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1日星期五

64廿四年的等待,希望,失望,绝望!



丁子霖说,当局不仅剥夺了儿子的生命,也剥夺她祭悼儿子的权利。

“六四”24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组织发表联名公开信,题为《“希望”已渐渐消失,“绝望”正渐渐逼近》。

天安门母亲组织发起人丁子霖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现在还没有绝望,但绝望在‘渐渐逼近’。”

两个不能否定

24年前的6月3日深夜,丁子霖17岁的儿子蒋捷连在北京的学生民主抗议活动中中弹身亡,丁子霖后来与在天安门事件中死难的家属组成天安门母亲组织,要求政府还其公道。

24年来,中共没有在六四问题上做出丝毫让步,如今年届77岁的丁子霖和81岁的丈夫蒋培坤感到“悲观”。

让丁子霖感到悲观的是习近平今年年初提到的“两个不能否定”,即“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

丁子霖对BBC中文网说:“对我们来说,改革开放的前30年毛泽东犯下的罪孽深重,数千万同胞死于非命;后30年,邓小平当年对市民和学生的和平诉求予以坦克和机枪血腥镇压来回应,二者都是不把人命当回事。”

同为天安门母亲成员的张先玲对BBC中文网说:“两个不能否定让人失望,反而拿出不能否定毛泽东的话,这让人觉得是走回头路。”


蒋捷连生前照。儿子蒋捷连24年前在北京木樨地中弹身亡,成为丁子霖夫妇心中永远的痛。

对丁子霖和张先玲来说,习近平的“不能否定”似乎给“六四”盖棺定论,不会做出任何调整。

悲观

丁子霖说:“我们对新的领导人真的曾抱有很善良的期待,这20多年,我们这些母亲的心非常单纯和善良,非常艰难,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她说,天安门母亲自1995年开始接连写了36份致两代会和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以及公告、祭文,至今石沉大海,没有一句回应。

丁子霖说:“江泽民时代我们等了10年、胡锦涛时代我们又等了10年,习近平现在还在‘说梦’,耗得起吗?”

丁子霖表示,如今无论对中共还是从民间来看,她对平反六四都“不抱乐观”,“有生之年如此、身后也不抱乐观。”

她说,过去一年有四位天安门母亲成员离世,甚至有人自杀,“一个一个地都走了,这让人心碎和难过”。

不过,她说,虽然悲观,但也要“抗争到底”、“要珍惜每一次的机会”。

张先玲则相对乐观,她对BBC中文网说:“现在资讯很发达,有一些中国年轻人在为六四抗争、为六四发声,虽然力量很薄弱,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张先玲说,正义必定要战胜邪恶,“六四”是绕不过去的。

至于“六四”当天,张先玲说,她会一如既往地与六、七个难属一道前往北京万安公墓祭悼死难的孩子,“无论当局是否骚扰”。

而对丁子霖来说,她已于三月份就向当局提出去当年儿子死难地点——北京木樨地祭悼,不过当局一直未予回应。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