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9日星期一

倪文华法律顾问在江苏半月行

2013年3月21日星期四,我到了如皋,与如皋钱琴夫妇、田淑华,还有南通张亮、单丽华等到如皋迎春派出所,要求释放冯兰美,恰遇所长接待日。该所所长衣冠不整,叼着烟,拒绝接待我们,还推倒了冯兰美的女儿崔亚丽。钱琴报了警,110未到,又向督察举报。督察来了,但为派出所辩护。

22日,我与崔亚丽、张亮以及徐丽艳夫妇到南通市公安局反映,转到该局信访办。信访办说,冯兰美在如城镇政府的法制教育学习班内。下午,我们去了检察院,检察院受了我们关于如皋政府工作人员非法拘禁冯兰美的材料。晚上9点,如皋公安督察赶到南通调查如皋迎春派出所警察野蛮执法事件,我与崔亚丽参加了,一直调查到晚10点半。同时在场的,还有该派出所的警察也在场。问题是该派出所的警员应当回避而未回避。

23日星期六,我到无锡,看望住院的丁红芬。下午4点多,我与无锡维权人士50人左右,营救无锡锡山党校黑监狱的李梅芳,一举成功,随后报警。警察到现场不处理,激怒了黑监狱受害人和维权人士。警察被围住,不得抽身,打电话喊来了特警。民众毫无畏惧,口号声此起彼伏。

3月24日星期天,我到了常州,拜见了权利运动创始人张建平。这是一个应当感动中国的人物。张建平因车祸致残,坐轮椅,一双拳缩的手,全靠大拇指的关节在键盘上辛苦击打,为饱受冤屈的访民书写维权材料。篇篇文章不寻常,字字看来皆心血。张先生令我感动,令我难忘。张先生请我帮常州的征地受害人袁耀华写一份法律文书,我欣然答应。张先生的精神激励了我,我不敢偷懒,次日,一早写就,如释重负。

25日星期一,我又到了如皋,原打算再到迎春派出所去报案,询问冯兰美的下落,忽然听说于教授已经到了无锡,便与钱琴夫妇、南通张亮等到无锡,找了一家旅馆住下。

26日星期二,我们打听到于教授在鼋头渚,兴冲冲地赶去,却被告知,因上星期六发生了“劫黑牢”事件,不便相见。下午赶到无锡维权小花园,群情激昂,拉出横幅与标语,合唱歌曲,高呼口号。随后,赶到羊尖镇廊下王建芬房屋所在地,展示联合国旗帜,惊动了警方。我们还去了丁大卫的老家。当晚,我与钱琴夫妇及田淑华等又返还如皋。

27日星期五下午,我与钱琴夫妇前往征地受害人储祥山家提供法律援助。江苏省如皋经济开发区城市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在储祥山位于如皋市如城镇新王庄10组95号的房屋前贴出《限期拆除通知书》,限令二天内自行拆除该房屋。这使储祥山老人非常焦急和疑虑,自己在宅基地上盖的房屋已经有20多年了,一夜之间竟成了违法建筑。连续几天以来,储家受到严重的骚扰,总是有几个人赖在储家门前打牌。储祥山家属说,这伙人天天来此,逼储祥山拆房腾地,致使储祥山全家不得安宁。钱琴夫妇和我拍下了这伙人的尊容。这伙人马上围了上来,说侵犯了其肖像权。钱琴说,我们对你们的侵权行为取证,照相是为了固定证据。随后,这伙人灰溜溜地走了,再也没有回来。我为储祥山写了行政复议申请书,并申请停止执行该具体行政行为。

3月28日星期六,我们得知如皋孕妇王勤家面临强拆,前去围观。从下午3点许始,通往她家的路全部封锁,到处是警察,还有救护车待命。王耀武等只好步行到王勤家附近围观。王勤全家戒备,抗击暴力强拆,八十多岁的老人和孕妇一起上了楼顶,准备与楼房共存亡。他们与强拆队伍一直对持到深夜11点多。强拆队伍方才撤退。次日,如皋主流媒体竟然称“平稳司法强拆”,不知是强拆失败找台阶下呢,还是自我解嘲?

3月29日星期天,为拆迁受害人书写法律文书。

3月30日,到如皋开发区刘裕福家。刘裕福所在村庄的村民难以抵御拆迁方软硬兼施的压力,纷纷搬离,唯独刘裕福坚持维权,拒不搬迁。由于拆迁破坏了原来的道路,村里还单独为他修了一条通往刘家的路。

3月31日,我离开如皋,来到无锡。与无锡维权人士交流维权心得。

4月3日下午1点,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王建芬诉羊尖镇人民政府等野蛮拆迁案。王建芬委托我代理,南通的维权人士也赶来旁听,政府出动了防爆警察和便衣警察。法官认为,本案应当先鉴定是否可以恢复原状后再审理,征求王建芬意见。王建芬需要考虑,于是,法官宣布休庭。当晚,我为无锡一位党校黑监狱受害人写了举报信。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