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0日星期日

都是小贩遇城管,遭遇却是两重天

香港,法制社会,城管不敢乱来;市民也相对守规矩。
大陆,城管成军了,收复钓鱼岛,只待一声令下;对百姓,那可是比南霸天,黄世仁,刘文彩,周扒皮不知厉害多少倍

李承鹏:我看过一部香港电影:一个流动小贩,平时在街边卖些雪糕。为了多赚些钱,他就进了一批棒棒糖,也卖出了一些。可是有天香港城管一纸诉状把他告上法庭,理由是他阻碍了交通又兜售不在牌照许可范围的商品。这小贩原本在街边开着小店,可是店租太高,生意越做越淡,就关了门。太太又有些残疾,他也不愿引领政府失业救济金,就申请了流动小贩牌照,每个月能赚6000多港纸,勉强可维持生活。


这部电影的前半部基本是资本主义残酷压榨百姓的写照。接下来的后半部:城管把小贩告上法庭后,法官却不以为然,责备城管“如果只因他卖出了几十只棒棒糖就告他,实在缺乏人情和司法弹性,应该先反覆劝诫、酌情处理”。这名1972年出生的法官说,一个市民能在烈日炎炎下摆档做生意,其实是件好事。他亲自向小贩解释了牌照的要求,说明政府其实不是在为难他,只想保持街道整洁。最后法官只对小贩处以两碗炒河粉即100港币的极轻罚款,还劝小贩不要为这次检查影响到心情,好好工作。他承诺,如果路过小贩的摊位,一定会捧场。


影片结尾,几周后这名法官遵守了承诺,前往小贩摊位买了一瓶矿泉水,鼓励他不要泄气,努力工作。


这其实不是电影,是我听闾丘露薇讲的发生在香港的真实故事。在此之前我听过卖烤肠的小贩崔英杰怒杀城管的故事,也听说过夏俊峰的遭遇,目睹城管把小贩追得鸡飞狗跳的情节……渐渐的,对这类战片,我竟有些麻木。可是这香港故事让我一直耿耿于怀,城管居然不可以直接摆平小贩,还要跟区区小贩打官司。对于公门中人法官不给面子就罢了,还跑到小贩摊位买棒棒糖……


这正是香港成为文明社会的原因。那法官真明白了那句成语,通情,才能达理。所有的法律不是为了惩罚,而为了保证人情和人性在世俗生活的正常化。可是大陆的城管却常如满血复活的天兵天将,他们把群众追打得溃不成军时,就像怀揣了天庭玉帝御赐的令牌,驱赶违章建筑的花果山,一切具备正当性。
















必须重复另一个故事:广州的一个妇人带着女儿街边卖番石榴,被没收了水果刀,妇人索要吵骂,城管就说“要不是看你带着孩子,我绝对打你”。城管果真冲过去要打,妇人应激用水果砸向他……城管就掐着妇人的脖子,反绞其手。那妇人一岁多的女儿看妈妈被欺负,大哭起来。而被反绞双手的妇人蹲在车门下,无法安慰女儿,相对落泪。后来警察拘那妇人,她哭喊“我女儿还在哪”,就连女儿一起带走。妇人的老公因讨说法时拍打城管的车窗,也带走。一家三口24小时都在警局过夜。妇人央求看守帮忙给尿湿了的女儿拿一下衣服、尿包,看守斥:“你以为这是你家吗”。


一个香港法官,对违章小贩轻罚重教,鼓励小贩工作的意义且亲自上街为他捧场;一个大陆城管掐住妇人脖子,反绞其双手。那一岁多的女儿不安的哭声,并未打动看守的恻隐之心——隔着香江,上演了两部经典华语电影,是一个世界的两个制式,就是一国两制。拍两部电影吧,一部片名叫《法》,另一部叫《罚》。说实话,中国并不是民不聊生、暗无天日,民众的经济生活也取得相当进步,可权利生活却在经济生活的进步中,没有进步,细节荒诞。


我想问一个长久困惑的问题:是什么让古今中外都天然存在在香港、台湾相安无事的小贩方式,独独影响到大陆的生活。我们从洞穴猴子走向城市组建国家,委托管理者的原因是让它协调人群聚集必然的生活分歧。这是城市管理者该做好的。可是你做不好或本不愿做,只是垄断资源,抬高门槛,唯记得收钱,却忘了夏俊峰也要生存权,那妇人也要工作权。当民众实现天然权利变得艰难,被迫去当没面子的流动小贩,掌握强势资源的你,情何以堪。


有人多年说来说去只说出一个原因:小商小贩影响市容、交通、卫生。可是最影响交通的,难道不是满大街横冲直闯的军车特权车,最破坏市容市貌的,难道不是耗资修建如皇宫的政府办公楼?至于食品安全,最毒,正是天天在CCTV打广告挂满国家质量金奖的品牌牛奶。


你不脚踏实地去抓特权车、形象工程、毒牛奶,却拳打脚踢违章小贩。竟连抓个小贩都要耗资派水军,对比香港法官用一百元成本就树立了秩序而有人性暖意的城市形象,你,丢人不。每当想起那些五毛或自干五晚上一边在路边烤串摊吃得满嘴油,一边用腻腻的手在手机打出一条微博:城管也是人,小贩滚出去。然后回头大喊:再来六个腰子,真他妈比贪官的含铅鱼翅好吃多了。真是奴隶主和奴隶之间意趣盎然的催眠情景。


官家垄断资源-迫使民众违规讨生活-官家暴力执法-民众更加服贴-官家进一步垄断资源-更加证明其合法性。这样的管理模式针对每个行业都这样,想必你知道为什么收这么高的税了,你也早明白不偷税漏税的企业赚不钱。这正是属于你的占道违章经营,只不过那妇人卖的是番石榴,你在卖其他。想清楚这点,你才去谴责那妇人违章经营。


顺便回答几款脑残问题:1、暴力执法不对,可难道占道经营就对吗?答:这句式,活像军车把你别到公交道,交警跑出来打你一顿,还说代表公交车乘客惩罚你侵占公交利益;2、可是那女贩先打城管呀。答:一个瘦小的女人,袭击十几个孔武有力的城管,用水果?3、小贩行迹诡秘、作案分散、偷税漏税,答:请问你说的是不是从不公示财产,也不给非法收入交税且把证据都分散到美国的贪官吗。4、这种落后的经营模式管理难度大、透明度小,商品质量得不到保证,给国民经济带不了多大效益。答:欢迎揭发中石油中石化。


我认为一个平民并不偷抢也不为虎作伥,只用双手做一些本份的职业,是这个社会应该鼓励的良行。可是社会并未帮助他的良行而是制造障碍,迫使其犯了一些小错(占了人行道三分之一),执法者就用暴力对待。这就不是管理,而是征战,不是服务,而是惩罚良行。


中国市长该读读美国柠檬女孩的故事。七岁的朱丽在街头卖自制的柠檬水,食品安全官员以她没交执照费要进行处罚,小女孩大哭起来。这个情节激怒了路人也激怒全美,逼使市长亲自道歉:这个国家的强大来自于创业理想,不能抹杀市民从小的创业热情。小女孩是良行,市长是鼓励了良行。


我不想反对中国的官员出国考察了,但我反对他们出国考察已久,依然一股子塑料审美情趣,他们喜欢千城一面的彩色路砖、铝合金栏杆、玻璃幕墙高楼、人行道两旁几不能有露天餐吧,肃杀、整洁,恨不得像狗舔过一样,时时出动的城管,见狗和小贩都想诛杀。他们忘了香榭里舍大街随处都是露天酒吧,这就是巴黎风情。忘了纽约自由女神像下面就有一排卖热狗的,游走着兜售纪念品的小贩。只要管理得当,正是城市一道风情。


他们只懂二奶的风情,不懂城市的风情。他们的家属在美国,应该告知一个故事:纽约一直允许道路两旁的商家把摊位摆出墙,虽然灯箱、花盆这些伸出阳台店门有些影响交通,可人们一直认为这是街道风景。曾经为了疏理交通,纽约交通局向市长彭博申请把原有“允许摊主出墙3英尺摆设摊位”的规定,修正为“每年评估,对严重影响公共交通的出街摊位予以取缔,或终止核发及续发营业执照”。可彭博坚决否决了这项法案。他说:纽约市应该更有效地利用本市原有的资源,提高人民生活品质,而“人行道摊位修正案”刚好浪费本市很有价值的景观资源。


写到这里,我突然发现我自作多情了。他们不是不懂风情,只是任期所需只要不断翻修城市的硬件,扩大GDP,他们不需要维系一座城市持久的风情。他们只需要12秒的风情。


我看到有人不骂城管,却骂那个妇人居然带着女儿去街上卖番石榴,给女儿创了心理阴影,真是不配当妈的。我想起雨果《悲惨世界》里的芳汀,也想骂骂她:为了抚养女儿,连头发卖了牙齿也卖了,这个实力真是不配当妈的。回到开头,香港法官可以亲自去为小贩捧场买瓶矿泉水,大陆警察连一岁六个月小孩不能在派出所过夜也想不到,且拒绝换尿布请求。想到此处,我一下子明白前段时间的奶粉风波,大陆自己都不屑照顾自己同胞的孩子,却去骂港人不顾同胞情。你造不出好的奶粉,从每一条城管掩杀的大街上,都是找得出原因的。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