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5日星期五

历史的拐点?或崩溃的起点?

四阿哥:“五弟呀,我裸退,可确保你不再受僵尸等指手画脚……”  五阿哥:“四哥,你一招死地后生,真是绝了。我好好干,绝不辜负期望……”
胡锦涛:“近平,好好干,我不会对你指手画脚,那帮老家伙也不可能你。你好自为之!” 习近平:“真是感谢你对我绝对的信任。没有那帮大佬挚肘,我可要甩开膀子干了,你看好吧!”

小编按:中国在顺利完成交接以后,历史进入了习李时代。这或是历史的拐点(转折点,转泪点),抑或是“崩盘”的起始点。习李其实手中有三张王牌可以救时代命运于水火。 但底牌是要启动政改,反腐肃贪。


文章认为习近平面临改革的巨大挑战


最新一期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文章,以19世纪法国思想家德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的书名为标题,分析了中国目前的政治现状。

文章说,对于中国5亿互联网用户中的许多人来说,这个星期最大的新闻并不是人们期待已久的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的消息,而是突然出现的从河里漂向上海的数千头死猪。

死猪事件仅仅是一件接一件的公共卫生、污染和腐败丑闻中的最新一起,其象征意义又显得极为强烈。

在很多网友看来,尽管中国在经济上取得了惊人的发展,却存在着腐烂的东西,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

文章说,许多人认为改变将会发生。文章引述美国学者黎安友(Andrew Nathan)的话说,自从1989年天安门危机以来,中国当局的集权韧性已经达到极限,发生改变的共识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改革的压力

《经济学人》的文章说,没有一个单一的转变能够解释为什么中国可能正在接近一个转折点。但是,中国社会的进化正在侵蚀掉共产党统治的根基。

目前中国有大约5亿人年龄不超过25岁,他们对血腥镇压天安门示威者的事件没有直接记忆,政府也一直尽最大努力让他们不了解这一事件。一些公开的异议人士仍在发出公开信,并受到骚扰和处罚。但是,大批的网民正在通过互联网发表颠覆性的言论,嘲笑共产党。

土地遭到收缴的农民对贪婪的地方官员感到不满,中国东部的世界工厂工人的下一代已经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俯首帖耳,城市中产阶级也正在崛起。

这个中产阶级中的许多人对共产党任其发展的腐败和不平等感到不满和愤怒,并且对有毒食品、有害空气和水源中的死猪感到无法忍耐。

与此同时,互联网和手机为新闻和愤怒的传播提供了技术手段。共产党希望确保这些手段不会把所有的不满结合起来变成协调行动,但要想控制局面非常艰难。

改革的前景

判断中国将发生变化的另一个理由是,习近平等领导人声称了解这些情况,愿意进行政治改革。

但是,改革并不意味着削弱中共的统治。中国人大会议发言人傅莹说,“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换句话说,改革是加强,而不是削弱中共的统治。

习近平也同意这样的观点。据报道,去年晚些时候他曾在中国南方发表讲话,强调自己信仰“实现共产主义”,并要求中共从苏联共产党的垮台中汲取教训。

据说中国的知识分子圈现在时髦阅读法国思想家德托克维尔在1856年出版的著作《旧制度与大革命》。书中引起最大共鸣的一个论点是,旧政权并不是在抗拒变革时发生革命的,而是在试图改革但又没有满足其唤起的期望时才会发生革命。

文章最后说,如果德托克维尔的论点是正确的,习近平就陷入了两难境地:共产党需要改革才能生存,但改革本身可能就是最大的危险。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