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1日星期四

中共也有黑色幽默——中南海来信

咱们就这么定了,所有不作为都推到僵尸身上……反正我们有奥运,世博可以撑面子!

近日,中国维权律师斯伟江在财经博客上发出一封“中南海来信三”,以“中南海执政者”语气,再陈述“胡温十年”政改难行原因等。目前该文在中国网站遭全面封杀。


(德国之声中文网)3月18日,中国维权律师斯伟江在其财经博客上,发出一封”中南海来信三”,该文模仿”中南海执政者”语气,表示即将告别中南海时,听到民众更多骂声,因此向公众解释”失败的十年”也有不失败之处、成就和政改难行原因等。

信中表示:“大家在评论我们这 十年,似乎是失败的十年,其实,我看来未必算失败,我们也算熬过了一次危机,就是金融危机。我这十年,也算基本建立了农村的医疗保险和部分养老”; “时势未到,如勉强启动政改,任何一个政治家,都会被干掉的,就算戈尔巴乔夫,也是差一点。我 们这十年,时势未到。经济至少还能撑下去,政治气氛也未成熟,几个政治人物是压不倒整个利益集团的,诸多隐忍,只能由自己的政治继承人完成”。

文中谈及新执政层时表示:“再说说继任者,这些人中,有几位担大纲者,人品都不赖,也是成熟的官僚,是不会冒险,也在小心谨慎地等待时机,不会贸然进行政改,条件成熟了,风暴来临时,他们中有人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该文发出后,斯伟江财经博客上的文章即遭删除,其博客账号也遭关闭。其它各大网站上也全面封杀网友转载的该文章。中国成人网站”草榴网”逆向而行, 于3月20日登出全文,一同登出的还有斯伟江早在2010年和2012年分别发出的”中南海来信一、二”。前两封信同样以”执政者”口气表示”中国问题积 重难返,政改难行、政改会乱、代价更高”等。斯伟江为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曾代理李庄案、陈克贵案、钱云会案等维权案件。

勾画执政者对内话语?

目前斯伟江的”中南海来信系列”重新在网上引发讨论。网友直指,将此文中未具名的执政者可以直接换成”胡锦涛”或”温家宝”即可;网 友”Freiheit”表示虽然文章细节有些粗糙,但整体上透视出当下执政者的统治逻辑和执政方式;旅美民主人士胡平对此评论:”现今当政者至少有两套 话,一套是对外公开讲的,他们自己也不信。另一套是对内私下讲的,用来说服别的同事也说服自己。斯伟江杜撰的中南海来信无非是试图勾画出后一套话语。”

德国之声拨通斯伟江电话试图探访他发出该信的初衷及想法,他表示不能接受采访匆匆挂断电话。另一位中国知名律师陈有西则表示,公众不应该对斯伟江的 信太过关注,因为这封信本身带有玩笑性质:”他这是一种调侃笔法,无厘头的东西,实际上他并不懂多少政治和高层政治内幕,这种猜测有些耍小聪明。”但陈有 西认为,实质上”这个执政者思路”是站不住脚的,而是赋予了太多作者本人的想象。

“为何总是站在国师的角度思考问题?”

该文也招致为数不少的批评声音,网友”Expand”指责斯伟江”代君王立言,感帝王心绪”;斯伟江同行律师梁小君也表示”这是一封莫名其妙的 信”;中国独立评论人莫之许认为”即使斯伟江站在执政者角度,当局并不见容,连其财经博客账号等一并删除,在这个问题上斯伟江并不值得同情,这根本不是温 和理性的态度问题,而是体制究竟是否专政的认知问题,斯伟江的认知当然是不合格的。”

维权人士吴淦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近些年很多公共知识分子热衷于以和斯伟江这样的”迂回温和”方式,对执政者”善意批评”并不断寄予”改革厚 望”。正值新一届执政者履新,很多”公共知识分子”再燃起对新执政者”改革”的热望,而斯伟江这封信依然属于这个范围:”一任上来他们就期待一任。”

吴淦表示,赞赏斯伟江一直致力于推动法治和公义的行为,但对斯伟江和其他常常”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公知行为持批评态度:”这是一种消极的抗争力量, 他们对现实民间层面的一些事情漠视,但去鼓吹不存在的体制内力量、执政者思维。这种思维是有害的,让大家产生幻觉,产生虚假希望就不再去抗争了。这对那些 坐牢的良心犯、行动者们是不公平的。我将继续批评他们,以让民众对此有更清醒的认知,只能对执政者绝望了才有希望。” 吴淦也认为中共当局全面封杀斯伟江的”中南海来信”,应该给他带去一些启示或使他改变站在”执政政角度”思维的方式:”让他知道,对魔鬼怀有善意和期待是错误的。他们老是站在国师的角度,但人家根本不会把他们当’自己人’,任何想做出改革的人都是当局的敌人。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