委召开的电话会议上 表示,“这是整顿、严明军纪、军规的硬仗,绝不能一阵风、绝不能旧病复发、绝不能容忍顶风而上,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如查证有转让军车牌,以严重违反军法送 交军事法庭,绝不会搞下不为例的宽恕;”

《争鸣》文章评论说,更换军车牌容易,提升车牌防伪科技含量也不很难,但整顿涣散的军纪、军心却不易。

《争鸣》文章评论没说错。但共军内部军纪、军心涣散比更换军车牌更严重的事件多了去,那为什么少见报导范长龙亲自出面抓呢?实际上,这个事件反映的是中共高层的一场内斗。这次内斗的诡异之处在于:刘云山主管的中宣部早早就参战了。

豪车禁挂军牌是共军总后勤部制定的规则之一,总后勤部政委是原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这事对错,应该首先是共军内部去讨论的问题。军外媒体的 参与,也应该是这事造成了社会影响后,再来发表评论才符合正常社会正常媒体的正常行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社会不正常,所以,就有下面的诡异之事发生。

2013年4月29日,中宣部属下的光明网发表了题为:“豪车禁挂军牌是制度倒退”的评论员文章。一开始,这题目就把豪车禁挂军牌就上纲上线上到了 “制度倒退”的高度。这样的高度,那在过去可不是说玩的,搞不好,会要人命的。毛泽东当年就是用这种上纲上线的方法加上其它整人的各种邪术,整死了包括刘 少奇在内的数以千万的人。这题目就显杀气腾腾。

文章开头就说:“自5月1日起,全军和武警部队将统一使用新式军车号牌。此次更换的一切准备工作已于4月28日就绪。”

这段话可解读出的信息有:

1、此评论员或者指使此评论员写此文的人级别很高,高到有权看到总后还未正式执行的军内文件。并可以对此文件的内容说三道四。

2、此评论员或者指使此评论员写此文的人自认为他的级别高过军委主席,至少与军委主席平级,否则,这事应向总后或者军委主席反映,让其改正。若不 听,也得等此文件执行后,真如其所说,再发表文章说事才算正常。这种事情还未做之前,就以一种居高临下,上纲上线、发号施令,太不正常。说白了,就是不把 军委主席放在眼里,其人要来管军内的事。

3、此文的要害是“制度倒退”四字。为什么要更换军车牌,就是因为原来管理军车牌的制度不好,豪华军车问题由来已久,老百姓积怨日深。近年来挂着军 牌的豪车在闹市中耀武扬威,甚至乱冲红灯,早已屡见不鲜。很多军队部门将军牌车租给地方公司营运,以逃避高速公路征费,而出租军牌的费用则落入腐败军官的 荷包。而且造成的恶果,已引发全社会强烈不满。这是明摆着的事实。此文说新制度是倒退,换句话说。旧制度比新制度好,再深究下去,那旧的总后领导要比新的 总后领导强。这里面的潜台词多着呢?

4、以习近平为 首的新中央军委,把整治军车牌作为从严治军的切入点,按照常识,军队最重视纪律,军令如山,令行禁止,一切行动听指挥。新军牌启用首日,各地仍见超标豪华 新牌军车招摇过市,公然挑战新中央军委的权威。小小一个军车牌尚且管不好,可见军中的纪律松弛到了何等程度,现在敢顶风作案、目无禁令的军牌车主,不会是 普通一兵,必定是有一定来头的。

起码说明部分军头们并不卖新中央军委的帐,新中央军委在军中反腐,摸了一些人的老虎屁股,遭到强烈反弹。尤其是总后勤部前副部长谷俊山案,牵涉到一大堆高级军官,据称已牵连到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这些人在军中树大根深,抱团扎堆,明里暗里对抗新中央军委。徐才厚与刘云山是铁杆江派死党,据传,徐才厚已被双规,但军中还残留有人。刘云山属下的光明网发表这篇的评论员文章显示的是,军内外反习近平的势力公开叫板新中央军委、叫板习近平。中共分崩离析到了何等地步。可见一斑。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