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9日星期四

公安刁难律师会见又出新花招 — 隐名关押

隐去被关押犯罪嫌疑人的真实姓名,给其安上一个假名字,瞬间,犯罪嫌疑人就 “人间蒸发”了。如果律师去看守所会见,明明知道犯罪嫌疑人就被关押在那里,可是看守所的电脑系统里就是找不到这个人。律师说破嘴皮子也甭想会见成——这就是新刑诉法实施120天以后汕尾市公安局刁难律师会见的又一个创新成果!除了这一招,汕尾市公安局还有更绝的一招,就是把犯罪嫌疑人转移到其他看守所,再改上一个新的假名,你连人都找不到还谈什么会见!真是值得“称道”啊!

2013年4月28日,依照刑诉法规定,张燕生律师携带律师证、律师会见专用介绍信、授权委托书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邹小帛(邹小帛实名举报汕尾公安局副局长,于2012年8月4日被该副局长为组长的专案组以“拒捕”为名击毙)案件的同案人黄萍。此前,汕尾市公安局已经数次隐去黄萍的真名,这一次,汕尾公安索性把黄萍转移到天河区看守所,又换上一个新的假名字,黄萍就此又“人间蒸发”了。

为了正常会见依法履行律师的职责,张燕生律师给汕尾公安局619专案组打电话,询问又给黄萍换了什么名字?转移到了何处?答复是:“我怎么知道你是谁,不能在电话里告诉你,你亲自到汕尾市公安局来,我们当面告诉你”。为了这个电话,5月6日一早,张燕生律师和李肖霖律师(邹小帛案件另一同案人杨丽芳的辩护人)早早赶到汕尾市公安局,渴求汕尾市公安局当面对他们“验明正身”,然后告诉黄萍到底换了什么假名,转移到了哪个看守所。熟料,那个打电话让他们亲自到汕尾“验明正身”的警察,见到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他也不知道黄萍被改了什么名字、关押在什么地方!在律师的再三要求下,他出去“请示”领导,“请示”之后竟然答复说:汕尾市公安局专案组也不知道黄萍被改成了什么名字,被关押在什么地方!还推说这都是广东省公安厅干的事,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在律师的一再要求下,这位警官终于答应下午2点给答复。下午2点没有接到这位警官的电话,从2点半开始律师不断给他打电话、发短信,直到晚上这位警官也“人间蒸发”了,没有给任何音信。

汕尾市公安局刁难律师会见邹小帛案件的同案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去年8月开始,就遭遇了律师会见史上最糗的会见,汕尾市公安局从下面普通工作人员到局长跟会见律师玩“击鼓传花”,一次又一次把律师递交的会见申请再扔回来。直到律师向公安部督察局投诉,在公安部和省公安厅督察局的直接干预下,律师才第一次得以会见,那一次,他们给黄萍起的假名叫“王雅芳”,之后他们把“王雅芳”改成“郑虹”,不知道这一次,他们又给黄萍起了什么新假名。

新刑诉法自2013年1月1日起实施,根据新刑诉法规定,律师在公安阶段会见犯罪嫌疑人不需要公安机关批准,律师会见只需要向看守所提供“三证”(律师证、授权委托书、会见专用介绍信)就可以了。到今天,刑诉法实施已经超过120天,全国大部分的公安机关都能做到保证律师的正常会见,但汕尾市公安局在这样的大形势下,耍这等小把戏对抗刑诉法,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广东省公安机关落实刑事诉讼法还有很大的差距,还需要下大力气整顿,对那些打着“打黑”名义肆意侵犯公民权利的执法者,除了由上级机关整肃外,还需要将他们的违法行为昭之天下,由公众进行监督,直到违法者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