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1日星期六

政府成了黑社会还是黑社会统治了政府 (组图)

2013年5月9日下午,江苏南通港闸区秦灶街道桥北村丁玉芳和唐闸街道闸东村高平等遭受违法拆迁的拆迁户去港闸区政府找曹金海区长反应实际问题,在行政大楼楼梯口刚巧遇到曹区长,于是丁玉芳就高喊,奈何曹区长在回头的一刹那走进了电梯,大家赶紧从另一个电梯上了五楼,却不见了曹区长的影子。

没多久便来了区信访局的相关领导和各个街道、村里的干部,还有四五十个不明身份的年轻人满脸杀气站在了过道,访民陆续被带走。

丁玉芳遭遇暴力逼迁,近千平米的厂房和住宅(视频录音证据齐全)即将被政府暴力推毁,无奈找区长讨说法,她满怀希望等待曹区长出来接待,万万想不到,凶残的一幕发生了:这些貌似黑社会的年轻力壮的青年将高平拉扯踢打出电梯(腿上有淤血),将丁玉芳一人关在了电梯里,此时的高平也被政府保安人员阻止其乘电梯。当高平从五楼楼梯下来,已看见丁玉芳闭着双眼痛苦的靠在苏F00756的政府公车上,脸部红肿、严重瘀血紫斑,有很深的皮鞋脚印,面色极其难看,接着汽车驶离区政府大院。。。。。。。

丁玉芳被送回了家,立即报警,出警的秦灶派出所所长秦剑等人做了两个多小时的笔录,期间她一再讲头痛、恶心、耳鸣、浑身疼痛,并拨打12345政府热线反映求助,要求送她去医院检查,可是,警察和街道干部的冷漠实在让人无法相像。晚上六点半丁玉芳晕倒在地。秦所长此时似乎意识到不妙,拨打了120救护,并表示随后就到医院。令人气愤的是丁玉芳在南通中医院抢救室半个多小时,不见街道干部和秦所长的人影;公民单利华再次拨打12345政府热线两次后才接通,同时单利华向南通市副市长沈雷、港闸区区委书记沈红星、港闸区政法委书记将才茂发出求助信息和照片,虽然两位书记及时回复短信,均未见到区政府或街道的相关负责人来医院抢救病人。后经医院检查,丁玉芳被打脑震荡,肾积水,有肾衰竭的可能。

今天的丁玉芬在港闸区政府被欧致伤打已不是第一人,去年,唐闸街道新园村的邵德云被保安所打致耳膜破裂,犯罪分子依然逍遥法外。

由此,我们不禁要问,一、衣食父母来找人民公仆,曹区长为何装聋作哑,销声匿迹?二、这些不明身份的人究竟是以怎样的鬼速袭来?难道是区政府一直就暗养着这些专门对付人民的打手工具?三、当丁玉芳反复强调需要去医院检查,秦剑所长和街道干部为何没有一点同情恻隐之心?四、市民反复拨打政府热线,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为人民服务的平台为何有人脱岗不接听电话?为什么不及时责成相关部门处理?五、为什么秦灶街道领导接到区委沈书记指示后还是迟迟不到医院救治病人?这群人为什么有胆量对区委书记的指示置若罔闻?我们难以想象,接连的在区政府大楼出现如此恶性事件,究竟是政府成为了黑社会?还是黑社会统治了政府?

丁玉芳电话 13338827885 沈雷市长电话 13815203333
沈红星电话 138629366 将才茂电话 13328096007
高平电话 13962750939 秦剑电话 13390963089
单利华电话 3615235498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