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4日星期四

安徽阜阳:8岁尿毒症女孩沿街乞讨,惨遭城管野蛮执法!

马蔼柔在病床上
3月30日下午,出身贫寒的8岁尿毒症女孩马蔼柔正在和她的妈妈李谷祯在街上摆摊为治病筹钱,突遇李队长带领的一队城管,将母女俩的全部家当粗暴没收。当时已经身患尿毒症晚期的女孩马蔼柔吓得大哭,病情更为加重。母亲李谷祯泪流满面,但却无一人施以援手。

此事在微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网友们纷纷声援马蔼柔、李谷祯母女俩,同事谴责当事的城管:

@长江直播: 看了都让人心疼的流泪。城管你他妈还是人生的吗?

@笑看风云--飘零:政府请你高抬贵手,给苦命之人一套活路!

@宋子权: 没有给政府添麻烦很值得尊敬!

@布一样的晴空:这条应该艾特李大总理啊,他下午刚在某地看了人家五口人住二百平米的房子,老幸福了

@独立诗人秦进
今天中午阜阳电视台对受害者进行了采访,希望继续关注此事!用微博的正能量,针砭强权,帮助弱者!


下面是女孩母亲向社会的求助信,并附有其联系方式。希望有能力的网友给予帮助:

一个尿毒症患者母亲的申诉求助信

8岁尿毒症女孩马蔼柔,是安徽阜南方集镇任岗大队小张湾村人,家境贫寒,五口之家连半间泥巴房都没有。马蔼柔出生在江西,由年迈的外婆带大,我结婚后,也寄居在母亲家里,靠着母亲的支持度日,81岁的父亲已双目失明,遗憾的是,74岁的母亲去年离世,我顿感天塌地陷,母亲含辛茹苦,却没有享到半天福,我深感自己不孝。

祸不单行的是,半年后,大女儿马蔼柔突发急病,在江西儿童医院被确诊为尿毒症晚期,家里所有的积蓄全部花光,还借了十万多元,真是雪上加霜!冰冻三尺何时化,这样的富贵病让我们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如何能承受?今后的日子怎么过?面对被病痛折磨的女儿,我整日以泪洗面,有好几次都想一死了之。今年元月,马蔼柔从江西儿童医院转院到户口所在地阜阳二院透析,每月要花一万多元,虽然有一些报销,但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而换肾需要几十万,这巨大的天文数字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丈夫马西厚带着7岁的二女儿和一岁半的儿子,拖着瘦弱的身体在外打零工,以微薄的收入维持家庭,他忙得没有时间,只带过我一次到阜阳二院透析。

面对残酷的现实,我只能选择坚强面对,走一条自救之路,可是人生地不熟,加上是一个女人,处处碰钉子,如何挑得起家庭的重担?我连一个月的单间房租都交不起,去找工作,人家一听我这种家庭状况,都婉言拒绝。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我只好带着可怜的尿毒症女儿沿街乞讨、捡破烂,可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面对惨淡人生和别人的耻笑,想起孩子求生的眼神,想起我深爱的家人和可怜的孩子,我必须勇敢迎接命运挑战,于是我选择自食其力,摆摊自救,可万万没想到的是,3月30日下午,二、三点的时候,我的全部家当竟然被野蛮执法的以李队长为首的市城管一队收走(车牌号:后面三位数897),面对粗暴,我可怜的尿毒症女儿当场吓得大哭,病情又加重了,我更是泪流满面,嚎啕大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文明社会,为什么没有我们穷苦人的一席之地?
  自称文明的执法者,为什么要这样残暴对待我们这些弱者?
  城管人员,为什么不能文明执法?
  为什么要收走我赖以生存的家当?
  请积极回应我的正当诉求!
  请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请求有关部门给我雪中送炭,提供必要的帮助!

一个尿毒症患者母亲:李谷祯
电话:18325883906
身份证号:362425197207200021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