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5日星期三

有这样一群公民 —— 许志永

许志永
自4 月12日起我被非法限制自由在家,到 4月18 日一切都明白了,先是 17日孙含会被刑拘,18日赵常青和丁家喜先后被刑拘。为一次公开呼吁财产公示的行动,已有至少 8位公民被刑拘,这个国家怎么了?

终于明白了,财产公示是体制不可触碰的底线,谁要它公示,它就张牙舞爪跟谁急。除了这个,它还有更害怕的,那就是——自由、公义、爱。公安从王永红、赵常青、丁家喜的家里、车里抄走了“公民”徽章、印有“自由、公义、爱”的文化衫和雨伞。

这是对成长中的公民群体的打压,终于找到了一个借口。其实连借口都算不上,袁冬他们只是四个人公开演讲,并没有事先组织很多人以集会的方式表达观点,他们不过是在公共场所发表言论,根本不是集会。退一万步,就算是集会,宪法规定了公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和平集会也完全符合宪法精神。更何况,孙含会、王永红、赵常青、丁家喜并没有参与 3月31 日西单的公开呼吁行动。但他们是财产公示的积极推动者,也是自由、公义、爱新公民精神的践行者。

有这样一群公民,在这漫长的臣民社会里坚守对自己国家美好的梦想。服务——努力服务社会,帮助被强拆者、遭遇司法不公者、贫穷的上访者 ……这个社会最需要帮助的人;担当——勇于担当责任,在这个古老的专制社会追求人类文明普世的价值和权利,就像要求权贵们公示财产一样,在一个普遍屈膝的臣民社会,追求做一个站立的公民是危险的,但社会进步总得有人承担代价;放下——努力放下自我,放下自我的偏见和执着,遵从民主规则,放下对财富、地位的欲望,追求纯粹的理想。

对不起,我还不太熟悉“四君子”,只知道袁冬曾从事证券行业,侯欣是北京青年报的记者,简单聊过,见过他们的正义激情。但我很熟悉丁家喜、赵常青、孙含会、王永红,推动官员财产公示,有段时间我们几乎每周都见面。

丁家喜是德鸿律师事务所主任,飞机制造专业毕业,转型为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业律师,擅长公司并购、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 2004年民盟中央法制委年度例会上,在体制内为一些具体制度的改进作出努力但收效甚微,后来一起努力是在 2011年,有很长时间和朋友们一起探讨科学的民主法治制度。丁律思路清晰,为人谦和低调,乐于帮助身边的每一个人,现有体制下他有能力活的很好,他是北航创业家协会秘书长、高尔夫球协会会长,但他选择了献身国家进步的事业,他曾私下跟我说,等中国民主了,他也许会选择一个感觉舒适的国家定居,事情做完了就 OK,走人。

和赵常青先生相识是在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那天,我们因庆贺被带到派出所,隔离在对门的两个房间,能清晰听到他在给警察讲民主课。常青 1989年入秦城,那时他是陕西师大一名学生。第二次入狱是 1998年,在自己企业所在选区竞选人大代表,第一轮排名第二,前两名都不过半数,接下来第二轮他几乎肯定当选,就在第二轮投票前夕,他被捕入狱,原因是几篇呼吁民主的文章,第三次入狱同样也是因为几篇文章。他正直、豪爽,具有男子汉伟岸的包容心,追求民主自由历经磨难却执着坚定。

和孙含会走到一起还不到一年时间。初次见面他说他微博的名字是“孙三民”。那时他刚从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辞职,和朋友正在注册公司,他说很抱歉参与关闭过很多网站。他是律师、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法律顾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在域名争端领域颇有造诣。他完全有能力在体制内获得相当高的位置,党国好像也没有亏待过他,是这个民族现代文明的召唤使他站到了体制外。在既得利益的强大诱惑下,很多人同流合污了,但总还有人坚守信仰。

第一次见到王永红是在一次月末公民餐会上,他坚定而简单的脸让我觉得有必要深入谈谈,在中国,一个男人过了四十岁如果脸上不写满城府阴暗,真的很难得,其实丁家喜、赵常青、孙含会也都是如此。有时我会劝王永红温和一点,他控告自己单位的总经理贪污受贿,该人被判刑12 年。他太嫉恶如仇了,以至于不愿意讲一点策略,作为一个央企的总会计师,他本来可以和总经理一起获取超额财富,可他选择了反腐败的道路,反自己单位的腐败,反整个国家的腐败。

在一个肮脏溃败的社会,总有仁人志士拍案而起,是这种精神支撑这个民族艰难前行,一个多世纪了,我们依然在梦想,梦想那些先辈们曾经梦想的,我们依然在那喊,呐喊那些先辈们曾经呐喊的。今天我们找到了一条道路,这就是新公民运动,倡导每个人自己做公民,联合起来做公民,每月最后一个周六同城公民聚餐——在共同的公民身份和自由民主规则下团结推动社会进步,这是通往公民社会的起点。

因着自由、公义、爱的梦想,我们遭受打压,公民徽章、文化衫一次次被抢。专制的根基是禁锢奴役、特权等级、恐惧仇恨,堂堂正正做公民,追求自由、公义、爱,就是在从根基上结束专制。我们都喜欢也有能力过上舒适的生活,可这个国家如此需要自由,需要公义,需要爱,必须有人站出来,我们在为每一个同胞自由幸福的未来而奋斗,是的,每一个同胞,不仅那些受难者,也包括那些今天仍在怀着恐惧和仇恨迫害我们的人,他们以及他们子孙后代的救赎。

我们坚定地和袁冬、王永红、孙含会、赵常青、丁家喜们站在一起,我们是公民。正如赵永林律师所说的,到今为止,对于制度的不公,我们仍然坚信善良公民的力量,仍然保持理性的愤怒,我们仍然信守自由、公义、爱的理念。我们信仰上苍,它赋予我们善和智慧;我们信仰法律,它赋予我们这个群体和睦相处的底线。我们是公民,在历史专制的阴霾下坚持抗争,在一个溃败的社会里坚守希望。


公民 许志永
2013年 4月19 日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