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9日星期三

教育之饬:评说海南万宁校长性侵学生案

文/梅春来律师

代理案件的七位维权律师
2013年5月19日我和王全平、闻宇、邓树林、陈武权、隋牧青、王红杰等7位律师介入海南万宁校长奸淫学生案,我们海南之行的任务是:1、向海南省人民检察院对万宁警方的侦查是否涉及渎职包庇提出控告,以促使警方公平公正的办案。2、取得家长的信任和委托以合法的方式介入此案,维护受害女生的合法权益。3、以民间独立调查的方式针对案件的事实、当地的教育环境和网上的各种传言完成一份详尽、严谨的调查报告。

除了海南万宁这起外,安徽潜山也发生了校长性侵9女生,深圳南山昨天又公布了一起老师猥亵案,除此之外,网上还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版本的老师性侵学生案件的新闻材料,这说明此类事件已不单纯是孤立的个案,既然不是单纯、孤立的个案那朝野上下就有必要检讨我们的教育制度和问责制度,否则不足以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

学校之所以需要维系纯洁、纯真的氛围是因为孩子本身的单纯性,然而学校纯洁氛围的维系却离不开大环境的保障,如今我们国家在经济上国有垄断,行政上任人唯亲,立法上忽视弱视群体,司法上腐败堕落,这些大环境上的持续恶化必然将金钱至上、权力至上、关系至上、利己至上等思想以渐进的方式渗入了学校,导致学校管理团队行政化,教师工具化、学生商品化,社会整体物化之后,学校师生之间那种传统的尊师重道,授业解惑、礼义廉耻就全部消退,在此消彼长的过程中,时至今日还有多少老师仍心存教化万民的职责就值得考量?还有多少老师仍坚持自己的职责就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就值得反思?

社会体系物质化和商品化的结果使得司法系统的法官在面对质难时也不得不以“自己不过是打
一份工来”推责,更何况是老师?而放眼当下之中国社会有法官类似的这样想法不仅存在于老师、法官,医生之中,也普遍存在于我们整个公务员体系和庞大的事业单位体系当中,这些人向来自许为社会精英、国家栋梁,但若社会精英、国家栋梁之意识尚且如此低俗,则整个社会意识形态和奉行的价值观也就是可想而知了。

海南万宁校长性侵学生案和全国各地的老师性侵案,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教育主管部门出来道歉,更谈不上引咎辞职,万宁校长性侵学生案是由市政府出来回应公众的质疑,整个事件发展到校长被刑拘,至今也未见教育局有任何所为,似乎这个部门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似的,这也似乎更能说明教育主管部门的厚颜无耻,而民众的纳税不过是养了一帮贪欲寡德的寄生虫。

央视和法医都声称女生未被性侵
检视海南万宁校长性侵学生案,我认为至少存在着四个环节的缺位,第一,家长的缺位,在中国这样礼义廉耻已不再常挂嘴边的环境下,家长就不能仅给子女提供物质上的优待,还必须告诉孩子这个国家有多黑和多烂,那怕是老师这样崇高的职业也可能潜伏着专吃小白兔的色狼。另外,家长还必须反思,从小教育孩子在家听父母,在校听老师、在单位听领导的奴才式教育究竟给我们的孩子带来了什么?纯粹以考试成绩确定孩子的好与坏在传承下代的过程中到底有多大的意义?第二,学校的缺位,大凡老师或校长对学生的性侵,学校的其他老师一定会有所发现,涉案校长、老师的人品或为人如何,其他老师或多或少是知道的,某个老师是否具备教育的师德,其他老师也是心知肚明的,只不过老师们也奉行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利己主义精神,老师们在究竟是该对学生负责还是对工资负责的问题上,他们物质化的选择结果也必然导致个别老师对学生性侵事件的发生,当老师灵魂不在的时候,兽欲就必然占据灵魂的席位,而学校性丑闻的频发也必然最终导致社会对老师整体评价的降低,第三,是教育主管部门的缺位,教育主管部门表面化、纸面化、公式化的考核是老师趋向庸俗化、功利化、无德化的必然结果,学校发生性侵丑闻,不管是教育主管部门还是地方政府均以个案化处理,但个案化处理最大的弊端是认为事件是偶发的孤例,从而不足以整体深刻反思,不予以整体反思也就必然错过对教育制度弊端的检讨,从海南万宁性侵案来看,官方无人为此负责,也无人为此追责,更无人为此道歉,事发后无任何组织成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去调查事情涉及的深度和检讨事件产生的原委和补漏的措施,他们永远如成绩极差的小学生一样不能理解亡羊补牢典故的意义,教育的堕落是以我
们看得见的方式继续堕落着,悲哀的是没有选票问责的我们除了呐喊之外却无能为力地看着教育的继续堕落。第四,司法系统的缺位,中国的司法无疑是政府做伪的工具,海南万宁校长性侵案就宣示了这一点,司法做伪的结果是不仅是政府信誉破产,连带着司法信誉的破产,当政府和司法都没有信誉的时候,民众只能相信自己的判断,这意味着民众与政府、司法处于对立的状态,如果政府和司法起不到保障民众的权益,弱肉强食的丛林规则就会横行于当下中国,老师和校长就会灭绝人伦地将女学生的内裤脱下来以供自己的淫乱,若淫乱在学校泛烂,即意味着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摧毁,这比战争带的影响更为深远,因为战争带来的破坏可以在几十年内重建,但一个承载着国家和民族振兴的教育受到玷污,则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重建,因此,终有一天中国人民对当下司法的评价:即司法是政府做伪的工具。

女维权人士 叶海燕
从大环境上讲,政府追求GDP的结果是忽视了人民的自由和尊严,从小环境上讲,教育追求分数的结果则是摧毁了这个国家和民族未来的良知。

上文的内容本来是想在南方电视台的节目上发表,只可惜南方电视台临时发生了录制设备故障而取消了录制,故发表于文字。

梅春来于2013年5月29日星期三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