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3日星期三

两会秀盛世太平,到处是冤民访民!


两会元老,舍我其谁哉!整死刘少奇时,我投票赞成;平反昭雪时,我也投票赞成。我,弄死都不给党添乱,制造麻烦。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申纪兰。至于冤民,访民,那是他们没有跟党走。
盛世太平,为何怨声载道?河蟹社会,为何到处强盗?他NN的,你申纪兰,拿了好处,当然手软,吃了好处,当然猪脸,还他NN的“舍我其谁哉?我,呸!呸!呸!

【看中国记者贾阔报导】2013年3月3日和5日中国政协和全国人大会议分别在北京开幕。本届两会共有代表5237人,人大代表为3000名,政协代表为2237名。由于今年的两会适逢领导人的更替,因此更加受到外界的关注。

两会期间,本报记者通过采访了一些生活在中国不同城市的有着不同背景的人士,我们从他们真实的生活里听到了与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截然不同的另一种声音。


(网络图片)

两会期间监控力度前所未有

在两会召开期间,中国当局以维稳和安保的名义,公安、警察、国保倾巢而出,严厉的加强了对社会的密不透风的管控,加大了对自由思想者、改革派人士、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社会活动人士及访民的监控,这些人都在两会期间严重的失去了人身的自由或失去了通讯的自由。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两会期间监控的形式已经不仅仅是由公安、警察、国保对国民的监控,以至于街道办事处,居委会都有专人专款对所在辖区的老百姓行进监控。

“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一张选票”

来自安徽的维权人士王翼翔对记者说,许多年前他所在的国营企业被非法变卖,他被迫下岗辞退。从此他开始了他的维权的道路,自从他从事维权工作以后,接触到了大量的底层民众的冤情,他发现他的遭遇仅仅是沧海一粟。面对海量的冤情,他逐渐认识到老百姓的冤情的根源是中国的政治腐败和公权力没有约束造成的。自从2007年被公安国保注意到后,他就不间断的遭受公安国保的骚扰,电话网络被监听监控,多次被抄家。在一次被国保请去喝茶后48小时内,突然病重,身体无法动弹,一有人大声说话,就精神紧张。后来被监视居住长达一年多。

在这次两会期间,他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不能外出,不能会友。他说这次两会的监控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公安、国保,而是由所在居委会和所在企业主管单位经委派出的16人轮班贴身监控,这次监控的力度对他来讲是前所未有的。

当被问到对两会有什么期待时,他叹了口气说,“我不抱任何期待,人大政协代表非人民选举产生,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一张选票。他们只是打着人民的旗号,开着他们所谓利益上的分赃大会。他们一不为人民做事,二不为人民讲话,三不为人民谋福利,我对他们能有什么期待?新的领导人习近平不可能成为戈尔巴乔夫,也不会是蒋经国。社会主义国家的幸福应该体现在每一个个体的身上,我作为一个个体,我不幸福,但我会为我自己的权利去抗争,我会坚持下去,直到实现人民幸福、国家幸福的那一天”。

同样在安徽的李文革、张林也遭受到了非常严重的监控,都被限制了外出的自由,甚至张林10岁的女儿都收到牵连。

“人无选票官必匪”

天津的反腐人士张建中也对记者说,他由于实名揭露天津泰达公交公司国有资产被非法挪用和侵占的案件后,受到公司领导的打击报复,在他一系列的申述告状之后,公检法联合对他实施了更加严厉的打击报复,被派出所拘留,软禁、限制人身自由,被扣工资奖金,最后被单位开除。他说更严重的是,公检法不仅对他实施迫害,甚至对他的妻子都恐吓威胁,导致他的妻子不得不和他划清界限,被迫离婚。儿子本来可以当兵,但是由于他的影响,儿子征兵被拒,理由是身体不合格,但是在同一天的另外一家医院做的相同的体检显示他儿子的各项指标完全符合标准。

在两会召开的头一天晚上,他再次被很多便衣全面近距离的监控起来了。记者问他那些便衣离你有多远,他回答说差不多两米吧,突然电话中传来便衣的声音,“是1.9米”。他说这些便衣有时会实施暴力,曾经多次对他连打带骂。

当被问及两会的召开是否会对反腐工作有帮助吗?他斩钉截铁的说:“不解决中国制度上的问题,一切问题无从谈起,利益集团会继续腐败下去,会越来越严重,人们也不会有人权可言,不论是换哪个主席,都没有用,所谓的维稳或安保是维护和保障腐败制度的稳定,而不是社会的稳定”。他强调说:“党无监督政必腐,人无选票官必匪”。

张建中深沉的讲,“中国目前危机很大,随时会爆炸”。他又幽默的讲,“中国以前是56个民族,现在是57个,多了一个上访族”。“我对中国的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现在觉醒的民众越来越多,只要我们联合起来,放下自我,一起来推动社会的发展,一起来整治腐败,中国的宪政民主就一定能实现。”

访民有冤无处申

广州的访民代表李小玲在博客上披露,在两会召开前夕广州的100多名因土地被非法侵占的上访民众中60多人被绑架押送回户籍所在县政府,40多名访民失踪,一名叫李茂兰的年轻女访民,被殴打致流产。同时还有更多的访民被拘留在派出所里。

记者问她对两会有什么样的期待,她回答说,“我是比较关注两会的,我希望两会开完之后,社会能有变化,尤其在整治腐败,政治社会问题上能有变化。由于体制的问题,很多的访民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造成了大量的冤假错案,访民至今有冤无处申。法律只是用来限制老百姓的,对贪官无效,希望两会后,在法律上能人人平等,让人们有说话的权利,有申冤的权利”。她继续说:“如果中共不改变社会,不执政为民,那么老百姓就要改变这个社会,现在人人都有民主意识,人们一定会站起来,走上街头的,那个时候我会是其中的一员。”

同时在两会期间被限制自由的人们还有:北京学者张祖桦,北京改革派人物 鲍彤,北京民主、维权人士许志永、丁家喜、何德普、查建国、高洪明、齐月英、李学惠、李蔚、王永红、颜伯均,成都“六四母亲”唐德英,江西独立参选人李思华以及在全国各地不知名的大批访民。

习近平刚上任就提出了“中国梦,宪法梦”的蓝图,听起来很宏伟,但从这些被采访人的口中,我们看到是一个又一个人权和自由被践踏与剥夺的案例,对他们来说,宪法中的条款仅仅是一纸空文,完全无效,无人遵守。也许这个美丽的提法真的就是习总做的一个梦。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