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5日星期三

王立军的童话世界 —— 雾都山城手记一

文/许 丹

横看竖看,左看右看,不管怎么看,王立军都是中国警界一个最非凡的人物。我们永远无法俯瞰这个人的内心世界,但是,从他的穿戴、房间的摆设、生活中的言谈举止以及身边人的真实感受上,可以侧窥一二。

神坛上下

早在重庆打黑如火如荼的时候,网络上就开始流传一文《神坛上下的王立军》。该文对这位“打黑英雄”进行了无情揭露和激烈的批评,文章作者是辽宁著名的王力成律师。王立军倒台之后,有不少记者、学者云集沈阳,希望从王力成这里挖掘出更多的素材。

2013年1月,我赴辽宁拜访王力成律师。之后,王力成也来京城,我们谈论的话题有一半以上都是王立军。2009年,老律师火炮专轰“神彪子”,直到2012年2月,才偃旗息鼓。

我开玩笑说:“你名字听起来,跟王立军很像哥俩。”王力成诡秘一笑,掏出身份证递给我。我惊讶地发现,身份证上显示的名字竟然是“王立成”。

“你们该不会真是哥俩吧?”我追问。

王力成哈哈笑了:“什么哥俩,我俩是冤家,他下台之前,我一直狠批他,没停过。”

“为什么他不对你下手呢?”

“他从来没有找过我麻烦,更没有为难过我。”

“既然这样,你又为什么偏偏跟他过不去呢?”

王力成把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一磕说:“那王八犊子,没有人敲打他,能折腾到天上去。”


反目成仇

王立军干爹王海洲曾对王力成说过:“立军他确实很懂事,和我们的孩子相处得都很熟,天天叽叽嘎嘎,很热闹,就是他当了派出所长以后,变了。天都装不下他了。他今天打这个,明天骂那个,我天天为他提心吊胆,连觉都睡不好,大家都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受委屈的干警都找我叨咕叨咕,我家都成接待站了。这小子出去做了几场报告,认识了上面的几个大人物,回到铁岭就找不着北了。他越这样我越担心害怕,我对他管的越严,他对我的意见也就越来越大。”后来,王立军与王海洲反目成仇,彻底决裂。

王力成有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他说:“反思王立军,不如反思王立军现象。到底是什么把一个人变成了神,又是什么把一个神变成了鬼。”


雄狮

王立军头顶“英雄”光环赴山城,人落地,心却总是在天上。他的办公室,顺门打开,一只雄狮扑入眼帘。雄狮昂首腾跃,目光逼人,利爪高举,獠齿生烟。有人赞叹雄狮的威风,也有人折服于雄狮的骄傲,还有人说望之,即心惊胆寒。这是一尊雕刻的狮子,立体、逼真,极具冲击力。王立军身边的人说:王立军性格固执,说一不二,喜欢搞点大动静,所到之处呼呼带风,发怒时就是一头雄狮。

王立军办公桌后面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幅画,也是一头雄狮。王立军背狮而坐,大气磅礴。他的桌子上还有一座铜狮子,沉甸甸,冷冰冰,另一盒子里小狮子若干。

王立军在辽宁享有“东北虎”盛誉,来山城后,酷爱雄狮,有献媚者,投其所好,争相送之。狮子乃灵中之霸、兽中之王。


文房四宝

王立军的办公桌是一张巨大的写字台,办公桌上摆放着古代的文房四宝,毛笔不是一支,而是一排。王立军钟情文化,笔名“莅銞”,即立军的谐音,这个名字经常出现在《警察文化沙龙》《视界》等内部报纸、刊物上。他学历不高,职称却在全国“会当凌绝顶”。他被北京邮电大学、浙江大学、东北财经大学、西南政法大学、第三军医大学、重庆大学等聘为教授、博导。

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称赞说:“王立军教授不仅是一个‘铁血警魂’的警界铁腕,也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学者。”据身边工作人员介绍:王立军在一些学者面前很斯文,戴着眼镜,说话不多,即使要拒绝什么事,也会面带笑容,轻轻摆手示意。但是,没有客人时,他也经常爆粗口“草你妈”“你妈B”。

王立军热爱书法,另有雅号“龙山书人”。他批阅文件,经常使用繁体字。在他的影响下,一时间重庆警营、大厅、走廊、厕所等地,繁体字随处可见。他喜欢在客人面前挥毫泼墨,偶有题字,镌刻于石,只是撤职后,被重庆警方迅速铲除,故今日难寻。我闻此叹曰:“可惜,实在可惜,历史人物的真迹,易毁难得。”

王立军长得一表人才,手持微冲,威风凛凛;架上眼睛,文质彬彬。我问:打枪时,他为什么不戴眼镜?他身边的人说:他的眼镜是平光,没有度数。

“平光镜?”我诧异。


雄鹰

王立军办公桌右边有一只落地的木刻大雕,俗称“老鹰”。王立军是地地道道的汉人,组织上为了让其当选十四大代表,故协助将其民族改为“蒙族”。自此,王立军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乌恩·巴特尔”。

后有记者杜撰:“1959年12月26日,当一轮红日在喷涌的朝霞中,冲破东方地平线冉冉升起的时候,内蒙古阿尔山脚下,一个男孩呱呱坠地。蒙古人给新生儿起名字有个习惯:参照天、地、时间等自然现象。于是,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父亲,给孩子起了个富有浪漫色彩的名字:乌恩他就是王立军,当金色的太阳喷礴而出的时候。小乌恩王立军承袭了远祖成吉思汗的一脉雄风,他从小就练习骑马、射箭……”

这段胡编乱造的事实,把王立军弄得五迷三道,久而久之,亦幻亦真,似乎他也搞不清自己是哪族人了,竟以蒙族血统为正宗。草原雄鹰是蒙古族的骄傲,从此,王立军的生命中又多了一个图腾。

办公室那只雄鹰是王立军从东北运至山城的,放在写字台右侧,起身抚之,壮志翱翔。王立军还经常订购木雕雄鹰,赠送友人,以此励志共勉。

王立军热爱毛泽东,独钟毛泽东那首《沁园春·雪》。在一本经王立军钦定、取名为《视界》的画册上,雪中大雕的画面从不同角度出现五次,王立军盛赞大雕“自由翱翔,只有征服,没有妥协”的高贵精神和“摧山撼岳、纵横万里、气吞山河、雷霆万钧”的恢宏气势。

有人告诉我说:王立军把重庆警校佩章上的盾牌改为了“雕牌”,把平台民警衣袖上的盾牌改成了四只大雕。

我问:“为何是四只大雕?”

答:“因为四笔刚好写出一个‘王’字。”

我不以为然,呵呵一笑。朋友见状,忙解释道:“真的,王立军很讲究这些,你住的这家酒店,以前叫戴斯大酒店,戴斯是国际品牌连锁酒店。王立军觉得‘戴斯,就是待死’,于是改名‘天来大酒店’,意思是‘天子熙来’。”

听后我笑翻了:“天来?哈哈……这也太直白了吧?”


骏马

紧靠“大雕”是一匹奔腾的骏马,它使我想起项羽帐下悲歌:“骓不逝兮,可奈何?”我想王立军的内心世界,昔日一定有英雄的情结,今天也一定有项羽的凄凉。


骷髅

有人说,王立军的办公桌,是各种文化的集大成。也有人说,他的办公桌,就像是自由市场里的一个杂货摊。据一些人回忆,除了文房四宝外,还有三四个喝水杯,他每天要喝红茶、绿茶和泡有中草药的大补茶。

桌子另一边,有电影中海盗船的舵盘,有人说舵盘的意思是“大海航行靠舵手”,也有人说是“一帆风顺”。到底是什么意思,恐怕要问王立军。

办公室有一面五星红旗迎着空调暖风,高高飘扬。红旗下国际刑警组织的标志和天安门华表雕塑相映生辉。墙壁上有一张张放大的照片,除王立军外,黑眼睛的少,高鼻子、蓝眼睛、黄头发的多。

在繁杂玩物中,最令人悚然的是办公桌上大小依次排列的六七个骷髅,骷髅个个眼眶深陷,龇牙咧嘴。


通宵达旦

王立军在重庆的办公室很大,有两百多平米,里边有办公区域、会客区域、休息室、厨房、厕所等。他刚到山城时,吃住、工作都在这里。办公区域的灯总是亮着,连睡觉也不让熄灯。

我问:“为什么?”

曾在他身边工作的人说:“为了给市民一个好印象,认为他每天工作到天亮。”


梦醒时分

有位记者说:“王立军始终生活在自己的童话世界中。”

或许,他正是在自己的童话世界中,玩着“魔兽斗”的游戏。梦醒时,已到了“美领馆”。


2013.5.11 于山城天来809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