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日星期五

许昌公安夜袭钉子户 丢盔弃甲被展览

李建国展示警察逃走时丢下的盔甲
26日凌晨,河南省许昌市警察与黑社会人员共计60多人参与逼迁,警察爬上市民李建国的房屋,点燃了发电机组的汽油。李建国一家人被烧伤,而警察自己也被火烧着,直接从三楼上跳下逃命,摔伤送医。

26日晚10点许,记者打通了李建国先生的电话,李先生声音沙哑。他告诉记者,他和他妻子郑桂萍正在三层的楼顶坚守,在他的楼下,还有40多名便衣警察和强拆人员没有离开,他们夫妇将在楼顶度过一个通宵。

“我不知道他们今晚还会不会来围攻,如果他们来强攻,我们将和他们同归于尽。”李先生说,当日凌晨,他们全家遭到河南省许昌市警方与黑社会人员的袭击,但他们不会妥协。

最新进展:李建国被特警带走

29日凌晨1点多,两辆大型铲车,9辆昌河车、7辆轿车,上百人又来到李建国家,李建国房子周围400米外所有路口戒严,人员和消防车陆续调来,铲车开始向房子周围垫土,防止人员坠落。早上7点半,高压水枪开始喷射,现场很嘈杂,目击者表述屋内二人“被浇得可怜”,李二人无力招架,现场能听到刺耳的“噼啪”声。26日晨是火攻,29日晨是水淹 。8点20分,全副武装的武警特警攀上三楼将李建国控制带离。

据许昌警方介绍,李建国行为已涉嫌构成妨害公务罪和危害公共安全罪,目前已正式立案调查。

李先生的房子位于许昌市东城区八一路。27日凌晨不到2点,警方与黑社会人员共计60多人,趁深夜天黑偷偷的来到李建国的楼下。

警方先向他的房子扔雷子炮,企图炸毁李先生家自备的发电机。雷子炮是一种威力很大的鞭炮。

此前,为了逼迁,当地政府已对李建国的房子断水、断电,为了继续抗争,维护自己的住房权利,李建国自己购买了一套小型的发电机组放在三楼。

警方的雷子炮一直放到3点,也没能炸毁发电机。后来,近20名警察强行爬上李建国的房屋三楼,动手破坏发电机组,点燃了发电机的汽油。

大火一下燃烧起来,警察自己也被火烧着。其中一个特警,慌忙间脱掉制服逃命,直接从三楼上跳下去,结果被摔伤。“摔伤的很重,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都还有血迹。”李建国说。

知情的人士刘女士透露,她当时正在医院,看到那个被摔伤的警察被送到医院抢救,“满脸是血”。

警察仓惶逃跑时,把一些装备扔在三楼。李建国后来清点时发现有:一套防弹衣、一个盾牌、一个头盔、一个摄像机、一个手机等等。

后来,李建国举着警察仓惶逃命时扔下的警服、盾牌、以及头盔站在楼顶向民众展示。
李建国全家人被烧伤.

汽油被点燃时,李建国全家人都住在三楼。经过一番拚搏,火被扑灭了,而李建国则被烧伤,头发和眉毛全都被烧没了,脸部被烫伤起泡;李建国妻子的手臂被烧伤。

李建国妻子的妹妹和妈妈当时也住在他家,也都被烧伤。

警察抓不住李建国夫妇,就把李建国妻子的妹妹和妈妈从房间内拖走。母亲晚上被送回来时,因受到了惊吓,神志不清,躺着连话都不会说,而妹妹至今下落不明。

围观群众:夫妇整天坚守房顶 一天才吃一顿饭

民众汤春萍女士白天一直在现场围观。汤女士告诉记者,李建国夫妇整天在房顶坚守着,而在楼下围观的民众,最多时达到300人,警察因此有所顾忌。

当天中午,曾有一位老邻居去给李建国夫妇送饭,但被便衣警察拦住不让送。至下午3点,汤女士才把饭送上去。“我快速把食物拿到他们楼下,李建国见到后放下一根绳子,用绳子把饭吊了上去。这一整天,他们就吃这一顿饭。”汤女士为此很心疼。

背景介绍:警方配合地方政府逼迁李建国

汤女士认为,许昌市警方企图破坏李建国的发电机,仍然采用逼迁的方法以达到目的。
李建国的房子离许昌市政府很近,只有200米,离公安局大楼只有50米。

据汤女士介绍,3年前,在还没有协商好拆迁方案前,政府曾逼迁李建国,双方发生过冲突,结果李建国被打伤,但没有得到赔偿。为此,李建国一直抗争,成为当地的“钉子户”。如今,他周围的房子都已被拆迁,就剩他一家在路中间。

4月25日,许昌市警方指使人把李建国家的沙子拉走而不给钱,李建国家人因此与人发生争吵。

汤女士认为,政府应该先解决以前遗留的问题,给予李建国赔偿,双方协商好后拆迁。她指责警察参与逼迁李建国,她说:“政府不应该采用暴力,更不应该半夜点汽油逼迁,做这些见不得人的事。”

汤女士称,附近的群众都很关心李建国:“我们反对政府使用暴力,或偷偷摸摸的干,我们不希望他们夫妻再受到伤害。”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