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2日星期三

河南高中生雇凶弑父,计生政策开出的恶之花

5月12日凌晨,河南省周口市发生一起杀人案,周口市中院审判委员会委员高天峰和女儿高玮艺在家中被杀。警方随后查明,高天峰的儿子高炜晟涉嫌雇凶杀人。随着案件的侦破隐藏在背后的真相最终水落石出,原来高炜晟系超生,从小躲藏,因此抱怨父母无情。因家庭对其在学业上期望甚高,高炜晟因此不堪压力。从2月起,他即在网上联系杀手杀死家人。12日凌晨他打开门并递刀帮助杀手杀死了父亲和姐姐。

一个在外人眼中看来相当幸福的家庭在一夜之间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高天峰做梦也想不到最终让他走向深渊的,不是他以前天天担心的因超生问题,不是被人检举举报丢官位,而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姐姐高玮艺何其无辜,但也没有躲过这个令人发指的劫难。这场凶案无疑是让人痛心也让人震惊的,从古到今弑父之罪最为天下人所不能容忍。血脉相通骨,肉相连又不是涉及皇权王位,为何要把屠刀指向自己的生父?而且更让人诧异的是凶手才刚刚满十八岁。

高炜晟为何要杀自己的亲人,他年轻的心到底起了什么样的变化才做出买凶杀亲的举动?这都是留给我们必须思考的问题。据后来媒体的报道,高炜晟的童年应该是不愉快或者经历了创伤的。这个超生的孩子按照中国伟大的计划生育政策是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的。但是农民出身高天峰或多或少都带有一点农民的“劣根性”那就是希望能有个儿子或者是多个孩子。其实这本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中国社会几千年以来都处于农耕时代,家庭人口或者男孩的数量是一个家庭强大的象征。但是这种延续被计划生育政策所打破,并在1980年代“一胎化”的强制推行中灰飞烟灭。高天峰是很有些本事的,毕竟他躲避过了一胎的噩梦而生下了一个儿子。他应该是给这个来之不易的儿子寄予了很高期望的,但他猜对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
据我有限的记忆和他人的描述或者是书面文字记载,我知道强制推行一胎化的过程中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悲剧。很多怀孕妇女被拉去强制堕胎引产,有时候甚至是即将出生的婴儿都会被引产。这其中究竟有多少父母流血流泪家破人亡没有太多的文字记载。但是我们可以从那个年代一些杀气腾腾的标语和口号中看到强制计生的惨无人道。例如“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宁可家破,不可国亡”。还有更令人发指的是某地曾经推行过的“百日无孩”运动。这些曾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罪行慢慢已被人淡忘,当时制定和执行政策的官员也都步步高升。但是因屠杀无辜生命而埋下的祸患早已一点一点开始蔓延。

独生子女性格中的缺陷,失独家庭老人晚年的凄凉这都是被人们常常提起的问题。但我们也应该注意到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躲过了计生的劫难幸存下来了。但是他们不得不被父母寄养在别人的家里,忍受着孤独和煎熬,他们很少享受到来自父母的关爱,他们的父母同样也忍受着骨肉分离的痛苦。但是这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很多人甚至连想要有这种煎熬和痛苦的权利都没有。在这么一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性格肯定会受到很大影响。

高炜晟的一位同学说,只要父母打来电话,高炜晟就显得异常小心,细声细语地说话。有一次同学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这么怕父母?高炜晟说,自己小时候不愿去亲戚家住,但父母很“无情”,强制送走他。因为父母的无情,所以他对这个家没有爱,对亲人没有爱。但是恰恰相反他的父母因为这个儿子来的特别不容易肯定是盼望着他出人头地将来有大出息。于是在学习的压力下,在淡漠的亲情中他变成了恶魔,他把屠刀伸向了自己的家人。

凶案的背后反映出来的问题有很多很多,家长对孩子的过高期望,高中学习中的巨大压力,教育中重分数轻人性的不合理性,等等都是问题。但在计划生育压力下,超生孩童的心理健康问题和超生孩子对亲情的淡漠无疑是起关键因素的一点。这需要我们认真思考这些孩子的心理健康,并给予关注和疏导,毕竟这也是一个不小的群体。自主生育权乃是公民最基本的权利之一,保障生育权或者让生下来的人享有做一个公民的权力,这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凶案已经告破,真相令所有人震惊。但这背后的思考才刚刚开始... ...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