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7日星期二

京华时报对峙农夫山泉失去理性 双方皆输

5月6日下午的农夫山泉新闻发布会堪称一起新闻事故,农夫山泉给出席媒体提供了“几斤重”的资料,誓言起诉京华时报,而京华时报报社的相关人员则在发布会门口吆喝送报,现场变成双方的一次正面交锋。发言4次被打断,响起8次掌声,还有人喊“滚出去”,@五岳散人 让媒体车马费的行内潜规则曝光,引发一场伐战。这场新闻发布会的新闻价值在于直接创造了新闻,至于农夫山泉标准门的真相如何,几乎与本次新闻发布会无关。




一面是买媒体刊发整版广告“人在做 天在看”的农夫山泉,一面是有良心有责任感的大报《京华时报》,在这起非理性的对峙下,多数媒体要么选择沉默,要么选择各打五十大板。

到底有没有竞争对手“华润怡宝”操纵

媒体人@颜珍表示用实名负责,有人曾要求她帮忙派一位京城记者去调查农夫山泉水源地被污染事件,因为有大笔费用支付。所以,她有理由怀疑,关于农夫山泉污染的报道,是竞争对手所为。

《京华时报》记者手记中称:“《京华时报》从来都没有质疑过农夫山泉的实际质量如何,我们质疑的,是其所执行的标准低于国标。”一个国标,需要一份报纸如此超规模的进行“正常舆论监督”吗?这正是一部分媒体人所质疑的点。

农夫山泉与《京华时报》一来二去的斗争,用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的说法,从4月10号到5月6号,连续27天,京华时报用了67个版面,开辟了一家媒体批评一个企业的新闻纪录。

“以京华的报道,没让我觉得不该喝农夫,标准漂漂亮亮的,质量一塌糊涂有的是。标准有问题和质量有问题,还需要事实佐证;以农夫的辩解,也没让我觉得,他程序上就没问题。不尊重程序正义的时代早该过去。俩人打的不是一个点,居然打了这么长时间,才真莫名其妙。”——徐一龙的这段话,道出了很多“打酱油者”们的心声。

京华时报质问农夫山泉,是因为农夫山泉确有问题

相对“不明真相”的部分自媒体人而言,也许京华时报记者有调查更有发言权。

@康少见:为了尊严,不在北京开厂了?农夫山泉董事长纯粹在吹牛。事实是什么呢?农夫山泉在宽沟的工厂很久前就停工了,几乎北京所有的水站在几个月之前就已经没有农夫山泉的桶装水可以销售,原因就是工厂停产,无货可供。随便走两个水站打听一下,就知道事实是什么了。

康少见一语,针对的是钟睒睒。农夫山泉5月6日举行的记者发布会上,老总钟睒睒称,企业在这样的环境下生产,员工不能以正常心智在自己工作岗位上,农夫山泉的尊严、责任心比金钱更重要,既然一个产品协会就可以让一个公司的产品下架,一个产品协会的决定就可以让《京华时报》登在头版头条,这样的环境农夫山泉只能退出。

在网络上,@不加V 等公开表示,要接着买农夫山泉水。王星等称,挺农夫山泉,但从未收过农夫山泉好处。也有媒体人说,多年来泡茶比较过很多水,发现农夫山泉确实口感不错,替农夫山泉说话。网络上部分媒体和媒体人对此事不发表看法,一是不了解事实真相,旁观事态发展。二是不好表态,公开褒奖或贬低一家企业是种忌讳,因为跟“收好处费”这个敏感字眼有关。

京华时报PK农夫山泉:双方皆输

媒体人中,批评《京华时报》的声音并不少。

前京华时报资深员工、现中国周刊副总编辑@徐一龙:我可以理解农夫山泉带着怒气找水军,卖版面投放攻击性广告,因为它是企业;但不能理解《京华》带着怒气,做报道,在发布会上行为有失当,因为它是媒体。媒体从报道新闻,到成为新闻主角后,角色已经发生变化,需要更加克制。报道数量克制。一些情形,更应该由法务人员出面,而不是记者。

@连鹏:看了农夫山泉的发布会,又看到今天《京华时报》的头版。当记者成为新闻的主角,当媒体成为审判者,至少不够专业、缺乏操守。媒体应该报道新闻,追根溯源追问监管部门的责任。这事最有趣的在于,消费者只想知道农夫山泉到底能不能喝,结果媒体跟企业掐起来了,监管部门倒装聋作哑,成看热闹的了。

@罗昌平:当年窦唯怒烧同事汽车,我作为《新京报》深度主编强烈反对自己报道,发声明为宜。现在,《京华时报》作为一家卖水的“党报”,动用如此大的资源对付竞争对手农夫山泉,这不是简单的舆论暴力,而是对第四权力的滥用。报馆在宣萱面前是弱者,但相对于个体与民企却是强权。更遗憾的是,《京华》与农夫的眼里都没有消费者。

@郭光东:【会起标题才是王道】“四问农夫山泉 请你正面回答”,这种意气十足的标题,已失了媒体监督的分寸感,“你,你,你”,中立客观感没有了,形同两个村妇立在村口槐树下对骂。

作为自媒体参会的@五岳散人,认为农夫山泉和《京华时报》的对峙,乃是一场双方皆输的事件。这场发布会,在他看来,“媒体直接向另一家参会媒体提问,真是这些年新闻生涯当中仅见。《京华时报》,这不是做新闻的态度,而是做官闻的态度。”

《京华时报》失了理性,但网战中某些推论也不值得推崇

在这起事件之中,有好事者盘点“京华时报那些事”,翻出旧闻,称蒙牛曾获《京华时报》2011年度最具社会责任企业奖。《京华时报》总经理曾被免职,被曝收达芬奇300万公关费等等。有媒体人挖出《京华时报》旗下也生产桶装水,或获至宝,赶紧表态能否与农夫山泉一较高低?

微博骂战,最典型的就是搬出过往,一竿子囫囵打了。《京华时报》卖水,原则上当然有资格做农夫山泉的报道。收过农夫山泉广告费的媒体,也可以做倾向或不倾向农夫山泉的报道和评论。媒体经营和采编间必须有道防火墙。但独立存在,到底难不难?

水能不能喝,这个问题有多难回答

一场水战役,关键在于国标混乱、缺乏有公信力的第三方质检机构。老百姓想知道的,只是这水能不能喝。但因为涉及太多的利益纠葛,简单的“水能不能喝”,却成了无可破解的罗生门。此前《南方周末》在一则北京水质报道中抬举昆仑山水,就被质疑是广告——在食品、水、空气这些事关生存的问题上,我们有太多太多的标准。

当自媒体人像福尔摩斯一样做个云里雾里的侦探;当《人民日报》微博小编吭哧吭哧背来十瓶不一样的水,谈各种水标准;当《解放日报》头版头条客观陈述《京华时报》与农夫山泉水之争,但对“华润怡宝”角色(农夫山泉曾通过官方微博公开指称是华润怡宝一手策划了此次事件)、对农夫山泉与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健康饮水专业委员会的关系仍表存疑——这个时候,谁最应该出场?

也许这个时候,最应该出来的是质监局,抽检各家水质监测结果,明明白白进行公布。这个时候,国标制订部门是否也该出来走两步?这个时候,也不要忘记记协,比如《京华时报》作为当事方,记者进行大篇幅报道,用媒体头版与农夫山泉进行针锋相对是否合适?但长期以来,各个局各个协会,都是“宁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躲猫猫就尽量躲起来藏起来。于是,老百姓喝水这件事,也就变得“月朦胧鸟朦胧”。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