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3日星期二

你看不到的场景


4月16日,新华网「新华社区」有一个图片新闻《国人何时能不再这样冷漠》,一共28张图片。你得翻27页(有一页是两张图片),给 新华网赚起码27次广告费。但是奇怪的是,虽然每一个图片都是一个社会问题,都是一个悲剧故事,但是此新闻没有图解,一个字都没有,而且不能下载!


很多人都发现了这个问题,新华网大部份图片不能下载,而有少量的图片可以直接下载,哪些可以呢?什么十八大啦,两会的部份图片啦……。反正替「伟光正」涂脂抹粉的图片就允许你随便转随便载。天灾人祸的,你想下载,那绝对是得另费功夫的。所以,搞这篇文章花费时间不少。其它的媒体倒是有星星点点的解释,起码告诉读者,这张图片大的轮廓上讲的是什么。

我把第13张图片两岁小悦悦和第21张图片挟尸要价调到最前面来,因为大家对这两个故事太熟悉了。说到小悦悦,必须得说说两岁的小伊伊。

那时候还有铁道部,就是江系控制的 那个铁道部。十八大任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的江系人马张德江当时是政治局委员、副总理。中央派他处理动车事故,还没有查找车里是否还有活人,他就下令把 出事动车扔下30米高的桥下。时任温州特警支队长邵曳戎坚持要先在铁轨上也就是原地清理,再把车扔到桥下支解。结果发现了车厢里的小伊伊。这个发现引发全 国人民的愤慨,矛头指向江系,于是邵曳戎没有被提拔,反倒撤职了。小伊伊的父母被发现时都停止了呼吸,她活是活了,但她两条腿上的肉也差不多没有了。

小悦悦的故事虽然完全不同,但也同样是描述一个人心让狗吃了的过程。

两岁小悦悦的悲剧是整体国人的悲剧



小悦悦没有被抢救过来!

2011年10月13日下午5点半左右,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镇的广佛五金城发生了一件震惊全世界的事情:一辆货车驶过广东省佛山市一硬件市场 里狭窄的小路上撞上了一个两岁的小女孩小悦悦。司机刚开始停了下来,然后就开走了。小悦悦躺在马路上又被另一辆厢型车辗过。一个闭路电视记录下了前后7分 钟有18个路人经过,却视若无睹!最后救小悦悦的是一个拾荒阿婆。

阿婆说:我什么都没想,就想着救孩子。有网友说:附近街坊得知陈贤妹救小悦悦的事,只有少数人认可她的善心。记者询问街坊看法,大部份人并没关心孩 子现状,而是追问「捡破烂的陈姨奖励几多钱?」当得悉慰问金有2万多时,他们竟嘘声一片,说「陈阿姨发达啦!」「好彩啊!」最后,小悦悦还是没有活下来, 让她的妈妈悲痛欲绝。

制造落水事件挟尸要价高额捞尸费



魔鬼心肠!

2010年10月24日,为了挟尸要价,几个魔鬼心肠的人在荆州宝塔河江段江滩上设计两名小男孩「不慎滑入江中」,正在附近游玩的长江大学十余名男 女大学生不知是计,发现险情后,迅速冲了过去,两名少年「获救」,而3名大学生何东旭、陈及时与方招则被江水吞没。这里每天都有这样的事发生,所以每天都 有死人,那几个看似渔民的魔鬼每天都挣这种黑钱。

参与救人的长江大学文理学院学生李佳隆证实,在两个少年落水不足5米的地方就停着一艘机械渔船,20米处有一家叫蓝色家园的水上渔船改装的饭店,当这三个大学生被江水吞没时,那两名小男孩却安全上了岸。

「我们同学都给渔船的老板跪下了,求他们看能否捞救方招3人。老板说,长江上哪天不死人,不死几个人我们靠什么挣钱啊?」当天参与人梯救人的一名同学说:「当时老。板说了,活人不救,只捞尸体,白天每人1万2千元,晚上1万8千,一手给钱一手捞人。」

活人不救,只捞尸体!

「他们把捞尸体当作职业,只图赚钱,没有人性。」现场多名同学证实,打捞船船主挟尸要价。有的目击者还现场拍下照片为证。

画面上,被打捞上来的一具大学生的遗体被绳子绑着,大半个身子浸在水里;一名穿白衬衫的老年男子,一边拉着绑尸体的绳子,一边摆手和岸上的师生谈价要钱,表情木然。捞尸者就干脆坐在船上等着学校领导派人回校取钱。

一张船主正在宝塔河边小卖部前数钱的照片被曝光后,李佳隆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的人就是谈判收钱的那个人。

就在3位英雄大学生的追悼会当日,近3,000民众自发来到了长江荆州段的宝塔河边悼念救人溺亡的学生。当愤怒的民众再次遇到一名事发当天「见死不救」的所谓渔民时,就往船上扔石头、夺渔网,差点掀翻了渔船。

一名参与的荆州市民表示,认出那人后,我们就疯狂的冲到江边。大家齐声高喊要掀翻他的船,一中年妇女冲上船抽了他两耳光。「现场的人情绪都要失控了,我们都想把他们连人带船一起掀到江里喂鱼。」

另一市民提供的视频显示,民众在江边围住了渔船,纷纷指责渔民的不道德行为,该渔民辩解说:「我也没办法,别人不让救,我不敢救啊。」

当地民众透露,这名渔民平日打鱼是幌子,在宝塔河江面上靠捞尸体赚黑钱才是他的主业。但职能部门从未管过他们。

地铁车厢里常见的故事



五千年文明已经消失殆尽

年轻人都占着地铁车厢里的座位,一位年纪很大的残疾人却站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没有一个人向她投去善良关切的目光,更不要说让座了。

还记得2007年发生在南京的一个新闻,一天上午,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张小姐从应天西路车站乘坐61路公交车回家,当时车上的人不多,基本一人一个座 位,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由于车子在行进中的颠簸而站立不稳,尽管她双手紧紧攥着车把手,但身子依然无法控制的左摇右晃,但没有一个人生出恻隐之心。

司机受不了了,开始播放语音提示:「各位乘客,请给身边的老弱病残、孕妇让个座,谢谢……」张小姐的眼睛扫视着前后左右的坐客,车上乘客没有任何反应和动静,死一般的寂静。

司机愤怒了,回过头来盯着离他最近的那个坐在「老弱病残孕」专座上的既不老弱又不病残也不能怀孕的中年男子,那人无动于衷的瞟了司机一眼,把手往前面的座位靠背上一搭,埋下头去干脆用脑瓜顶抵抗司机谴责的怒视。

通常提示只是播两遍,有没有人让车,司机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这次司机竟一路不停播放,整整放了一站路的时间。车已经到了下一站,但还是没人让座,好象他们的屁股与座位之间粘着万能强力胶。

令人意外的是,有善心的司机索性把车停在站边,打开车门,不走了。语音提示还在一遍遍播放:各位乘客,请给身边的老弱病残、孕妇让个座,谢谢……,各位乘客,请给身边的老弱病残、孕妇让个座,谢谢……,各位乘客,……

车上开始弥漫、传染一种叫做「尴尬」的物质,坐客们表情开始变化、变化、变化……,但最终没有在「良心」、「善心」、「将心比心」那里落下脚,哪怕只是瞬间。车上乘客居然用行动齐刷刷的做出一个决定──决不起身让座!

极度失望的司机突然转身对乘客说:「你们没有人让座,那我来让座!」对社会如此冷漠感到彻骨寒心的张小姐向司机投去含有泪花的感激目光,不是为了这个座位,而是他的同情心。 此时,全车人的神经似乎才恢复知觉,对司机的行为感到「愤怒」,认为他损害了全体乘客的「权益」,事情闹大了,这件事才成为新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