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6日星期六

找到了!找到了!死猪源头找到了!

3月初以来,黄浦江上漂流大量死猪,并已开始腐烂,引起市民对饮水质量的担忧。

小编按: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死猪永不休……官员要问?百姓要问?这死猪究竟是从哪里漂出来的?终于,当专家剥茧抽丝,理出头绪以后,人们终于找到了死猪的源头。当格拉森的猪被邪灵附体以后,它们就只有一条路,投海……带来死亡,污染社会……
在 中国人代会和政协会上,那些以"为人民服务"作为口头禅的北京高官们不仅一再地在公开场合对"人民"关切的社会重大问题表现出极端的麻木不仁,而且在一些 危机应对的微妙场合仍然一如既往地讲"官话"、自以为是地讲"错话",甚至是愚蠢之极地讲"神话"。在近两周的会议期间,这些高官们的拙劣表现几乎成为中 国底层民众街谈巷议的一道风景线。
坊间谈论最多的是最近出现的"猪投上海"的现像和官员们对此所做出的各种解释。就像是专门为了北京的两会增添谈资似的,上海居民的重要水源之一的黄 浦江突然出现了大量的漂浮死猪。面对这个现像,最先表态上海官员们立即解释,这些死猪没有影响上海的水源质量,显然是希望以此来安定民心。不料民众并不买 账,纷纷愤怒地要求表态官员亲自品尝被死猪污染的江水。

更为拙劣的表态随后相继出现。据说在死猪的尸体上发现了类似"身份证明"的防疫"耳环",这些特殊的身份证明将来源地指向了浙江省的嘉兴等地。而有 关的浙江官员则对此进行了否认。事件已经发生数日,但是迄今为止,只见报章上各地官员推诿责任的一次又一次声明,却没有看到中央到地方有关部门负责任的解 释和追究责任的具体措施。

最令人捧腹叫绝的是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和副部长窦玉沛关于死猪问题的一次与记者的对话。当有记者问道,村民将大量死猪直接投入江中,是否因为负不起火 葬死猪的费用。两位部长竟然长篇大论地向记者谈论起了有关人的殡葬管理服务的收费问题。显然,这两位部长不是将人错认为猪,就是将猪错认为人了。以至于事 后有的记者调侃到,中国的民政部长人猪不分。

中国官员没有能够有效地应对这次死猪漂浮黄浦江的事件,看来事出偶然,实际上势在必然。在官员腐败猖獗、环境污染严重、食品安全没有保障的中国,老 百姓本来就已经对政府官员极度失望。因此,一旦类似的事件发生,官员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欺瞒和如何自保。他们或是强词夺理,或是装聋卖傻。唯一不做的就 是追究和承担责任,或是去得罪同朝为官的官僚。

民政部的两位部长看似愚钝,实际上暴露了当今北京官员为官的"天机"。首先,不如此的愚钝,他们是到不了今天的高位的。其次,他们的讲话稿显然是早 就拟好了的,只不过是照本宣科罢了。同时,他们可能根本没有弄明白上海的死猪事件是怎么一回事。诸多因素凑在一起,帮助二位实现了贻笑大方的"人猪穿 越"。

其实,死猪事件并不是引发官员们当场出丑的唯一事件。大量官员在不同场合对民众深感不满的社会现像作出了许多非常不合时宜的评论。例如,在谈到"假 冒伪劣商品的现像时,侯任总理没有正面抨击这种既违反道德又违反法律的中国造假现像,而是大谈什么"假冒不一定伪劣";又如,政协新闻发言人在谈论奶粉危 机时,不去谴责非法牟利的奶粉商家,而是抱怨中国民众对奶粉的不信任。中国的各级官员们对基层民众关切的社会问题如此不敏感,真的已经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 了。

东方“ 冥猪”~~
死猪浮江......据说:这是江里发现最早的一只!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