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7日星期二

这个互害的社会 (组图)


近期,江苏公安机关在无锡、上海两地行动,打掉一特大制售假羊肉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63名,查扣制假原料、成品半成品10余吨。犯罪嫌疑人从山东购入狐狸、老鼠等动物肉制品,添加明胶等冒充羊肉售至苏、沪等地农贸市场。今天,你吃羊肉了吗?你真的吃到羊肉了吗?


其实,我们都想“买羊羊”

  老哥打电话来说,不到两岁的侄孙子最近奶声奶气表达最多的意愿是“买羊羊”,因为每天去邻居家挤羊奶,偶尔还能蹭上羊羔肉,而且大部分时间羊羊们对他都很温柔,从此,他便深深地爱上了羊。我说:“他是对的,这是很多人的愿望!”

  近期,江苏公安机关在无锡、上海两地行动,打掉一特大制售假羊肉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63名,查扣制假原料、成品半成品10余吨。犯罪嫌疑人从山东购入狐狸、老鼠等动物肉制品,添加明胶等冒充羊肉售至苏、沪等地农贸市场。


  上周一顿涮羊肉后,我从贵友大厦走到世贸天阶后已经忍不住要找厕所了,那一夜,折腾。看到这个新闻我也就悲怆地释然了,还是拉出来好。

  虽然我们也爱羊羊,爱涮羊肉、爱烤羊肉,但没有条件去实现这个愿望,更没有大师兄的火眼金睛分辨出哪些羊肉是化了妆的鸭肉、狐狸肉、甚至老鼠肉。挂着羊头卖狗肉的人一夜之间也便得自信了起来,“我们总比那些挂着羊头卖鼠肉的人有‘人格’。”

但,我们一直在“互害”

  有一天,我们是否可以拍一部“舌尖上的老鼠肉”,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身影,题材很现实,内容很暴力,“20个貂腿,20老鼠筋,再来5个狐狸心、5个狐狸皮,俩烤吊白块馒头片。哦,对了,多放苏丹红辣椒啊”这样的台词是何等的豪气?不知道有没有观众有勇气去看。

  2006年苏丹红;2008年三聚氰胺;2009年瘦肉精;2010年地沟油;2011年染色馒头、牛肉膏、毒豆芽、塑化剂;2012年,皮鞋胶囊、人造猪耳、“农残”茶。2013年,再次突破底线,死老鼠,中国又吃出一个新元素。每天身上带点毒反倒没准可以以毒攻毒。即使你不会给儿女吃假奶粉,但能保证他们不吃毒白菜吗?卖假酒的能保证不吃毒肉吗?养鸡卖饲料的能保证不喝假酒吗?你不给他们活路,他们干嘛给你活路?

  似乎媒体不曝光就天下太平。较低的违法成本和丰厚的收益,使得总有人铤而走险。归根结底是金钱主导全部的社会对人性的扭曲,将人的贪婪无限放大,以至于各种无底线的行为层出不穷。

因为,我们少监督,缺信仰

  有技术帖教大家甄别真假羊肉,大概如下:真羊肉的白肉和红肉是相接的,纹理很清晰,而且很自然,假羊肉的白肉和红肉是分开的,白是白,红是红,一块一块儿的。真羊肉片化冻后红肉白肉依旧粘连,下水后肉质更为紧实;假羊肉片化冻、下水后一碰就散。

  网友反问:你们有什么资格让百姓去甄别羊肉的真假?你们有什么资格让百姓去辨认地沟油?你们有什么资格让百姓去区别转基因食品?你们有什么资格让百姓去识别毒食品?你们有什么资格让百姓举证权益被侵害?如一个国家想方设法把百姓变成消费专家,那么它一定不是法治的!百姓凭什么为监管不作为买单?

  羊大为美,善字从羊,一切都因美丽的羊羊而起,却从来都与羊羊无关。如果他们会,他们能够表达并执行自己的意念的话,肯定会出来辟谣,甚至组成“羊羊打假队”,好为监管部门分担一部分工作。

  依然记得一位回族朋友说起市场上的假肉时脸上的骄傲:“我们是有信仰的,有些事情是不会做的。”不得不感慨,信仰有时无关宗教,更多的是一种能量,对人性至善至美的执着追求和坚持。
  
  @石述思“当下核心任务不是建设美丽富强中国,而是整个民族重返人类。”

今日寄语:
我们惟一可做的事,就是反抗不由我们选择的人类处境。
—— BY:米兰・昆德拉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