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0日星期日

中南海智囊说“政改”,难!难!难!




编者按:政改,一直以来是个敏感话题。温家宝利用这一话题,赚足了脸面,过足了“戏瘾”,被称为“影帝”。胡锦涛受制于僵尸,不敢作为,饱受海内外批评。如今,四阿哥卸任,五阿哥继位,还得面对这一现实问题。政改就是自掘坟墓,但可以控制掘墓的速度;不政改,就是“牛屁股后面搁粪勺——等屎(等死)。

近日,在政协分组讨论会上,刚刚从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位子上退任的、有“中南海智囊”之称的委员施芝鸿[曾庆红笔杆子]谈及了政治改革问题。他表示,党内对改革有共识,而改革的共识是建立在“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个原则基础之上;
他透露,目前有建议“设立一个专责体政改革顶层设计的机构,类似十三大后国务院设立的体改委”,他个人倾向支持。他还批评当前左右分化严重,已然到了撕裂社会的地步;对此,他认为无论哪种观点,都必须坚持中共的领导,否则“中国人民不会答应”。

而在会场外,施芝鸿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承认改革的阻力来自各个领域的利益固化,而深化改革最为重要的两方面是国家机关权力下放和打破利益集团。此外,在接受某日媒记者采访时,施芝鸿则详细谈到了政改必须抓住的三个要点:一是要坚持中国近代史选择的根本性政治制度,包括政协制度,在此基础上实行存量优化,而不是另起炉灶;二、应该补中共长期执政、八个民主党共同参政的“天”,而不是去拆除这个“天”;三、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原则。而“抓住了这三点,就抓住了改革的要害和方向”。

施芝鸿还表示,中国没有发生“茉莉花革命”的土壤,原因在于中共废除了干部终身制,年轻人有工作,中国经济发展消除了不少社会发展中的问题。中国不存在反体制、反社会、反中共的政治力量。

显然,无论是场内的发言,还是场外的表述,施芝鸿所传递的最主要信息就是:中共高层对改革达成共识;改革的第一前提必须是坚持中共领导,在此基础上完善民主党参政和“人民当家作主”;改革的阻力很大。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将施芝鸿所传递的这些信息解读为中共高层的想法呢?如果从其履历来看,这样的解读是有一定道理的。

施芝鸿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因鼓吹改革而名震一时的“皇甫平”三人组成员之一,时任上海市委政研室处长。后奉调进入中共中央办公厅,曾担任曾庆红的秘书。2007年,施芝鸿升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他先后参与了中共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文件以及十五届六中全会、十六届四中全会、十七届四中全会和十七届六中全会文件的起草工作。十七大之后,习近平无论是出访、会见还是调研考察,施芝鸿的身影几乎都可看到,因此他被外界视为“习近平的智囊和笔杆子”。

仅举一例。比如,在长期以来围绕“去邓化”的讨论中,施芝鸿在十八大精神报告会上进行了严厉驳斥,称“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就是我们摸到的三块大石头,这是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基石,我们还将继续‘摸着石头过河’,摸出更多更大的‘石头’”。从习近平十八大后的讲话和仿效邓小平高调“南巡”的举动看,他的确在坚持追随邓小平,施芝鸿所言传递了习班底的大政方针。

基于这样的背景,施芝鸿近期言论无疑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了中共高层的想法或者底线,即怎么改,都不能放弃中共一党专政。这样的想法并不新鲜,十八大上之所以达成了短暂的权力平衡,就是缘于空前的亡党危机。

然而,施芝鸿以及中共高层刻意回避的是,目前中国所有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道德等危机,以及所有对良善百姓的迫害、对人权的践踏正是中共一党专政造成的;而其所提的“三个要点”故意混淆是非,“三原则”也存在着矛盾之处。

首先,现在的政治制度并非是人民的选择。六十多年前,中共通过欺骗夺取政权后,不仅撕毁了所有的承诺,将知识份子打倒,将土地收归国有,将民族资本家的资本无偿剥夺,而且还变本加厉地强化一党专制体制,使至少八千万中国人被迫害致死。因此,靠国家恐怖主义维持极权统治的中共不是人民的选择,在政治上也不具备任何合法性的。

其次,文革后在中共面临前所未有危机之际,为了维护其政权,在邓小平时期实行了新的经济政策。可是,畸形的改革开放不仅加大了贫富差距,使绝大多数民众陷入相对贫困中,而且严重破坏了环境,使道德沦丧,同时还加强了政府的强制能力,彻底丧失了社会的公正和正义。显而易见,这样背叛人民利益的改革也不是中国人民的选择。

第三,一个党与八个“陪伴”党不具备同等的权力,如何能有效对中共进行监督、制约?八个“陪伴”党不能由老百姓直接参选,又如何能保证代表老百姓说话?在中共内部利益纠缠在一起之际,如何将国家机关权力下放和打破利益集团的垄断?

第四,如何能既做到坚持党的领导,又让人民当家作主?如果党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相违背,又当如何?特别是当有人以党和国家的名义,对良善百姓实施迫害、犯下滔天大罪时,如持续十几年的对法轮功学员、基督徒迫害,甚至将他们的器官活摘,谁来惩罚这个党和其成员?人民真正能说了算吗?

第五,谁说中国不具备发生革命的土壤?事实上,中共虽然废除了干部终身制,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在统治方式上有多大改变,一党专政还是其选择;而且中国经济成果的分配不均,很多人并未享受到;中国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也不足70%,经济的发展带给人民的幸福感是递减,此起彼伏的上访、抗议、暴动就证明火山在酝酿。

难道施芝鸿和中共高层真的相信他们有可以让中共起死回生的能力?真的相信中共能够回避屠杀八千万中国人的历史罪恶?能够回避害死几百万法轮功学员的反人类罪?答案无疑是否定的。

至于让中共下台“中国人民不会答应”,施芝鸿显然是自作多情了。对于了解了世界其他百姓生活的中国人来说,对于受压迫、受迫害的民众而言,真正有利于中国和中国人的发展的体制和自由民主的社会才是人民所需要的,那就是可以自由的呼吸,自由的表达自己的看法,自由的相信神佛,自由的不受阻碍的看到那些想看的信息,享受着没有污染的空气、水和食品,真正的体会到身为“主人”的快乐,而这样的社会惟有抛弃彻底中共才有可能出现。

目前超过一亿三千万人的退党、退团、退队恰恰代表了中国人的心声,施芝鸿和中共高层们如果无视这样的声音,继续“不走老路,不走邪路”,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条,这绝非戏言。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