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9日星期四

网络实名制PK官员财产公开制

——野渡自渡人

玛雅人世界末日预言没有兑现,太阳照常升起。但今冬北半球强大的寒冷气流,致使中国大部迎来了前所未有的低温阴冷天气。京都灿烂的阳光,没能抵消彻骨的严寒。几乎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也迎来了一股强大的寒流——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正在审议“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草案”的议案,即俗称的“网络实名制”......

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本来是“相走田,马走日”各不搭界的。但由于中国网民有一种过河卒子死命往前冲的精神,终于“警醒”了高层将帅,于是互联网便成了热火朝天的厮杀战场......权力当局与草根屁民的网络博弈,十几年过去了,除了斑斑泪痕、遍地血迹外,还有就是今天争论得最凶的两个问题,那便是“网络实名制”和“官员财产公开制”。

“网络实名制”好理解,就是用身份证实名上网。据说世界上有几个国家都实现了。在普遍的官场理论来说,现在银行存款实名制了,购买火车票实名制了,甚至有传京都买菜刀要实名制,而且外出洗澡也要搞实名制,那么今天的“网络实名制”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官员财产公开制”呢?据说从240年前瑞典开始,现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都已经实现了。在国外,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被称为“阳光法案”或“终端反腐”。中国1988年某人大代表第一个提出议案开始,25年过去了,“官员财产公开制”却还在难产之中......

现在有一个问题是,到底哪几个国家在搞网络实名制呢?我看不说大家也清楚。那么到底又是哪些国家没有搞“官员财产公开制”呢?我看不说大家更清楚。于是我们还是来PK一下“网络实名制”与“官员财产公开制”。

“官员财产公开制”普遍针对的人当然是各级各类官员。在本朝,过去叫做革命干部,今天普遍叫做公务员,也有自称为“人民公仆”的。其实财产问题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没有什么必要隐藏的。但到了官员身上,到了利益集团身上,到了执政权力者身上,便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光环。过去官员的健康问题,官员的私生活问题,官员的财产问题,都是国家一级甚至特级机密。现在虽然不什么机密了,今天网上还广泛报道中央常委新班子家庭及生活问题,并被《环球时报》等媒体冠之以中国新领导人告别“宫廷政治”礼贤下士之美名。但“官员财产公开制”问题还是云遮雾罩的。

为什么“官员财产公开制”二五二五了这么多年还是实现不了呢。其实道理很简单,人大代表85%都是官僚集团构成,剩下的15%又都是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和民企利益集团,这样我们就很好理解为什么99%代表在全国人大会上对“官员财产公开制”投反对票了。以当今的形势看来,按照权力当局的脾气,再拖一个25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当然啰,此间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提出“官员财产公开制”的都是民间人士,“官员财产公开制”广泛代表的是中国老百姓的呼声。不就是百姓的呼吁吗?有必要那么重视吗?在我朝官本位体制下,权力可以代表一切,当然也就自然代表了草根屁民的思想。于是乎,任凭百姓呼天抢地,我等决然听不进去;一阵狂风吹将过去,尔等就是胡说放屁......

“网络实名制”就不同了,那可是上级对下级,官员对民众,权力对草根的游戏规则。所以不但必须执行,而且反对者“杀无赦”。但是,这里就有个问题了,为什么在官场“杀无赦”理论指导下,中国网络不但没有被扼杀,反而更加欣欣向荣了呢?笔者这里不妨细说一番。

我朝权力当局向来自负,因为我们有伟大到绝对真理的马教理论指导,我朝有历次革命斗争的丰富经验,特别是有对付三反五反运动、四清运动、反右运动、文革运动甚至是学生运动的政治考验,所以从来就把互联网看成雕虫小技......也许是过去“大意失荆州”吧,在世界经济一体化浪潮推动下,互联网经济蓬勃发展,大大出人意料,现在居然快要到分割江山地步了......这还得了。权贵当局这下醒悟了,网络媒体力量发展太快了,虚拟世界确实不可小觑,特别是经济上反对贪腐,思想上鼓噪民主,政治上谤议朝政,确实有犯上作乱嫌疑......于是在强大国家机器开动下,各种阴谋阳谋引蛇出洞计划开始了......

打着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标语,有“绿坝工程”;打着扫黄打非旗号,有网络扫黄查封工程;打着反诈骗欺诈幌子,有网络防骗封网工程;打着各种净化网络名义招牌,有更多名目繁多的网络关闭工程......几番风雨,几度春秋,我们终于看到了权力集团对网络媒体管控的屡屡战果。

举例来说比如从2011年4月中旬起中央外宣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等四部门在全国范围内联合开展为期2个月的整治非法网络公关行为专项行动。行动共关闭了6600家非法的网络公关网站。工商业主管部门共处理了150起非法网络公关案件,开出了总共113万元人民币的罚单。共有超过79万篇网络文章和新闻,以及165万包含非法在线公关内容的缓存页面在此项行动中被删除(据新华网)......

也许是“宜将剩勇追穷寇”吧。从12月18日开始,《人民日报》连续四天发文评论互联网管理问题,我们看到《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互联网:依法监管是各国惯例》、《网络需要依法运行》、《监管保障公民权益(各国依法监管互联网面面观)》、《要为网络世界设定法治底线》各类雄文纷纷亮相登场......除了《人民日报》,还有《经济日报》、《光明日报》、中央电视台......主流媒体纷纷出笼,同仇敌忾,打得中国网民丢盔弃甲、满地找牙、落荒而逃......

近一个月来,新班子强力推荐网络反腐,“官员财产公开制”风声鹤唳,一串串大小贪官纷纷落马,草根屁民一片欢呼。但今天的“网络实名制”提上人大会议议程,现在该轮到中国贪官们笑了:神马网络反腐?草根屁民你们不是擅长网络匿名举报吗?你们不是热衷网络反腐吗?你们不是喜欢在网上大造舆论吗?老子今天终于快要熬出头了。网络实名见光死。见一个,老子抓一个,先警告,后劳教...必要时干脆抓起来就直接劳教...看尔等还敢犯上作乱!

在利益的驱动下,网络水军、网络推手、灌水公司、删帖公司等非法机构,利用网络营销技术,歪曲捏造事实,炒作制作虚假的网络民意,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应当受到法律的惩处和社会的谴责。从国际通行的网络治理手段来说,政府对网络加强管理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我们应该明确的是,权力集团种种行为,目的并不是治理网络,而是在搞肃整,搞排除异己,搞一言堂政治统治......这是我们必须警惕的。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可谓河西;难道下一个三十年,又当河东?

今天一提起网络民意,中国官员们叫苦连天,网络害得他们不能戴表,不能系皮带,不能戴眼镜,不能抽高级烟,甚至连茅台都要装入低档酒瓶里才能喝。昨天中央军委开会宣布内部接待不准喝高档酒,中国茅台酒股票立马损失掉125亿元......那个惨啊,中国的官员太苦逼了,网络一点也不安全,所以要整顿网络。互联网罪恶滔天,严重干扰了中国干群关系,干扰了我朝改革开放宏伟大业,干扰了领导干部光辉形象,特别是受国外敌对势力鼓噪,更是将我朝共产伟业往“邪路”上引。其罪之大,可谓罄竹难书。革命干部“是可忍,孰不可忍”!

权力集团对互联网的捂、盖、遮、掩,甚至是打压的手段迟早会要来的。今天人大会议立法,我们看到,它早来比迟来好;遮遮掩掩的来比直接了断的来好。对于普遍的80后、90后年轻网民来说,裸奔当然比遮得严严实实更有魅力,这样能够让更多的中国网民明白实名制的本质。

“网络实名制”PK“官员财产公开制”,既然如此勾当,以笔者看来,中国的互联网还是关掉算了。这样官民也和谐了,领导形象也伟大了,特色之路也正确了......这确实是利国利民千秋万代的大好事也。特别是《人民日报》袁鹏之流深恶痛绝的“新五类分子”立马销声匿迹了,全国官员,全国利益集团,甚至全国人民“其欣喜为何如?”什么上网登记身份证?什么“网络实名制”?什么“官员财产公开制”?一切都让他随着玛雅末日预言见鬼去吧。

“网络实名制”PK“官员财产公开制”,说透了就是欣欣向荣的网络民意PK贪污腐化的利益集团;就是蓬勃兴起的民主力量PK落后保守的砖制政治;就是滚滚东向的世界潮流PK腐朽没落的毒菜统治......好戏才刚刚开始,我们等着往后看吧。

(12月25日于野渡阁)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