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7日星期六

不只是天灾,更是人祸——写在四川芦山地震之际

四川芦山地震
五年前,5月12日,我还是一个爱国青年,从央视和环球时报传来汶川地震的消息,和无数国人一样,悲痛热血,我认为报效国家的时候到了,要用我们的血肉筑起新的长城,恨不得立马飞到前线奉献自己的绵薄之力。于是,开始了捐款,开始国旗下的讲话,开始默哀祈福,那个时候的主旋律是“化悲痛为力量,让死者安息,让生者坚强”。看到四面八方的救援纷纷涌入汶川,目睹国家领导人泪洒现场,见证全国人民上下一心,众志成城,看到伟大国家在地震面前的积极表现甚是自豪骄傲,为人性的光芒震撼,为抗争救灾的伟大胜利骄傲。

五年后,4月20日。一个全新的地名,芦山。7.0级地震。面对灾难,这个国家再一次聚焦四川,人民心系四川。人们又像重播五年前的剧目一样,万众一心开始另一场抗震救灾。但是,五年的时间,让我改变的太多,我不再热血沸腾,不再做央视和环球时报的受众,不再会捐款或者希望出现在前线。我开始明白这个国家的行为和举动,明白这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明白每一个你我在灾难面前能做的太少太少。

前几天,人们就在微博上讨论四川一带的异常活跃,纷纷害怕是不是地震,于是关键时刻专家出面,一语定民心。想起来在2009年,中国专家称汶川附近再发生大地震要等4000年。这一次的灾难无疑给了他们重重一巴掌,但是这又如何,重来一万次也是这样,专家的作用就是出面辟谣,稳定民心,然后若干天后言论被现实打倒地震发生后,国家地震局最初测定为5.9级,国外发布数据之后,立马改口7.0。对于一个仅千分之一的经费运用于地震预报的国家地震局,毫无价值存在着。地震之前我们只需要十几秒的提前预报,无数的生灵就不会死去。但是,这一点,在中国,似乎难于登天。13年4月13日民间微博准确预测雅安地震。4月18日地震局称民间预报地震违法。地震局干的事,是震前稳定民心和打压民间预报机制。

五年前的汶川,我捐的二十块钱,也许化身为无数贪污行径的“刀下魂”。这次我不会再捐款,除非我可以亲手把钱交到灾民手中,哪怕是十块钱。今天中国红字会公布收到的捐款金额是14万,在五年前,这也许是某一个人捐出来的数字,但是今天,中国官方最大的慈善机构,在李连杰的壹基金的两千多万面前,红十会在网络上面收到的是10万多个“滚”和民心尽失。人们戏言要捐款请直接打入郭美美的账号。

一年前的4月14日,青海玉树地震两周年,可我们看到的还是生活在帐篷里的可怜人们。各方捐赠高达几十亿的善款,官方豪言一年半完成重建。可是两年过去了,只有县政府的大楼巍然耸立,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包括汶川,灾后善款没有一笔是公开的,建的最快的是绵阳市政府大楼,人们依旧在贫乏的医疗条件和帐篷中死去。没有被地震夺取生命的,死在了“伟大”的抗震救灾面前。

五年前在北川,五层高的新楼倒塌后只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而几十年前修的旧楼竟没有倒塌。楼房脆得像饼干一样且建渣里面没什么钢筋,连一楼的学生都没来得及逃脱。无数的学生在那次灾难中死去。垮塌7000多间校舍,死亡学生上万人,这是个令人痛心疾首的耻辱纪录。可是今天我明白建渣里的钢筋并不是帝国主义悄悄抽走的,那些孩子也不是死于侵略者的魔爪,而死于自己人的脏手。今天的芦山,一天的新闻里,都没出现关于孩子和学校的身影,我知道五年前的“五不报”又出现了,五不报的第一条是不准报道学校和学生。报道要突出党的领导,突出政府功绩,突出英雄人物。早上八点,那些补课的学校应该刚开始上课,祖国未来的花朵,又一次面临着灾难性的毁灭,但他们的消息,我们一无所知。

五年前,我们歌颂这是一场抗震救灾的伟大胜利。请问我们胜利在哪?我们站在无数的鲜血和尸体上,自豪的向世界疾呼。讴歌英雄谱的主流电视媒体,将镜头一次次对准领导人官员,而不是平民百姓。每一次的救灾物资送达,非得民众面对镜头流泪感谢才罢休。国家,这就是你的责任,不要把责任当做是对灾民的恩惠,不要居高临下,不要把应做的事退给民间和民众,更不要站在逝者的尸骨上歌舞。这一次,芦山,我们也不要。

当我们看到,地震当前雅安收费口依然坚持收费导致救援军车拥堵,救援应急车也不放行;当我们看到,7.0级地震就可以重创中国,让至少可以扛八级地震建筑的日本情何以堪。当我们看到在灾难面前人们苦于捐款无方,我们知道,这不仅仅是天灾,更是人祸。

我可以预见到未来一个月里高调的救灾行动,这将又是一场新胜利。四面八方的救援力量涌入四川,与日俱增的善款数字,国家领导人落下的眼泪,默哀,媒体报道党的领导政府功绩和英雄人物。这出戏剧上演了太多遍了,我开始麻木。地震只有三个月,但救灾需要十年,二十年。我们汶川玉树还没有重建完全,芦山又加入这样一个行列。我知道遇难的人数在不断增加,我们只希望一场公开透明的救灾。关心每个人的生命安全和灾后生活,而不是烟火般的作秀,十天后一切又归于平静。我们不希望政府只是拿着剧本在重演,用好人民赋予的权利,把灾难降到最低。我们需要的是一场关心基本的人的救灾。

在中国,每天都有事故和自然灾害发生,丧生的人少则几十,多则几百。但是这一切,都没引起人们和媒体的注意。前些天的西藏泥石流,死亡上百人,近些日子的山西煤矿爆炸,死亡几十人,我说不出具体数字,因为这一切,都没有像今天一样的媒体关注。有的只是边边角角的报道。近些日子占据媒体的是死三四个人的美国波士顿爆炸案。担负着社会责任的媒体,舍弃国人的死亡,轰炸式的报道波士顿,令我失望透顶。中国人往往对地震有着数不清的渊源,也只有地震能把媒体拉回国内。因此我要说的是,不只是死亡了成千上万的灾害才叫灾害,才提得起你们的注意,每一个国人的意外死亡,都是这个国家的应该关注的事情,把视角更多的放在人的生命及人权上来,尊重每一个公民,尊重每一条生命。

我们都深爱着这个国家,但不是自我催眠的英雄幻想,而是务实的爱国主义:“爱国主义是给孩子修校舍时少一分回扣,多几根钢筋;爱国主义是少修点豪华办公楼,多建些实用农舍;爱国主义是少宣传些虚假的英雄,多公布些逝去的名字;爱国主义是能让国民在这个国自由迁徙、念书,而不是平民子弟五证齐全才能就读京城;爱国主义爱的不是国家专政机器,而是去爱一种共同价值观。重要的不是拥护广袤的领土,更重要的是拥有生命的尊严”。

夜深了,无数人还奋战在前线,无数生命还在挣扎。你们一定要坚持,无数国人为你牵挂。我们每一颗心,汇集在四川的天空,相信我们与你同在,为你照亮生命的夜晚。为四川祈福。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