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6日星期一

陈敏雅安灾区前方援助 后方村委会趁机强拆其苗圃

举横幅抗议的陈敏 (左)
2013年4月26日陈敏从雅安地震灾区援助归来,发现她经营的玉成花木种植场及场内房屋再一次被强拆。这片30亩的园子,在一年的时间内,四川鸿福建设有限公司及红土村村委多次雇佣人员,煽动群众对花木场的苗木进行大肆砍伐和毁坏,这次的强拆最终使整个苗圃成为废墟,损失达几百万元。

组织人力物资赴灾区

4月20日,四川雅安发生7.0级地震,远在丽江出差的陈敏听闻雅安地震,她连夜自丽江返回成都,召集了十辆私家车,载着成箱的方便面、饼干和矿泉水,于地震次日到达震中芦山县。

陈敏组织的队伍也是一群家园被毁的人,只不过他们不是因为天灾,而是经受强拆且至今上诉无门的受害人,其中有家属因上访至今仍被拘留在看守所。他们从芦山县城一路往前,上了盘山路,徒步进村登门入户发放随身物资。首批用以紧急救助的食物在芦山县仁加村发放完毕,陈敏联系了离雅安一百多公里的朋友,从成都再次送来二十余顶帐篷、棉被和衣物,前往灾区射箭坪周边进行派发。

自家苗圃毁为“灾区”

六天后,陈敏返回崇州她经营的玉成花木种植场,结果现场如震后的灾区!一片狼藉!一棵棵树被连根拔起,林子中间用来经营农家乐的一栋房屋也变成了废墟。当天,陈敏再次报警(在此之前已报警十余次),江源派出所的所长卢程亲自带队到了现场,并通知了崇州公安局刑警大队。陈敏请求警方拉警戒线用以保护花木场余下资产,这个请求未能通过。“结果当天晚上我的种植场被全部毁坏。剩下的四栋房屋——共接近一千平方米的房屋被全部摧毁,近三十亩的苗木被连根拔起无法存活。”陈敏指着地上的履带印记,说“他们”开着挖土机进来的。被问及总体损失,陈敏指了指其中一株树皮已发干卷曲的桂花树,说一共得好几百万。

被毁坏的苗圃
长达一年的轮番毁坏

这片现已沦为废墟的种植场接近30亩,陈敏于2007年与红土村二组签订的承包合同,到现在
离租期还有14年,在种植场建成后,陈敏开始经营农家乐,建了近1000平方米的五栋房屋(办公设施,餐饮设备等)。据陈敏讲述,这片花木场自2012年4月21日,就始终不太平,“他们就是想用非法的手段把我们赶出去”。

2008年汶川地震后,四川水利职业技术学校灾区重建,地方政府打着灾后重建的旗号,少批多占。陈敏的玉成花木场并不在四川水利职业学校的征地拆迁范围内,目前水利学校已投入使用近两年。据陈敏介绍,之所以从去年开始接连对她的花木场进行摧毁,是因为一所新的公安学校即将拔地而起,而陈敏至今没有看到任何有效的与征地有关的法律文书,也没有任何相关人员找她协商相关征地补偿事宜。

2012年4月21号到5月15号,陈敏及其花木场经受首轮破坏。四川鸿福建设有限公司以安装羊马新城污水管网的名义对苗木进行暴力毁坏,但没有出示任何相关手续,也没有和陈敏协商相关事宜。陈敏对此非常愤慨,认为即便是民生工程,也应该有合法的手续,相互协商。给她一个移植苗木的缓冲期,而不是直接开着挖土机来到花木场,非法拘禁苗木场工人,抢劫并破坏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

2012年11月20日-12月6号,花木场遭到第二轮毁坏,花木场的水电无辜被断掉,监控设备被破坏,成群不明身份的人来到花木场,肆意打砸破坏,夹杂在这群人中的有红土村二组的队长孙红旗。陈敏报警后,由于警察的不作为,导致对方的暴力行径逐渐升级,到了2013年的3月20日——当日半夜,一群人公然持刀,开着大型机械进入花木场对苗木进行大肆砍伐和毁坏,此后的3月29日到4月5日之间,当地村委会书记胡志强和红土村二组的组长孙红旗再次煽动当地村民,对陈敏的花木场进行多轮毁坏。他们将陈敏看守花木场的员工赶出花木场,用大量的渣土堵住了园子的大门,园子的主人也不能进去,彻底霸占了花木。

力量悬殊的抗争

原本并不懂法的陈敏自去年开始学习法律知识,通过大量的信息得知,该片区的征地建设都是非法的,并就此不断地进行申诉、控告、复议和诉讼,目前她收到的回执已装满好几个文件夹,但实质的推动仍然不容乐观,“直到今天‘违法者’仍然蒙着面纱,生怕被我抓到把柄”。

陈敏说无论如何她都坚信法律是有用的,尽管频频碰壁的现状足以让她愤慨。但是她坚信国家的法律会还她公正的!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