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2日星期日

出租车“调价”的神奇逻辑 —— 涨!涨!涨!


 [晚报导读]5月7日,北京发布出租车调价听证方案,调价方案有两个,分别为每公里计程2.3元和2.6元,起步价均为13元,燃油附加费调整为对全部乘客加收1元,高峰时段低速等候费为每5分钟加收2公里租价。调价收益全部归司机,司机月均总收入能达到6000-6800元左右,听证会将于半个月后召开。价钱上涨究竟谁得实惠?涨价,能缓解打车难?为什么成本都要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司机上交出租公司的“份子钱”的依据是什么?为什么不能降? 谁才有资格办出租车公司?

1、涨价易,撼“份子钱”难
 
  @雪岩n:方案二就是给一垫背的,让人感觉似乎涨的不多,还得对FGW说谢谢啊!既然打着提高司机收入的旗号,为什么不想着减份子钱却要让乘客多掏钱,既得利益集团真V5。



  @央视评论员:北京市发改委今天发布了出租车调价听证方案,总结起来就是三条,涨价、统一电召、燃油费由临时收费成为常态。很显然,在下决心改革北京出租车行业管理体制、调整扭曲的利益格局和通过涨价增加司机收入、抑制部分市场需求之间,北京市选择了后者。

  @荣剑2013:北京出租车调价听证方案出笼,不出大家所料,就是涨价。两个方案供选,一个涨43%,一个涨62%,涨价部分全部归的哥,而消费者则是唯一买单者。北京发改委称,方案体现了政府公司司机和消费者四方共担的原则,但实际上政府和公司这次没有任何新的支出,完全是消费者独自承担涨价,这居然也被称之为改革。

  @杨锦麟:【出租车调价,治标不治本】:出租车价格一涨再涨,杨锦麟要提醒发改委的那些官员,出租车行业的定位一天不理清,垄断利益格局一天不打破,最终得益的还是那些掌握了稀缺而垄断了出租车经营权的人,改来改去的结果,就是富了老板,肥了官员,苦了司机,坑了百姓。

  @王克勤:【出租车习惯性强制涨价,是祸国殃民】北京又在酝酿出租车涨价,依然要将涨价成本转嫁公众。任何正常的企业,当原材料成本上升时,理应企业自我消化,而非刻意转嫁给公众。每每要求涨价,本质是依靠垄断地位挟持权力获得更多收益。霸道的强权,习惯了向沉默的公众抢劫更多钞票。

  @老徐时评:北京出租车调价,是公众最不愿意看到的起步价和每公里价分别上调的方案。为了提高司机收入,出发点很好,但是为何都要让乘客买单? 打的成本增加势必让更多的人选择买车。份子钱为何一分钱都不降?放开经营打破垄断为何寸步难行?难道所谓的改革就是涨价?涨价后谁能保证增加的部分都能到了司机手里?


  @喔哦哦鞋子找不到了:大清乾隆闻子民抱怨打轿难,轿夫收入低。于是微服私访躬身坐轿。遂得一手资料,惊愕轿子公司主子乃开朝八旗朱二代。计上心来诏书天下,提高打轿钱,不减份子钱,增加品级官吏轿贴。最终子民寻医急事等打轿费用上升,暗自叫苦不迭。轿夫高兴未久,份子钱又升.....子.民抱怨打轿子难,轿夫收入少周而复始。

2、神秘的“份子钱”

  @凌人心语:1、什么叫份子钱?就是不管你赚不赚赚多少,我的那份一分都不能少;2、出租车为我独有,你不可能有,想营运只能找我,我永远是老板你永远是伙计,这好比天赋神权;3、当今的出租车份子钱比封建社会地主收租更野蛮更残酷更无耻。


  @李敖门下的走狗:每天早晨一睁眼,就欠着200块钱份子钱!

  @芙蓉姐姐:刚乘坐出租车了解到,目前北京一共有66000辆出租车,其中50000辆双班每月每辆交份子钱8000元合计400000000元,另外16000辆单班每月每辆交份子钱4000元合计64000000元,北京市出租车每月份子钱收入总计4.64亿元,一年55.68亿!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份子钱要乘客来买单?你降点份子钱会不孕阿!

  @头条新闻:【北京出租车公司月入4亿份子钱?】据新京报,北京出租车公司收入额98%来自份儿钱,可将其暂视为全部收入。北京目前共有单班车39600辆、双班车26400辆,其中单班车每月份儿钱为5175元,双班车为8280元。由此可计算出租车公司每月总收入约为4亿余元。份儿钱究竟是否有下降空间?

  @硬左爪: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出租汽车公司凭什么定那么高的份儿钱啊?而且这个市场并不是自由竞争的开放市场。出租车公大多是原来郊区的乡镇干部权力寻租的产物,解决这个问题,实现真正市场化才是正路.

  @秋天阳光下的美丽:弱问一下:份子钱到底干嘛用的?

  @财经网:北京发改委表示,“份儿钱”形成有一定历史原因,十分复杂。市交通委正在抓紧研究相关政策。关于33%企业成本,有近一半是用于驾驶员岗位补贴、五险一金、燃油补贴等方面,其他还包括折旧、保险和年检等。


  @扬帆去远航:撼“份子钱”难,地球人都知道“份子钱”并不都是出租车公司独占的,还要向掌权的人的孝敬银子,所以掌权者不支持削减“份子钱”。不要祈望与民争利的政府能为人民做事。

  @玛俜:“份子钱”是物流、人流费增加原因之一,他就像套在鱼鹰脖子上的绳。是禁锢行业发展的毒刺,是垄断食利阶层的产物。

  @不锈钢木桶:现在的出租车公司就想司机请的保姆,结果是保姆翻身做主了,主人确每天被剥削!

  @商钱W:动份子钱?那是利益集团的奶酪!北京交通委做的方案,他肯定不动自己而是动乘客的奶酪啦,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把主体定错了,乘客向交通委要降价,无疑与虎谋皮!不用听证,结果已经明了。接下来该解决老师,律师,医师,技师,工人,农民.....的收入了,按此方法,涨!涨!涨!

  @123真的很快乐:出租车的定位不清才导致各种乱象,如果是公共交通,就不应该收“份钱”,如果不是公共交通,就应该完全市场化,也不要搞价格听证,那怕上涨到一公里100元,都是市场决定的。

  @大槑寶:这只是转嫁司机与相关部门矛盾的一场作秀,不应过多指责营运公司与基层驾驶员。我一直说,公司一定是以赢利为目地的,而你们所了解到的份子钱,其很大一部分都上缴了地方财政,剩余的公司要租赁场地,发放管理人员工资,做车辆日常维护经费。而收缴大额份子钱的有关部门,他们又为整个行业做了什么呢?
 
3、谁才有资格办出租车公司?

  @黄土地上名州人:出租车公司作为企业,它与其他企业不同,无实体,所以无存在的必要。1、它没有担负设备成本,2、车辆运营它没有组织行为,3、车辆状态和安全管理基本由车辆管理所和保险公司代劳,4、公司管理人员并无创造产值,每天消耗资源,还没有劳资行为,5、公司每月收数亿元的分钱,几乎是净利润,除管理人员的费用。

  @人民网:政府拥有运营权,出租车公司拍得运营权后,对出租车司机进行承包管理派“份子钱”。请问申请北京市出租车管理公司需要什么资质?

 
4、打破出租车行政垄断才是正解

  @cui2b8:【有效管理+公平竞争】我的方案:1成立出租车司机公会,个人与公司--包括私营黑车司机--都可参加;2符合资格者均可得到出租车经营资格,没有数量限制;3每车每年交管理费500元,由公会负责出租车司机的考核、发照、监督、处罚,同时保护其权益;4公会董事会决定车租车价格上限,不设下限。

  @王志安:出租车的改革,在我看来,先取消政府补贴是第一要义。每辆车每月补贴905元,一年下来7个多亿。按照北京市2000万常住人口计算,人均掏钱35元给出租市场补贴。道理何在?出租车不是公交市场,补贴打车人没有任何正当性。只有取消补贴,才可能在市场的规则下优胜劣汰。这是比短期内解决打车难还重要的问题


  @财经网:【观点·王彬生:打破出租车行政垄断 中国二次改革破冰之举】北京有两个著名的地区:回龙观和天通苑。最早为居民提高出行服务的是黑出租车、黑小公共汽车。他们反应速度比政府提供的公交服务早,而且赚钱。事实表明,政府效率没有市场效率高。交通资源垄断才是拥堵的制造者。

  @原来是老滕:出租车不能垄断,但并不能无条件准入,服务需要提高标准。现在很多政策就因为政府管理能力不足,只能执行简单粗暴的制度,同时民众也不好管,这里有破坏制度的文化,中国特色之一就是允许不按规矩执行。 

  @兔儿紫:问出租司机,他们说不希望涨价怕顾客少,更希望公司降车份儿

  @xiaoling0628:北京的出租汽车司机应成立行业工会,由工会出面参与价格的制定,否则吃亏的就一定是消费者和出租车司机。学学香港货柜码头工人的做法,选出真正能代表自身利益的代言人来参与市场博弈。司机不组织和团结起来,人数虽多也不过是一盘散沙,最后让人各个击破。事实一再证明,不要相信政府会为老方说话。

  @一兵ebing:其实学习伦敦,取消形式上的公司管理,只需司机有完整的投各种保险、出租司机审查资格,交管局发个执照,一切OK了,省下公司的份儿钱,比涨价给司机带来的收入高得多得多,何必从消费者口袋里抢劫

  @庆囡:既然是承包经营体制,何不再往前走一步,改为个体经营体制。即司机带车加入出租汽车公司,资金不够的可以做买方信贷,公司只规定车型、收取管理费,承担运营管理、安全管理责任,其余全部由司机个人承担,以充分调动司机的积极性。

  @老徐时评:下午刚接受了新华社记者就北京市出租车涨价问题的电话采访,我的观点很明确:1、坚决支持提高出租车司机收入;2、坚决反对单纯涨价,凭什么为司机增加收入全部由乘客买单?出租车公司应公开账目降低份子钱。应逐步增加个体出租车比例。从长远看政府应该彻底退出,开放市场打破垄断,取消出租车公司!


今日寄语:
刚刚出现的事物往往不是最美的,
正在改革中的事物也是这样。
因为革新乃时间之母培育出的婴儿。
——BY:培根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