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6日星期一

城东镇的 “ 黑色25 号 ” —— 强拆致两人死亡

杨飞患有精神病的母亲
江苏省海安县城东镇的 “黑色25 号”,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海安城东镇堑南村连续发生两起因为拆迁引起的自杀事件。 2013年3月25日堑南村张英兰因拆迁不愿被 “上楼” ,喝农药自杀身亡。 4月25 日堑南村 29岁的单身青年杨飞又因为拆迁投河身亡。

江苏省海安县城东镇以万顷良田建设的名义,在没有向村民出示征地、拆迁的任何合法手续,也没有给村民合理的安置、补偿的情况下,就要求村民签订拆迁协议,拆迁房屋,因此大部分村民都不同意搬迁。对不愿意搬迁的村民,镇政府拆迁办一边动用方方面面的关系采取软磨硬泡的方式上门做工作谈拆迁,一边动用拆迁公司的人晚上到村民家里砸门窗、放鞭炮等手段威胁恐吓逼迫村民搬迁,很多村民为了家人安全,不得不签订拆迁协议。陈长山因为家里有亲戚在政府部门工作,其亲戚多次上门找陈及其家人动员拆迁,陈一边是碍于面子一边也怕拆迁公司的人上门骚扰家人,被迫签订了拆迁协议,协议签后第二天早上即 3月25 日,陈长山还未来得及将家里的家具等物件搬出,城东镇就派人到他家里强行搬迁,将他的家具物件扔到外面。其母张英兰本来就不同意拆迁,现在看到拆迁人员到她家里如狼似虎扔东西,想到自己用毕生积蓄辛辛苦苦建起来的家园就要毁于一旦,她是又气又急又怕,便上前阻拦、理论,但是根本没有人理会她,无奈之下张以死相抗,她拿起家里的农药 喝了下去,这些搬迁人看到张英兰喝农药,不是上前劝阻,送医院救治,而是悄悄向上面通风报信,相继离去,家人和邻居立刻把张英兰送新生医院抢救,但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 ”

城东镇村委会
事发后城东镇政府为了掩盖事实,派公安和社会地痞流氓近二百人,开来灵车企图强抢尸体,毁灭证据,他们包围了死者家人,不让把尸体带回家,在冲突中死者儿媳被打伤,在场的所有村民以及围观群众帮助死者家人将死者绑在椅子上,保护其家人一步一步抬着椅子向前移动,最终从新生菜市场挪到新生大桥东边,突破围堵,把死者抬上了女婿开来的车,最后才安全的把尸体运回来。

据张英兰的女儿说,镇政府给她家10万元补偿,并且承担所有的丧葬费用,要求他们家不对外面讲,不要再追究此事。

杨飞,家境贫困,父早亡,母有精神疾病。原本在石家庄打工的杨飞因拆迁赶回海安,面对拆迁,杨飞仅提出住房安置和将母亲由政府送至养老院养老。在得到当地政府的承诺后签下协议,怎知协议签好后被告知,送母亲去养老院可以,但必须自己承担每月1200元的费用,还一定在4月25日早7点前交钥匙,遭到愚弄的杨飞绝望之下在4月25日早6时许跳河自尽。时至今日,杨飞的尸体仍然停在家中,无人问津,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好像对此浑然不觉,她早年丧夫,晚年丧子,她将如何生活下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